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1章 吓傻蒋妍儿

第三九一章 吓傻蒋妍儿

“不!不行,我不允许。”贾浩阳把信纸捏成一团儿冲出门去。

“浩阳,你给我站住。”

贾浩阳回头:“奶奶,这次没有灵儿我们无法取胜,她还怀着身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人流落在外,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浩阳,浩阳!”看着孙儿飞快跳上黑马疾驰而去,贾老太太急得直跺脚:“这个没出息的东西,那丫头明明说得清楚,京城很快会来人,他为何还要这么执迷不悟!”

灵儿骑马到了东湖之后,乘船直下路过东湖县。她远远望向城门口方向,见城墙上依然贴着自己的画像,只是时间长了,那画像已经斑驳破烂,几乎看不出形状来。

不知为何,灵儿心里有少许失落,也许自己就像那画像一般,迟早会在文轩和浩阳心里淡去,直到最后完全模糊不成形的时候,他们就会彻底忘了自己吧?

眼看天色已晚,好久没来东湖县了,不如进去逛逛。

她依着记忆找了家安静且信誉不错的客栈住下。放好东西,整理下行装,便出门去闲逛。路过县衙时碰巧看见生父蒋怀平匆匆从县衙里出来,一个衙役送了张急件到他手上,他展开草草看过,大喜道:

“太好了!太好了!女婿北疆大捷,就要回来了!来人,快回去通知夫人,叫她把府里上下好好打整一番,随时准备迎女婿回门。”

女婿?哪个女婿?蒋妍儿还没到嫁人的年纪吧?北疆大捷难道是说贾浩阳?他怎么知道浩阳?还称他为女婿!呵,这个生父脸皮还挺厚。

不过也好,得知浩阳大捷的消息,她心里的石头彻底放下。

灵儿装作若无其事的从蒋怀平身前路过,蒋怀平看了她一眼却未认出她来。灵儿放了心,大摇大摆的往隔壁蒋府走去。

蒋府门口还是如以前那般热闹,时不时有土豪乡绅前来拜访,送了帖子却不从正门进,而是被带到侧门。由蒋夫人身边一婆子带进去。

这些年蒋夫人靠这个搜刮了不少钱财吧?也不知自己那位生父知道与否?亏他还经常以清官自居,感叹世事无常、上封看不到他的清廉云云。

灵儿在蒋府周围转了一圈,也没打算去见某人,只是故地重游。把曾经去过的地方都走一遍而已。

这蒋府也无甚变化,算了,还是买点儿东西回去吧。她背对蒋府离开,却闻身后一声娇喝:“站住!喂,前面那女人。你给我站住。”

灵儿回头,见蒋妍儿气冲冲的向自己走来,灵儿愣了一下,她在叫我吗?认出我了?不会吧?她捏紧袖中的药包准备随时洒出后撤离。

却见蒋妍儿从自己身旁走过,气冲冲的往前面去,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妇把一个十四五岁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按倒在地。

蒋妍儿怒目相对:“臭丫头,竟敢跟我学文哥哥眉来眼去,告诉你,学文哥哥已经跟我订亲了,他是我的人。你若再敢勾引他,看我不弄死你!”

小姑娘吓得呜呜啼哭:“蒋小姐,您不能这样,我没有勾引你哥哥,是他调戏我。”

“住嘴,就你这丑样儿,他会看得上你?我呸,来人,给我拿刀来,我要毁了这张脸。看她以后怎么出去勾引男人。”

蒋妍儿果真拿着刀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小姑娘吓得大声尖叫,周围有驻足观望者,蒋妍儿怒目一瞪。就把对方吓得赶紧跑开。

眼看蒋妍儿的刀子已经在小姑娘脸上划出血珠,灵儿几步过去一把握住她手腕儿。

蒋妍儿大怒:“哪来的丑八怪,放开,否则我要你的命。”

灵儿眯起眼:“小小年纪如此歹毒,你爹娘怎么教你的?”

“放肆!你可知道我爹是谁?我姐夫是谁?告诉你,我爹是祥平县县令大人。我姐夫是北疆大将军,吓到了吧?还不快放开,本小姐饶你一条狗命。”

灵儿恼怒,扭着她手腕一转,匕首转而架到她脖子上,婆子们吓了一跳,想扑上来救人,灵儿掐着蒋妍儿后退一步,厉喝道:“谁敢过来,别怪我刀子不长眼。”

蒋妍儿又怕又怒,大喊道:“放开我!放开我,我爹是县令,我姐夫是大将军,你听见没有,你敢动我分毫,定要将你抄家灭族满门抄斩。”

灵儿冷笑一声,在她耳边低声道:“蒋妍儿,一年前放过你一次,你还是这么不长劲,看来我当初就不该留你,直接把你和老太婆一直弄死了再走。”

蒋妍儿呆住了,她全身僵硬:“你……你到底是谁?”

灵儿轻笑:“你说了?”

“贱人!是你!好你个贱人,你还敢回来,吴妈妈,快去找我爹,她要杀我,快找我爹来。”

“找你爹有用吗?别忘了我还有个大将军的夫婿,即便我气死老太太,你爹都不能把我怎样,何况是你了?你觉得你能比老太太重要?”

蒋妍儿吓得脸色苍白全身发抖,婆子中已有人离开去报信,此处离县衙很近,来去最多半刻钟。这歹毒丫头一直不知悔改,一定得好好治治她。

灵儿手往上一抬,蒋妍儿大声尖叫,她脸颊上鲜血直流,已经被锋利的匕首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贱人!死贱人,你敢划我的脸,我不会放过你!”蒋妍儿痛极还不忘大骂,灵儿冷笑道:“好啊,我等着你,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划花你的脸,让你变成个丑八怪,人间人厌的丑八怪!”

“你才是丑八怪,你才是……啊!”蒋妍儿捂着脸大声尖叫。眼看那边已经有衙役过来,灵儿一咬牙又往她脸上划了几道,还往她嘴里塞下一颗药丸,然后洒出一大包迷药粉,快速闪进侧面的小巷。

等衙役赶到,早已不见灵儿踪影,而地上稀里哗啦倒下一大片,蒋妍儿满脸鲜血的倒在地上毫无知觉。

之后几天,东湖城里到处有衙役搜查凶手,灵儿在城里待了几天,听说蒋妍儿昏迷了三天,醒来后混混沌沌迷迷糊糊,好像傻了一般,请了不少大夫,看来看去查不清原因,最后只给出一个结论:蒋妍儿被吓傻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东湖县的老百姓几乎个个拍手叫好,殊不知这位蒋家小姐在城里名声有多臭,这下总算踢到铁板了,咱们东湖县也算除掉一大害啊!

灵儿放了心,因为之前让她认出来,若被她说出去,浩阳肯定会追过来,灵儿不希望这么快被找到,如此她可以放心的离开东湖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