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8章 叙旧

第三八八章 叙旧

贾浩阳离开后,灵儿收拾一番,从大将军府正门出,坐着大将军府的大马车大摇大摆往芝玉那边去。

芝玉听闻她来访,抱着孩子急匆匆从屋里跑出来,“灵儿,你怎么来了?”

灵儿笑眯眯道:“不欢迎吗?”

“当然不是,快来、快来、快进来坐坐。”

芝玉把她迎进去:“真难得你舍得出门,大将军没意见吧?”

“他去军营了,我跟他说过的。”

“那就好,大将军那脾气我们可得罪不起。哎,灵儿,那天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肚子疼了?吓死我了!要不是孩子吵着要回家,又听说你没事了,我真想在你家多住几天。”

灵儿笑笑:“没什么,大夫说吃了些不该吃的东西。”

“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把她痛成那样?我看分明有人在捣鬼,多半就是芝兰那丫头。”

灵儿抬抬眼皮:“芝玉,如果……如果我跟芝兰两个人互不相容,两者只能选其一,你会选谁?”

芝玉毫不犹豫道:“傻丫头,那还用说吗?当然选你了!”

“芝玉,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说……如果我和芝兰只能活一个,你选谁?”

芝玉愣了一下,她盯着灵儿,“你们……你们还没到这个地步吧?大不了……大不了让芝兰回家去,她还能重新找个好人家……”

灵儿心里苦笑,芝玉和芝兰再不对盘,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不知她狠不下这个心,灵儿心里也有些不确定。

“灵儿,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芝兰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跟我说,我去骂她,好好骂她一顿,让她清醒清醒。”

灵儿摇头:“没有,我跟浩阳在一起。她跟在老太太身边,我们之间交集不多。”

“呼~~那就好!”芝玉明显松口气:“灵儿啊,你有大将军的宠爱,这比什么都好、比什么都重要。芝兰她再怎么讨老太君喜欢也夺不走大将军对你的半分情意。

其实……她嫁给大将军后一直独守空房、还要伺候长辈也挺辛苦的,如果可以的话,你……你能让的还是让着她点儿吧,毕竟……咱们还是有血缘的姐妹啊!”

灵儿抿嘴低头没说话,芝玉尴尬的笑笑:“嗨。看我,你难得来一趟,咱们提她做什么?哎,你肚子里这个怎样了?有感觉了吗?”

灵儿摇头:“月份还浅了,等满了四个月才会慢慢出怀的。”

“呵,你这没做过娘的竟比我这做娘的还清楚。”她顿了顿,感觉好像又说错了什么,“灵儿,我……我口无遮拦,你别往心里去啊!”

灵儿微笑着摇头:“没事儿。芝玉。叶家那边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他们都还好吧?”

“他们?还行吧,听说奶奶病得越来越重了,已经不能下床了,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

“是吗?两位舅舅舅母了?”

“我爹还凑合,依然做他的生意;上次新皇登基,伯父抱了挺大希望到处活动送礼,希望能升上去,可还是没行,依然在沧州同知的位置上待着,这辈子怕没多少升迁机会了。只是我娘跟伯母不和。闹了几次分家,现在已经分出来了。”

“分家了?”

“是啊,大伯父是老大,又是做官的。占了祖宅,我爹娘弟弟都搬出来了。”

“是吗?那……家产了?”

“家产……铺子庄子田产一人一半,祖宅归大房,外地的铺子多分了十个给我爹娘。”

灵儿沉吟,十个铺子换个祖宅,大房这生意做得真精。

芝玉轻叹一声:“没办法。谁让我爹不是做官的了?能得这么多东西已经不错了,好在奶奶在世时就分清楚了,若奶奶去世后再分,我爹娘多半什么都捞不着还会被赶出叶府吧!

唉,罢了罢了,我是嫁出来的女儿了,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我只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望着儿子快快长大,以后让他好好念书,做个大官,为他娘和外祖出口气。”

灵儿笑笑,不置可否,因为她不觉得做了官就是好事,官做再大又怎样?无非就为了那点儿私利,还有诸多束缚限制不自在。像文轩费尽心思历经艰险好不容易坐上皇帝之位,结果还是身不由己,连爱一个人的权力都没有,还有什么意思?

“灵儿,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在想做官的事,我是不是该让我的孩儿也去做官了?”

“啊?你还为这个发愁?就凭着他爹大将军的头衔和贾家的实力,你那孩子就是含着金元宝出来的,什么都不做这辈子都轻省得很。”

灵儿抿嘴笑笑,跟芝玉一直闲谈,直到傍晚时分贾浩阳来接她才回去。

“怎样?聊得可还开心?”

灵儿点头:“浩阳,府里挺闷的,奶奶也不喜欢我,以后我每天都来找芝玉好不好?”

贾浩阳想了想:“来是可以来,不过必须把我派给你那两个婆子带上,以防万一。”

灵儿点头,然后乖巧的靠在他怀里,低头的她却有另一番算计。

三日后的傍晚,贾浩阳突然匆匆回来,把灵儿、老太太和芝兰送走,府中下人全部赶到隔壁文章院子去关起来,大将军府里上上下下行走的变成了一批批换过装的牛高马大凶神恶煞的仆妇。

灵儿跟老太太和芝兰坐同一辆马车,芝兰紧张的靠在老太太身边:“老祖宗,夫君为何把我们赶走?难道……府里要出事吗?”

老太太却沉得住气,闭眼淡淡道:“他这么安排自有他的考虑,不必多问。”

芝兰捏紧袖子,时不时看向窗外,灵儿心里冷笑:“芝兰,莫非你想回去?”

芝兰身子抖了一下:“胡说什么?我……我不会去碍事。”

马车突然一个急刹车,灵儿没站住往前一扑,正好扑在芝兰身上,她们挣扎的瞬间,灵儿往芝兰头上插了一朵红花。

芝兰被灵儿压得生疼,用力推开她:“你干什么?走开!”

灵儿护着肚子退开:“芝兰姐姐,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发什么火啊?”

车门被推开,一个蒙面黑衣人钻进来扫了一圈,伸手一把把芝兰拎过去:“你是贾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