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5章 祖孙谈话

第三八五章 祖孙谈话

“什么”贾浩阳声音有些发抖。

文章退开一些:“大将军,您要发火儿也不该冲着属下来啊,属下只是限制住了寒凉之物入侵夫人腹中胎体,现在还需快快熬药喝下,化解那股寒凉之气才算彻底脱险。”

贾浩阳红了眼,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声音几乎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写药方儿?”

“是,属下马上去。”

“等等,文章,你亲自去配药,亲自熬好送来,中途不要假手任何人。”

“是属下告退。”

文章走后,贾浩阳回头看着老太太:“奶奶,灵儿好好的怎会变成这样?”

看灵儿这样,贾老太太心里也不好受,不过想起之前那妇人的话,她更不痛快:“浩阳,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二人来到外面小厅,把所有闲杂人等全部清出去就留他们祖孙二人。

贾老太太把今日之事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板起脸问:“浩阳,你跟我说清楚,你可知道这丫头失踪一年多都去了何处?她曾经生产过可是事实?”

贾浩阳垂眉,这是他最不愿意提及的事情,若不是灵儿之前就告诉过他,今日的他必定比奶奶更生气吧?

老太太看贾浩阳那表情心中大惊:“浩阳,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贾浩阳偏开头小声道:“是……真的”

“什么”老太太呆立半晌后嘭一声坐到椅子上,她用力一拍桌子:“你啊你,你这个混小子,那么多女人你不要,偏偏……偏偏弄回这么个女人。你……你想气死我啊?”

“奶奶,没你想得那么不堪,你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立刻把这女人给我赶出去,我贾家还没落魄到捡人破鞋的地步。”

“奶奶,你不能这么说灵儿。”

“你……你个浑小子,都这时候了你还帮她说话。你…你怎么对得起贾家列祖列宗啊?不行。这个女人不能留,要么把她送走,要么把她解决掉。我贾家丢不起这个人。”

“不行,奶奶,她还怀着我的孩子。”

“你好意思说,你明知道她有那样的过往。为何还要留她?还把她带回府来?你存心的是不是?你个臭小子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

贾老太太拿起拐杖用力往贾浩阳身上劈去。贾浩阳却不躲不避,任凭她打,老太太打了几下,不知是累了还是自个儿也心疼。她停下来撑着拐杖气喘吁吁却愤然的瞪着贾浩阳。

二人对立良久,贾老太太似乎冷静了许多,她坐回椅子。一手放在桌上偏开头气闷的呆坐良久,然后长长吐口气:“你舍不得她。就得把之前那个男人和知道此事之人全部抹去,一个不能留。”

贾浩阳抬头:“奶奶,您……”

“这事儿你亲自去做,做不到就把她赶出家门,我贾家丢不起这个人。”

贾浩阳偏开头声音有些沉闷:“我也想,但……不能。”

“为何?这世上还没有几件我贾家抹不平的事。”

贾浩阳也很气闷,他握紧拳头放开再握紧再放开,老太太皱眉:“难道那男人还是皇族贵胄?”

贾浩阳很不想说这个,老太太追急了他低声说了两个字:“皇上”

“谁?你给我再说一遍”贾老太太惊得站起来。

贾浩阳回头正眼看着老太太:“奶奶,那个男人是皇上”

“什么怎么可能?皇上不是清理六宫不近女色吗?你……你不要道听途说。”

“奶奶,新皇一年多前登基,刚登基那一个月没有上朝,只为宠幸一个不知名的民间女子,直到后来那女子莫名消失,皇上回宫主政,才清理的三宫六院。”

贾浩阳转身看向**的灵儿:“一年多前,我听闻新皇宠幸民间女子,就隐隐觉得可能是灵儿,但我一直不敢去求证,只想躲到这荒野之地,宁愿永远不知道此事。

但她回来了,她离开了皇上回到我身边,这是天意,她注定是我的。

奶奶,她是偷偷逃出来的,皇上不知她在这里,我们不能让他知道,更不能让他带走灵儿。”

老太太再次呆呆的坐回去,先前满满的怒气如今却变成满满的担忧,世人都知伴君如伴虎,与皇上争女人那是与虎谋皮,一不小心就可能招来灭门之灾。

“不行,浩阳,这丫头不能留,赶紧把她送走,不管送到哪儿,不能留在我贾家。”

“不,我不会送灵儿走的,她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你个浑小子,这时候还要犯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是皇上的女人,皇上的女人能随便碰吗?天下女人那么多,你为何偏偏要找她?你自个儿天不怕地不怕不要紧,不能连累我们贾家满门。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最好自己送,你不送我会派人送,你最好早点儿忘了这女人。”

贾老太太沉着脸拄着拐杖走向门口,她的脚步不再那么轻盈,身形似乎也有些佝偻,贾浩阳握紧了拳头,他在心里狂吼:不行,不能放手,我好不容易得到她,绝对不能放

贾浩阳在原地呆立良久,来到灵儿床边时发现她已经睁了眼正望着床顶出神。

“灵儿,你醒了?”贾浩阳有些惊喜,灵儿缓缓转头看着他,轻轻唤了声浩阳。

贾浩阳心中一软,跪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在脸上轻轻摩挲:“灵儿,你醒了就好,你可知道你方才的样子有多吓人,吓死我了”

灵儿想伸手去摸自己腹部,贾浩阳按住她:“别动,你身上扎着针,文章正在熬药,等解了寒凉之气就好了。”

“孩子了?”

“孩子挺好,别担心。”

灵儿轻轻松口气,她缓缓闭上眼,只要孩子没事就好。

“灵儿,你吃了什么,为何会受这寒凉之气侵蚀?你仔细想想。”

其实,她早就醒了,早在浩阳让文章亲自去熬药的时候就清醒过来了,老太太和浩阳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但她装作没听见,至于自己为何会突然腹痛,她也想明白了,是芝兰,芝兰递给自己的酒杯有问题,她当时就闻到一股异味,只是没放心上罢了。

贾家容不下我,我也不能连累贾家,所以我必须离开。

虽然舍不得浩阳,但我有他的孩子,后半生可以无怨无悔了。

在离开祥平城之前,还有几件事必须做,我要让算计我的人不得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