农女奋斗记

第382章 酒席

第三八二章 酒席

灵儿和芝玉一起来到前院,见院子里摆满了酒席,来的都是女眷,宾客们已经陆续入座。灵儿到贾老太太面前请安,老太太很高兴,招呼灵儿坐到她身旁。

灵儿那桌摆在正堂门口的屋檐下,比院内其他酒席高出一米左右,因此这个位置能把下方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她扫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间满脸笑意穿梭来去的芝兰,她今日打扮得格外庄重艳丽,灵儿盯着她的正红色衣裙看了片刻转开眼去,心里有点儿不舒服。

任谁都知道,正式场合只有正室才能着正红色,因为自己懒怠,衣服都没换,只穿了平时爱穿的白色衣裙,相比之下,芝兰确实要庄重得体许多。

转念一想,罢了,何必去跟她争这个虚名?就算所有人都认为她是浩阳的正室夫人又怎样?只要浩阳心里有我就足够了。

灵儿把注意力转到桌上的菜色上,真的很丰富了,灵儿看得吞了吞口水,肚子还不合时宜的咕噜咕噜叫唤几声。

老太太看她一眼:“孩子,稍微再忍忍,马上就好了,啊!”

灵儿脸红:“不是,我……我不饿!”

老太太笑道:“你不饿那定是我的曾孙饿了。芝兰啊,让大家都坐下吧,你过来!”

老太太发话,声音不大不小却能让在场众人都听得清楚。芝兰回头看一眼,跟正在说话的妇人福福身,笑眯眯的走过来。

灵儿瞟一眼,发现方才跟她说话的竟是曾经托自己帮忙说媒的崔大嫂,显然崔大嫂见到自己也万分惊讶,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灵儿心下有些尴尬,表面却故作镇静。

芝兰坐到老太太身边,老太太站起来:“今日多谢各位赏脸,老身孙儿浩阳这一年多多亏各位外子帮扶才能一切顺利,老身谢过大家。”

众人齐刷刷站起来齐声应道:“恭祝老太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大家各自饮酒一杯。老太太笑呵呵的压压手:“坐吧,大家都坐,不要客气。”

近前那桌有个面相喜气的妇人笑呵呵的玩笑道:“老太君,您孙媳如此贤惠。怎么不早些来我们祥平城啊?我们都以为大将军还未成亲,全城的姑娘巴巴望了一年多,这下好了,大家都没盼头了,将军夫人。您是不是该自饮三杯平平咱们祥平城姑娘的怨气啊?”

众人闻言呵呵笑了,纷纷起哄:“是啊,将军夫人能得如此如意郎君,该喝!”

灵儿听大家调笑,一口一个夫人,但所有人目光都看向芝兰,芝兰也羞红了脸没有应声儿,贾老太太自然也发现了端倪,她左右扫一眼,笑呵呵道:

“孙媳有孕两月。不便喝酒,不如就以茶代酒,给大家一个交代吧!杨丫头!”贾老太太对灵儿打个眼色,灵儿点点头,接过丫鬟的杯子站起来:

“多谢各位赏脸,今日实有不便,以茶代酒,致谢各位。”灵儿一连喝了三杯茶水,对下方众人福福身,然后坐下。

众人都惊讶的看着灵儿。有嘴快的诧异道:“怎么是她?她不是那个廖家小妾吗?”

灵儿眼皮跳了跳,她一下就听出说话的是那个崔夫人。崔夫人声音不小,安静的场地里谁没听见?老太太也听得清楚,她狐疑的看向灵儿。灵儿低头不说话。

一旁的芝兰暗地冷笑,她笑眯眯的站起来:“我也自饮三杯,感谢大家赏脸光临。”

芝兰爽快的喝干三杯酒,并翻转酒杯给大家看,众妇人立刻拍手叫好。

酒席渐渐热闹起来,这边城的妇人多是军属家眷。没有南面那么多规矩,大多豪爽大气。大家都很随意,也相互熟识,酒过三巡就有人起身到处敬酒,或找人划拳,那阵仗不比喝酒的男人差到哪儿去。

也有胆大的跑来给老太太敬酒,没想到老太太酒量还挺大,一连喝下十几杯都面不改色,灵儿一脸崇拜的看着她,老太太看她一眼,笑眯眯的低声道:“傻丫头,老婆子喝的是水。”

灵儿恍然大悟,还以为她真的是千杯不醉了,原来暗藏机关啊,看她笑呵呵的样子,灵儿突然觉得这位贾老太太还是挺可爱的。

老太太与灵儿亲热,旁边的芝兰眼底寒光微闪,她笑嘻嘻的凑过来:“老祖宗,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了?也说给孙媳听听吧?”

老太太笑呵呵的丫头:“没什么,芝兰啊,灵儿不便陪客,只有辛苦你了!”

“是,孙媳遵命。”于是后面凡有来跟夫人敬酒了,芝兰一律都笑眯眯的接过去,那架势那表情总让灵儿有些堵得慌。

“夫……夫人,妾身敬您!”旁边突来的声音把灵儿吓了一跳,灵儿回头,见来人竟然是那位崔夫人。

灵儿抿嘴笑笑:“我不便喝酒,只能以茶代酒,还请崔夫人莫要见怪。”

“咦!妹妹,你怎么认识这位夫人啊?”

芝兰笑嘻嘻的望着这边,灵儿笑笑:“我比你先来,自然认得一些。”

芝兰笑眯了眼:“是吗?不过我可听说妹妹进府后就没怎么出门,也没参加过什么聚会,怎会知道这位夫人姓崔了?”

灵儿淡然道:“妹妹又不是我的丫鬟,怎知我去过哪儿,认识过哪些人了?”

芝兰顿了顿,转而对妇人道:“崔夫人,真难得这么人里面妹妹就记得你,你还不快多敬妹妹几杯,顺便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崔夫人连连点头应诺,自个儿一连饮下三杯,脸颊有些微微发红,笑呵呵道:“夫人,妾身有眼不识泰山,之前误以为您是廖家小妾,罪过啊罪过,妾身再自罚三杯赔罪。”

芝兰诧异道:“廖家小妾?那是谁啊?”

这时,芝玉岔进来:“不过是一个跟灵儿长得有几分相似的普通妇人罢了,那妇人脸颊上一颗大黑痣,看着就吓人,哪里能跟我们灵儿比啊?对吧,崔夫人?”

崔夫人连连点头称是,芝玉笑眯眯的先敬了老太太,说了一些吉利话,然后讨喜道:“老太君,妾身姓叶名芝玉,跟灵儿是表姐妹,未出阁时关系就极好,妾身跟老太君讨个赏,能否让妾身陪着我灵儿表妹吃席了?”

老太太闻言诧异道:“哦,你也姓叶?那不是跟芝兰同宗?”

灵儿看一眼芝兰,笑道:“老祖宗,芝玉跟芝兰是堂姐妹。”

“是吗?如此你们三人都是亲姐妹了,老身竟不知此事,来人,加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