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6章 激怒

第三八六章 激怒

当天,贾浩阳在家守了灵儿一整天,喝了药的她渐渐恢复过来,晚上她照例跟着浩阳一起去跟老太太请安,然后还主动提出留下来陪老太太吃饭。

如今老太太对她的态度有些奇怪,虽然没有责备她却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脸色也一直僵着没有半分笑意。

白日里芝兰在屋里走来走去等了许久,又差人去打听了无数趟,让她失望的是灵儿房里并没有传来痛哭声,她的孩子竟然也保住了。

老太太和贾浩阳单独在屋里待了良久,老太太出来后脸色特别难看,她如往常般殷勤的伺候老太太,却被老太太心烦的赶了出来。

芝兰站在门口一头雾水,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老太太都不介意吗?那贱人是只破鞋啊,已经跟过其他男人还生过孩子的女人怎能再留在贾家?老太太为何不赶她走?

为什么?难道贾浩阳也不介意?他是男人啊,男人怎容得下自己女人跟别的男人上床生孩子?照贾浩阳的性子,即便他再不待见自己,若自己现在去找个男人,他肯定会大发雷霆,直接把自己扔出府去。

当然这只是假设,她才不会傻到自取屈辱的份儿,哼,不管怎样,至少我又有一点比那野丫头强。

看到对面你侬我侬的两个人,芝兰恨得牙痒痒,心里暗骂:死贱人,少在我面前秀恩爱,你逍遥不了几天了。

灵儿眼角留意着芝兰的变化,她越愤怒灵儿越高兴,她后悔为何没早点儿这么做,原本以为过了一年她会变好些,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坏人永远不可能变成好人,只会变得更坏。

而贾老太太对这几人的暗地角力没有任何感觉,只顾半眯着眼吃饭,随她们闹去。

芝兰深吸一口气。努力挂上笑脸给老太太夹菜,灵儿也赶紧夹一筷子先放到老太太面前:“老祖宗,您吃这个,这个养身。芝兰那个吃了容易上火的。”

芝兰举着筷子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最后一咬牙自己吞了,灵儿笑道:“芝兰,没想到你也挺能吃的,喏。这个给你,你吃吧”

灵儿把贾浩阳给自己夹的菜送到她面前,芝兰嫌弃的微微皱眉,灵儿眨眨眼:“怎么?嫌我的东西不好啊?浩阳,你也给芝兰夹点儿菜吧,她毕竟名义上还是我表姐不是?”

贾浩阳不悦的看她,灵儿对他眨眨眼,略带撒娇道:“夹啊别愣着。”

贾浩阳不悦的端起身前的盘子,把盘子里的菜全倒进芝兰碗里,芝兰脸都绿了。那是一大盘的紫菜。红艳艳的汤像鲜血一般,灵儿看她从头到尾就没碰过这东西,知道她肯定不喜欢吃,故意让贾浩阳把那个弄个她,还趁着撒娇的空隙下了点儿料。

灵儿笑眯眯道:“芝兰,夫君赏你的还不快吃?”

芝兰眉头纠结到一起,嫌恶的盯着碗里,见贾浩阳看着她,她一咬牙吃了一口,那扭曲的表情实在好看。

老太太咚一声把碗放在桌上。沉着脸道:“你们慢慢吃吧”

武嬷嬷扶起她慢慢往里走,半路她停下微微侧头:“浩阳,别忘了老身让你办的事。”

贾浩阳顿时没了胃口,灵儿自然知道老太太的意思。不过她表面装得挺欢喜,又吃了两口,才挽着浩阳的胳膊大摇大摆出去。

芝兰一个人坐在桌前,看着面前那一大碗紫菜,她胸口起伏得来越厉害,突然她站起来。袖子一挥,一大桌子的汤汤碗碗全都叮叮当当掉落在地。

闻讯赶来的仆妇丫鬟看到她气得扭曲的脸都不敢说什么,芝兰转身大步走出去,气冲冲的回了屋,春玲紧跟着她的脚步进屋关门。

芝兰一掌拍在桌上:“春玲,你去给我送两封信。”

她起身拿了纸笔快速书写一番,折好收进信封,上面一个南一个北,然后递给春玲,“一封送往京城,一封送完北蛮。”

春玲惊得身子抖了一下:“小……小姐,北…北蛮找谁送啊?”

芝兰眯起眼:“城中有个北蛮商会,你拿去给他们,他们自会想办法。记住,此事不能走漏半点儿风声,否则你爹娘姐妹一个别想活。”

“是,奴婢马上去”

“哎呦,咝~~等……等等……哎呦”

“小姐,您怎么了?”

“大夫……咝~~~~去叫大夫”

“哎,好,好,小姐您忍着,奴婢马上去。”

灵儿挽着贾浩阳胳膊从老太太院子出来却不回去,而是在院子里闲逛。贾浩阳不悦道:“使了坏心情很好?”

灵儿笑嘻嘻的对他做个鬼脸:“当然,谁叫她先惹我。”

“她不是你表姐吗?”

“表姐?你也信?哪有表姐跟表妹抢相公的?”

灵儿停下,斜眼瞪着他:“怎么?心疼了?”

“蠢丫头,我心疼你,你别去跟她置气,气坏自个儿不值得。”

灵儿吐吐舌头:“我就要我偏要,我就要让她生气让她难受。”

“好了好了,随便你,别伤着自个儿就好。”

“咦,浩阳你看,那不是芝兰的丫鬟春玲吗?她急匆匆的干嘛去啊?”

“把她叫过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春玲,过来”

春玲吓了一跳,看到贾浩阳眼泪立刻就出来了,“姑爷,我们小姐肚子痛得厉害,求您去看看小姐,奴婢去请大夫。”

“肚子痛?”贾浩阳不着痕迹的看灵儿一眼,“好,你去吧”

春玲匆匆跑开,过转角的时候跟迎面一仆妇撞了一下,春玲匆匆爬起来福福身又往前跑,灵儿发现他们相撞的地上有件白晃晃的东西。

她心中一动,“浩阳,你等我一下。”

她快步过去,把那件东西捡起来,竟然是信,上面一个南字一个北字。

“灵儿,你捡什么?”

灵儿不着痕迹的把信收好,从袖子里掏出张手绢:“没什么,捡了张手绢,可能是春玲那丫头掉的,一会儿我还给她。”她在贾浩阳面前晃了晃,顺势收进袖子里。

“恩,你要不要去看看你表姐?或者咱们直接回去?”

“看看吧反正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