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3章 所谓奶娘

第三八三章 所谓奶娘

芝玉凑到这桌来就坐在灵儿身边,还不跟芝兰打招呼。芝兰恨得牙痒痒,暗地对她直放眼刀子,芝玉却无所谓,只管照顾灵儿,不停的给灵儿夹菜,顺便给老太太说笑话。

芝玉在这边城待了一年多,性格本就大大咧咧的她更加开朗了,说话也比以前有水准多了,瞧她一段儿又一段儿的把老太太逗得呵呵直乐,灵儿心里暗暗感激,亏得她帮忙解围,省得灵儿又要挖空心思圆谎。

酒席过半,大家都有些醉了,老太太也有点儿累了,准备离席休息去。芝兰暗地给对面不知谁打了个眼色,正好被芝玉瞟见。

芝玉小声道:“灵儿,小心些,我看那丫头又想使坏了。”

灵儿看向芝兰,见她依然只是笑眯眯的跟客人说笑,没见有什么异常。

突然,门口方向一阵**,门外有人大喊:“夫人!杨夫人!杨夫人救命啊!……”

宾客们陆续停下来往外张望,院子里一安静,门口喊声就越清晰,老太太皱眉:“芝兰,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芝兰福福身走向门口,芝玉拉拉灵儿袖子低声道:“听出来没有,是沧州口音。”

“什么?”

芝玉对她眨眨眼,又往门口看了一眼,仔细听,那喊救命的妇人口音确实是沧州一带的,怎会这么巧?难道有问题?

灵儿的心紧了紧,有种不祥的感觉。她想了想,转头把浩阳放在自己身边的高壮妇人招来,对她耳语几句,然后点点头示意她快去办。

老太太看那妇人离开:“丫头,你叫她干什么去?”

“没什么,我让她回去拿点儿东西。”

老太太没说什么,继续关注门口动静儿。芝兰出去后,妇人的叫声停下来,片刻后。听芝兰厉声训斥:“放肆,我贾府夫人岂容你胡乱编排,来人,把这腌臜妇人给我扔出去。”

“夫人饶命啊。杨夫人,杨夫人,我是您孩子奶娘啊,求您快出来吧!放开!放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夫人孩子她奶娘。放手!”

妇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尖锐,直刺入灵儿耳里,她那句杨夫人更是直入灵儿心窝,刺得她脑袋发昏。

孩子奶娘?难道是小宝奶娘?她怎么在这儿?难道小宝出事了?灵儿呼啦一下站起来快步往外冲,芝玉吓了一跳,也赶紧快步追上去,宾客们都睁大眼望着二人。

灵儿快到门口时被芝玉一把拉住,大声喊道:“灵儿,你干什么?”

芝玉的声音震得灵儿脑袋发晕,她看灵儿还要往外冲。赶紧抱住她胳膊,暗地掐她一把,低声道:“死丫头,这是圈套,你想出去找死吗?”

灵儿停下脚步,那一疼之下她稍微清醒了些。对了,此地离沧州上千里,孩子奶娘怎可能来这儿?芝兰那声厉喝也很蹊跷,难道真是陷阱?

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看看,灵儿闭眼深呼吸一下。推开芝玉的手:“放心,我有分寸。”

她一步一步走向门口,脑子中有无数念头闪过,她努力让自己冷静。直到跨过大门,看到被侍卫压在地上的妇人,她长长松口气,这人不是小宝奶娘。

芝兰见她出来,眼底厉色闪过,她故作诧异的望着灵儿:“妹妹。你怎么出来了?”

那妇人一见灵儿又要扑上来:“夫人,杨夫人,奴婢是您孩子奶娘啊,您还认得奴婢吗?”

灵儿眯起眼:“放肆!你在跟谁说话?”

“杨夫人,您真不认得我了吗?当初您回王家村生产,还是奴婢去帮您请的稳婆,本来您要留奴婢给孩子做奶娘的,奴婢只奶了小宝几天,因为家有丧事就辞了差事,夫人,是我啊,您再仔细看看,您一定记得的。”

灵儿心惊不已,仔细看那妇人,确实有点儿眼熟,而且她的话也句句说到了点子上。

芝兰看灵儿不说话,心下大喜,不过依然对着妇人训斥:“胡说八道什么?妹妹是我贾家夫人,还怀有我贾家子嗣,在此之前,我妹妹可是个黄花大闺女,何时生产过?你这妇人着实可恶,污我妹妹名声,就该被乱杖打死。”

“不要!不要啊夫人,杨夫人,求您放过奴婢吧!奴婢千里迢迢来给您报信,奴婢不能死啊!”

报信?报什么信?难道跟小宝有关?当时明明记得这妇人离开后就没再跟自家来往,她到底想说什么?

芝兰看灵儿一眼:“妹妹,我看这妇人应该是来找你的,你怎么说?只要你一句话,把她乱棍打死也好把她赶出城去也好。不过这妇人满嘴胡言,要不要让她说清楚?免得污了妹妹名声。”

灵儿知道芝兰不安好心,虽然担心家里,但她还不至于当众承认认识这妇人,那不就是间接承认了这妇人口中之言全是真的?

灵儿深吸一口气:“清者自清,别人怎么说我不管,只是此人罪不至死,把她赶出城去即可。”

“慢着!”老太太身边的武嬷嬷出来对二人福福身:“二位夫人,老祖宗吩咐老奴把这妇人带进去问话。”

芝兰笑了:“好,来人,把这妇人绑了,带进府去。”

看着芝兰带着妇人进了院门,芝玉拉拉灵儿,小声道:“死丫头,这妇人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你认识她吗?”

灵儿摇头,芝玉松口气:“那就好,待会儿你稳着点儿,不管那妇人说什么都不要承认,一句话不说最好,我会帮你的。”

灵儿点头,和她一起进去,依然坐到上方老太太身旁。

妇人被扔在院中空地上,一落地就开始大喊大叫,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灵儿孩子的奶娘,老太太很生气,叫人先掌嘴二十下,跟她说明规矩再问。

妇人被打成猪头总算老实了些,武嬷嬷低声道:“老实点儿,主子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敢多说一句有你好果子吃。”

妇人连连点头称是,武嬷嬷对老太太点点头,老太太沉声道:“我问你,你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回老太太,奴婢姓王,名秋娘,是沧州沧平县人士。”

老太太嘀咕:“沧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