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89章 挟持

第三八九章挟持

被吓傻的芝兰愣愣的点头,黑衣人往她身上戳了一下,芝兰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黑衣人利落的把芝兰捆成粽子扔在车内木板上,灵儿悄悄挪到老太太身边,而那黑衣人则坐到了二人对面。

马车开始移动,但速度比之前快许多,且明显不是之前的方向。

老太太瞪着那黑衣人:“你是谁?想干什么?”

黑衣人蒙着脸,笑得瓮声瓮气:“想必老夫人就是当年名震天下的军中美人公孙小姐吧?哦,现在应该称为贾老夫人了”

老太太微微眯起眼瞪着他:“无耻小儿,既知我身份,还不快快放了我们。”

“放你们?老夫人真会异想天开啊,大将军是您的孙儿,我们怎舍得丢了你这颗棋子?老夫人放心,没抓到大将军前,我们不会动你半根毫毛。”

这人身形高大语调生硬,虽然蒙着脸,怎么看都不像中原人,这就是芝兰写信招来的北蛮悍将吧?黑衣人留意到灵儿的视线,转而盯着灵儿打量一番,见她衣着简单却精致独特,“你是谁?”

灵儿故作怯生生的往老太太身后缩了缩,手里却拽紧了几支袖箭。

老太太沉声道:“这是我贴身丫鬟,你已经绑了我媳妇,不许再动我丫鬟。”

黑衣人冷哼一声:“只要你们听话,保证留你们一命。”

马车颠簸着飞快行进中,灵儿透过被吹起的窗帘看到外面一片漆黑,但从月亮的位置来看去的方向应该是东门,他们不去北门吗?真是一群狡猾的家伙。

没行一会儿,马车突然停下,灵儿抓着车厢上的木格才没飞出去,黑衣人掀帘出去:“怎么回事?”

“将军,不好,前面有埋伏。”

“埋伏?该死”黑衣回来一把拎起昏迷的芝兰,对老太太道:“贾老夫人。您自己走还是晚辈动手?”

老太太站起来整整衣裳:“老身自己会走”

灵儿也跟着老夫人出了车厢,总算可以看清周围的情形了。

这里是东城门,马车周围二三十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周围城墙房顶上到处是举着火把的我军将士。贾浩阳就站在正上方的城墙上。

黑衣人一手拎着芝兰。将剑架在老太太脖子上,对贾浩阳喊道:“贾大将军,你夫人和祖母都在我手里,相信大将军不想成为孤家寡人吧?识相的快快放行,否则我们拼死一搏你们也得不了好处。你的夫人和祖母都得陪葬。”

贾浩阳目光在老太太灵儿和芝兰三人身上扫了一圈,他微微皱眉,为何黑衣人绑的是芝兰不是灵儿?当然如此最好不过。

贾浩阳双手环胸冷笑道:“呵,耶律将军,原本以为你是个光明正大的汉子,能在战场上与我真刀真枪对战,结果你也不过如此,拿老弱妇孺来做威胁算什么英雄好汉?”

“大将军过奖,兵不厌诈,大丈夫不拘小节。只要能赢,本将军不在乎用什么手段。”

“呵,恐怕耶律将军要失望了,你今天赢不了”

“哦?难道大将军舍得尊夫人和老太太?”

贾老太太道:“耶律小儿,老太婆当年一时心软放过你祖父,没想到你却恩将仇报,你去问问你祖父,他是怎么教养的儿孙?”

黑衣蒙面人顿了顿:“老太太,晚辈多谢您当年对祖父的救命之恩,晚辈对您也一直尊崇。但现在两军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恕晚辈现在不能放老太太离开。不过晚辈可以保证,只要您送我们出城二十里。一定让太太全身而退。”

老太太瞪着他半晌,转眼看向城楼上的贾浩阳,二人对望片刻,“好,我可以跟你走,不过我这丫鬟无辜。我从小看她长大,不忍她受罪,你先放了她。”

蒙面人转眼看向灵儿,犹豫片刻,一挥手,有人拎起灵儿扔出去,贾浩阳纵身跳下来接住灵儿,黑衣人开始护送马车缓缓往城门口方向移动。

“灵儿,你没事吧?”

“没事。”

“他们为何把芝兰当成你了?”

“这个以后再说,浩阳,快想办法救老祖宗,我看那黑衣人身上有信号弹,尽快拿下,不能让他们报信。”

“好,你回屋待着,外面有我。”

眼看黑衣人一行已经到了城门口,耶律将军把弯刀往老太太脖子上紧了些:“还不快开城门。”

贾浩阳与老太太默默对望,二人好像在对暗号一般,眼看周围兵士已经拉满了弓箭,黑衣人有些着急:“大将军,你连自己夫人和祖母的命都不要了吗?”

贾老太太淡定道:“耶律小儿,老身岂是你能威胁的?老婆子年过六十,早就活够了,反正迟早是个死,定不能让孙儿为老婆子受半点儿威胁。”

老太太脖子往前一伸:“来吧,耶律小儿,杀了我了,杀了我这救命恩人吧”

老太太突然扑向弯刀倒把黑衣人吓了一跳,他赶紧退开往老太太身上几处穴位戳去,老太太身子软软倒地。

城墙上的贾浩阳大怒:“耶律狗贼,你敢对我奶奶下手,我定要扫平你北蛮全境,杀光你全部族人。”

黑衣人转而拎起芝兰挡在面前,冷笑道:“原来大将军还是怕的,我以为大将军真的冷血无情了。大将军放心,我不过是点了老太太睡穴,让他多睡会儿罢了。

大将军,听说这位夫人让大将军神魂颠倒,茶不思饭不想,想必比老太太还重要吧?

老太太对我一族有救命之恩,我可以不杀,但这无名女子我就不能保证了,就看大将军你爱江山爱美人了?大将军,放行吧”

被掐着脖子的芝兰因为呼吸困难渐渐清醒过来,等她看清周围情形,吓得全身发抖大喊救命。

黑衣人笑道:“喊,你尽管喊,就看你心上人愿不愿意救你这一命?”

芝兰看清城楼上的贾浩阳,白着脸大喊:“夫君,就我夫君,夫君,救我”

黑衣人哈哈大笑:“大将军,看着心爱的女人受苦,滋味儿不好受吧?……”

“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