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4章 亲人

第三九四章 亲人

灵儿写了几封信交给牡丹和三妹,一路把他们送到村口,千叮咛万嘱咐总不放心。

那信一共五封,一封给爹娘,一封给大强和双娘,还有宁八、汤九、十妹,每人都有,希望三妹能顺利送到。

小宝在家对外一直都称是大强和双娘的孩子,正好比他们的双胞胎哥哥小两岁,双娘上次生产后长胖了许多,看不出怀孕没怀孕,灵儿坐月子的时候也一直对外称是双娘坐月子,村里还有许多人来探望,也没人发现端倪,真可惜不能回家看看。

灵儿不放心,一直坐在村口等,等得她满心焦急,等得她望眼欲穿,连午饭都没吃。

直到半下午时分,听闻林子里有人说话,灵儿恨不得直接从一丈高的石头上跳下去,好在林大娘拉着她,对了,肚子里还有一个了。

他们从大石头背后转过去,来人已经到了近前,一共六个人,领头那个帅小伙子欢呼着冲过来:“灵儿姐!”

“宁八!你又长高了,越来越俊了!”

宁八拉着灵儿的胳膊恨不得蹦起来,她身后一个娇俏的小姑娘冒出头来,甜甜的叫了声灵儿姐,灵儿高兴的抱着她:“十妹也长高了,越来越好看了!”

十妹笑嘻嘻道:“灵儿姐,我比宁八好看吧?”

“当然,我们十妹是最好看的。”

接着那对夫妻自然就是大强和双娘了,双娘手里抱着个一岁的男童,双娘笑眯眯的教孩子:“小宝,看,你娘回来了,快叫娘!”

小宝一直望着灵儿,怯生生的唤了句娘,灵儿大喜,冲上去一把抱住,啪啪啪使劲亲。那孩子却面无表情,任凭灵儿抹他一脸口水却不哭不闹。

双娘笑道:“你们果然是母子,我养了他大半年,他从来不让我亲。偶尔偷亲一下他就扯开嗓门大声嚎,怎么逗都制不住,小宝,这下好了,你娘回来了。高兴吗?”

小宝胖胖的小手抱着灵儿的脸盯着看了半天,又叫了声娘,这声比先前响亮许多,灵儿更加高兴,又抱着他一阵猛亲。

林大娘道:“好了,大家都别站在村口,回去慢慢说吧!”

一路过去,遇上很多亲人,大家都熟稔的跟林大娘打招呼:“哟,林大嫂。你家来客人了?难得啊!”林大娘笑眯眯的点头,却不做解释。

等回到小院儿,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大强宁八和十妹等少不了围着灵儿问长问短,能说的她就仔细说,不能说的她打个哈哈敷衍过去。

林大娘又炒了许多坚果把宁八和十妹招呼出去,三妹也被牡丹带走,屋里就剩下大强和双娘,还有抱着小宝的灵儿。

双娘看看灵儿肚子:“灵儿,你又怀上了?这个还是……”

灵儿摇头:“不是。”

“啊?”双娘脸色明显难看。在她眼里女人都要从一而终的,怎么可以……

大强道:“又什么关系,我只认妹妹,只要妹妹好孩子好就好。其他的不用管。”

果然还是大强暖心些,灵儿笑笑,双娘拉长脸:“你说我不心疼妹妹了?”

“没有,不过灵儿,你肚子里这个是谁的?能跟大哥说说吗?”

灵儿抿嘴沉默片刻:“贾浩阳。”

“谁?”

“你们都认识,贾家大公子。”

“啊!是他!那……那……”

双娘拍大强一下:“那最好不过啊。灵儿最初本就跟他成亲的,他们是夫妻,有孩子很好啊。灵儿,那妹婿了?他没跟你一起回来。”

灵儿摇头:“不,我不想见他,也不能回贾家。”

“为什么?”

灵儿沉吟半晌,贾浩阳迟早要找到家里来,此事必须跟他们说清楚,否则以后说漏嘴定会惹来不少麻烦。于是,灵儿把贾家的态度和担忧以及自己的处境一一道来。

二人听完都是沉默,双娘道:“妹妹,你总不能这样躲躲藏藏过一辈子吧?两个孩子生父都是大富大贵之人,你不能因为私心让他们一辈子住在深山里啊!”

这个……灵儿也不知该怎么说,虽然她自己觉得住在深山里挺好,安静空气好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世间纷扰,但孩子们迟早会长大,迟早会像三妹那般向往山下的生活。到时候又怎么办了?难道还要把他们拘在山里吗?

灵儿摇头,轻叹一声:“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如果以后他们真的想出去闯荡,或者想去找他们的生父,我不会拦他们,但现在不行,希望哥哥嫂子能帮我保守秘密,还请哥哥嫂子帮忙跟爹娘说说,为了大家安全,不要走漏半点儿风声。”

大强和双娘对望一眼,大强点头道:“好,我听妹妹的,妹妹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几人坐下闲话些家常,傍晚时候三妹和牡丹把他们送下山,小宝则留在了山上。

小宝刚满周岁,已经可以陆陆续续说几个字,也能扶着东西走几步了,能亲眼看着孩子一点儿一点儿长大真的很好很幸福。

山下的亲人隔三差五会轮流上山来看灵儿,顺便带许多礼物吃食,每次送些每次送些,林大娘时常念叨说他们送的东西足够一家人吃了,一年到头什么都不用买了。

可能因为三妹一家一直跟自家人来往甚密,如此来来往往走得殷勤竟然也没人怀疑。如此一走就是半年,直到灵儿顺利生下一个七斤多重的男婴,大家欣喜无比,山下全家人都跑来探望,对外称是牡丹生了孩子。

牡丹闻言脸都绿了,怒称自己男人都没有哪来的孩子,没办法,三妹时常要下山来往,肚子什么样大家都看得清楚,牡丹去的时间少,林大娘年纪又大了,就只能让牡丹代为受过了。

当然还有比她更郁闷的,那就是刑义,因为大家都说这孩子是牡丹和刑义的,二人水火不容,动不动就刀剑相向,哪可能有孩子?每次看到孩子,刑义的脸如吞了只苍蝇一般难受。

灵儿私下觉得愧疚却也没办法,只能心里暗暗记住他们的好,以后尽量想办法还吧!

转眼三个月过去,生产后的灵儿恢复得差不多了,小宝也能自己走路了,听说今天城里要办庙会,三妹早就吵闹着想去玩,牡丹陪着灵儿在家憋了几个月也想出去活动活动,刑义也想进城去看看老友,林大娘不放心单独让刑义和牡丹在一起,又担心灵儿。

灵儿主动道:“林大娘放心,小石头还小,吃了就睡着了,小宝会走路了,放在院子里自个儿玩就是,只要大娘帮我把午饭做好,我一个人看得过来。”

灵儿再三保证自己能行,他们才不放心的离开。这院子难得清静一下,三妹在的时候真的好吵,能单独跟两个孩子相处灵儿再高兴不过。

灵儿在院中跟小宝玩了会儿,听小石头再哭,便让小宝自己玩会儿,她进去抱弟弟。小宝起先还咿咿呀呀,怎么突然没了声儿?好像还听他在叫爹?

灵儿抱着小石头一边喂奶一边慢慢晃着走向门口,“小宝,你跟谁说话了?”

她走到门口往院中看一眼,顿时惊得全身僵硬。

院中一个身材挺拔修长的男人一手抱着小宝一手抚着小宝的脸,小宝看到灵儿,举着小胳膊奶声奶气唤道:“娘!”

男人缓缓回头与灵儿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