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4章 审问

第三八四章 审问

“是啊,奴婢是沧平县双林镇人。”

老太太不着痕迹的看灵儿一眼,又问:“你方才口口声声叫夫人,你叫的是谁?”

妇人转向灵儿:“回老太太的话,奴婢叫的就是这位杨灵儿杨夫人啊!”

芝玉站起来斥道:“放肆!我妹妹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何况我妹妹现在姓叶不姓杨,妹妹是进了我们叶家族谱的,你这腌臜的妇人,到底收了谁的好处巴巴的跑来污蔑我妹妹,你不说清楚,小心本夫人要了你的狗命。”

妇人被吓得缩缩脖子,偷偷往芝兰那边看了一眼,芝兰冷笑道:“芝玉妹妹,这是我贾家的家事,好像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吧?”

老太太责备的语气喊了一声芝兰,芝兰低头不说话了,老太太再问:“你为何在我府门前大吵大嚷?”

“回老太太的话,奴婢是杨夫人孩子的奶娘,杨夫人家人想念她心切,托奴婢前来寻找夫人,希望夫人快快回去。”

芝兰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妹妹是我贾府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才刚两个月,哪来什么孩子?又何来奶娘之说?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活着走出我大将军府。”

这次老太太没说话,但是脸色非常难看,她眯起眼紧盯着地上的妇人等她答话。那夫人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老太太,各位夫人,奴婢不敢说谎啊,奴婢确是杨夫人孩子奶娘,杨夫人孩子乳名小宝,四月二十五出生,到现在正好六个半月。不信你们问杨夫人啊!杨夫人,奴婢没有半句谎言,看在小宝也曾吃过奴婢两天奶的份儿上,求您帮奴婢说句话吧?”

众宾客一片哗然,老太太也气得脸色发白,甚至扶着胸口轻微咳嗽。芝兰赶紧去扶着老太太帮她顺气儿:“老祖宗,您千万别生气。事情还没弄清楚了。说不定这妇人就是随口胡诌。”

老太太给武嬷嬷打个眼色,武嬷嬷斥道:“大胆刁民,我贾家夫人何等精贵。岂是你这种无赖小民能乱咬的?来人,把她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再送官府法办!”

那妇人大呼冤枉,又叫着灵儿名字喊救命。芝玉暗地握着灵儿的手,示意她忍耐不要说话。这种事情只有越抹越黑的份儿。

妇人太过吵闹,被武嬷嬷塞了张手绢堵住嘴,拉下去噼里啪啦一阵打,打到三十个板子的时候她就晕死了过去。

好好的寿宴莫名闹了这么一出。谁还有心情吃酒?当然八卦的心倒是足足的。老太太没了心情,让芝兰送走宾客,起身离开时斜眼看灵儿:“你跟我来。”

灵儿心里七上八下。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太太说,当初跟浩阳说的时候他尚且跟自己冷战了许久。勉为其难不得不接受,可老太太跟浩阳不一样,她要知道实情肯定会立马把自己撵出去。

离开贾家对她来说并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她不想离开浩阳,毕竟他为自己付出那么多,自己发过誓要好好爱他的,何况我们还有了孩子。

灵儿轻抚腹部,鼓起勇气跟着老太太过去。旁边有人扶住她胳膊,灵儿回头见是芝玉,芝玉对她眨眨眼:“别怕,有我了!”

“不用了,芝玉,你也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现在就是你的娘家人,这种时候怎能对你不管不顾了?别撵我,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这样的芝玉让她暖心不忍拒绝,她真心的对芝玉露齿一笑:“谢谢你!”

灵儿跟着老太太回到后堂,她端坐到堂上,冷眼看着灵儿沉声道:“跪下!”

芝玉急道:“老太君,事情还没弄清楚了。”

老太太冷眼瞟芝玉一眼,那威严的眼神不容侵犯,她看着灵儿再次沉声道:“跪下!”

灵儿走到堂前,低眉顺眼老实的跪了。

“我问你,那妇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芝玉也跟着跪下:“老太君,没有的事,那妇人分明是哪个不安好心的特地安排来讹我灵儿妹妹的。”

“放肆!此处轮不到你说话。杨灵儿,我再问你一边,那妇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灵儿低头捏紧拳头,心里纠结不已,说还是不说?说了马上就会被赶出去,以后跟浩阳再无可能,可是腹中的孩子怎么办?不说的话贾老太太只要有心,很快就能查出来,何况沧平是贾家的地盘,瞒不了两天,到时候要是传到文轩耳里更麻烦……

芝玉见她竟然不解释,急得直跺脚:“灵儿,你到是说话啊,都这节骨眼儿了,你还忍着干啥?”

灵儿紧咬牙关,突觉腹中一阵绞痛,她捂住肚子趴在地上,贾老太太以为她在磕头求饶,怒道:“你给我说清楚,否则家法伺候!”

灵儿痛得说不出话来,甚至连出声儿都不能,芝玉发现不对,蹲下身去见她五官扭曲、全身**,吓得大叫:“灵儿?你怎么了?灵儿!快叫大夫,叫大夫来,灵儿你挺住!”

灵儿已经倒在地上缩成一团儿,贾老太太也吓到了,赶紧差人去请大夫,又叫个牛高马大的仆妇小心翼翼的把灵儿抱到**。

灵儿痛得满头大汗,却努力调整呼吸,她提醒自己忍住、忍住、别伤了孩子,又一阵绞痛袭来,她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灵儿!”贾浩阳踹开门飞进来,看到她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样子吓得双手都有些发抖,他握紧灵儿的手大声呼唤,**的人却紧闭双眼没有反应。

“大将军,你别着急,现在找大夫最要紧。”一旁的芝玉压住心惊沉声提醒。

“大夫!文章,文章,给我进来。”

贾文章从门外跑进来,不用贾浩阳说,他直接上去探脉,片刻后他飞速掏出银针在她腹部周围扎了一圈,然后是胸口,然后是头部。一刻钟后,灵儿的表情渐渐恢复平静。

文章直起身来擦擦额角,长长吐口气:“总算保住了!”

“什么保住了?”

文章回身见大家都望着他,他拱手道:“老祖宗、大将军,夫人不知吃了何等寒凉之物,此物数量不多却极其厉害,若不是属下及时出手,小公子怕是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