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0章 最后一战

第三九零章 最后一战

黑衣人话音未落,周围的乱箭齐刷刷向几十个黑衣人飞去,几息功夫就放倒大半。领头黑衣人挥剑斩落一些,带着芝兰退进车厢后大喊:“贾浩阳,你连你最心爱的女人都不要了吗?”

贾浩阳冷笑:“谁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最心爱的女人不是耶律将军亲手放过来的吗?连这个都没弄清楚也敢来偷袭。”

当黑衣人看清城墙上贾浩阳搂着的女人,他大惊道:“怎么是她?她……”

灵儿笑道:“不好意思,让耶律将军失望了,给你送信的人说我喜戴红花吧?不巧,那句话是我故意加的,芝兰,感觉怎样?你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我落到你现在这个下场是吧?抱歉,又让你失望了。”

贾浩阳诧异的低头看灵儿,灵儿笑笑,低声道:“赶紧拿人。”

贾浩阳沉声道:“你们大势已去,现在投降还有活路,再做反抗杀无赦。”

还能站起来的黑衣人只有十个不到,且全都负伤,他们有所犹豫,车厢里的黑衣人大怒,突然冲出车厢,提着芝兰做挡箭牌,一路提气飞跃,直往贾浩阳冲来。

贾浩阳冷静的将灵儿护到身后,拔出长剑迎战。箭雨刷刷刷追着黑衣人身影,在他就要刺到贾浩阳时背后连中数箭,贾浩阳毫不犹豫举剑一刺。

刺啦一声,剑尖穿透芝兰胸口后,直接刺入黑衣人胸前。

芝兰目呲欲裂七窍流血,一脸惊恐悲情的望着贾浩阳,她缓缓伸出手探向贾浩阳:“夫~君~~~”,在她的手即将碰到贾浩阳的时候,整个人一软,像破布一般被挑在剑尖。

看到她如此死状,灵儿吓得连连后退,直到撞到身后的城墙,就那么靠着愣愣的望着芝兰,脑子里一片空白。

贾浩阳回头看她才发现她的异样。他抱住她:“灵儿,别怕,她死有余辜,私通敌国是抄家灭门的大罪。我若不杀她,她全家都会受牵连,我们也脱不了干系,无论如何,她必须死。灵儿。别怕。”

“大将军,清理完毕,拿到腰牌二十五个,弯刀佩饰也已配齐,随时可以出发。”

“好,立刻出发,给你们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内必须拿下,否则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是,末将领命。”

二三十个与之前装束一模一样的黑衣人飞下城墙。快速向北方掠去。

贾浩阳抬眼看向城外,一切看似那么平静,却平静得有些不正常,空气中似乎已有杀伐之气飘荡开来。

贾浩阳眯起眼:“他们来得倒挺快,一会儿必有一场恶战,灵儿,你先回府,好生照顾自己,照顾好奶奶。”

“浩阳!”灵儿抬头不舍的望着他,他捏捏她鼻子:“放心。我们准备周全,不会有事,只要等到他们拿下敌军老巢,如你所说。我们就可以大捷而归了。”

灵儿跟着侍卫走了几步,心中激动,突然回身跑过去紧紧抱住他腰身:“浩阳,你……你一定好好保重。”

贾浩阳深吸一口气,轻吻她额头:“放心,我会保重的。回去吧,等着我。”

那句等着我落到她心坎儿上,她心中一疼,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掉落下来。

贾浩阳直接用大手帮她抹去眼泪:“傻瓜,只需几个时辰而已,你睡一觉我就回来了,不要哭,不要哭傻瓜,你这样会让我分心的。”

灵儿吸吸鼻子,再自己捏着袖子摸一把,拉着他的手抬头望着他:“浩阳。”

“嗯!”

“你要好好的。”

“好!”

“任何时候,不管我在不在身边都要好好的。”

贾浩阳顿了顿,“傻瓜,胡说什么,这次过后,我们就天天在一起,好不好?”

灵儿笑笑,眼里的泪花儿还在闪动,她一步三回头的慢慢离开,从城墙下来后被侍卫送回大将军府。

她回屋洗漱后睡下,跟仆妇说自己要好好休息休息,大将军没回来前不要打扰她。

仆妇关好门窗离开了,周围一片寂静,她悄无声息的起身,换了身简练的平民装束,从床下拿出个包袱,把压在枕头下的信封放到桌上显眼的位置,再围着屋子走了一圈。

这是她跟浩阳住了三个月的地方,时间不长,却是她这辈子最甜蜜最值得回忆的地方,她把这屋里的摆设物件全都记在脑海里,然后推开后窗,再看一眼屋子后跳了出去。

她来到南门附近一个僻静的角落,用武校尉的令牌出了城门,然后转向东边,沿着上次被武嬷嬷送走的方向一路狂奔,走到十里分岔路时,祥平城上空咻一声,一朵美丽的烟火在空中绽开。

“开始了吗?浩阳,你一定要好好的,别让我失望。”

她回头,骑着马转向南面,一路小跑着往东湖方向奔去。

祥平城的大战从半夜一直持续到凌晨,杀声震天,死伤无数,即便敌军老巢那边传来被端的消息,这边攻城敌军更加疯狂,既然老巢回不去,就必须拿下祥平城,灭了守军占为己有同样是赢。

这一仗打得异常艰难异常惨烈。直到攻打老巢的军队折转回来,与守城军士一起对敌军形成合围之势,我军才渐渐占了上风,直到最后拿下主帅首级,已经是辰时末了。

看着遍地尸体血流成河,即便战胜也没有人笑得出来,明明都是年轻力壮鲜活的生命,一夕之间故人不在,不知又有多少家庭要痛哭受罪。

贾浩阳身上多处负伤,他却亲自带着兵士清理尸体,现在的他心情沉重,他不想以这样的面目回去见灵儿,不想她担心害怕。

直到下午时分,贾浩阳拖着疲惫之躯回到大将军府,贾老太太就等着门口。贾浩阳上前跪拜:“奶奶,孙儿不孝,让奶奶受惊了。”

“无妨,大敌当前就该有所取舍,你跟我进来。”

老太太带着贾浩阳进到前堂坐下,贾浩阳环顾一圈:“奶奶,灵儿了?”

老太太拿出一封信推过去:“你自己看吧!”

贾浩阳隐隐有些不详的感觉,他皱眉:“奶奶,谁的信?灵儿怎么没出来?”

他一边说话一边拆开信封,当看清上面的字迹,他顿时呆住了。片刻后,他呼啦一下站起来,飞快把信扫了一遍,再看一遍,他脚下一个踉跄,一手撑着桌子才没倒下。

“浩阳,别难过,她走了对谁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