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5章 心酸相对

第三九五章心酸相对

还是那么俊逸非凡的脸,只是没了以往时时挂在嘴角的微笑,整个人也瘦了许多,看上去更加清冷不可碰触,她仿佛又看到了十几年前林中初遇那个杀虎少年。

男人轻柔的唤了一声:“灵儿”

灵儿的心顿时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一般,喘不过气,闷得难受,还隐隐作疼。

怀中的小石头不知是察觉到母亲的难道,还是被母亲抱得难受,呱呱大哭起来。灵儿回过神来,抱着孩子轻轻抖动轻哄。

男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灵儿给孩子调整个舒服的姿势,让他能好好的吃奶,孩子闭着眼使劲吧嗒吧嗒嘴,灵儿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温柔宠溺之情。

“是他的孩子?”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吓得灵儿连连后退,对方扶住她顺势一拉搂住她的腰:“灵儿,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

灵儿全身僵硬,甚至有些害怕的发抖,他突然到来而且能这么平静,一定知道些什么。灵儿回头眼神乞求的望着他:“文轩,他是我的孩子,不要伤害他。”

缠在灵儿腰上的手微微收紧:“你就那么怕我吗?”

“不是,我……”

“不要说了,我都知道。”

灵儿诧异的看他,他知道?他知道什么?知道自己跟浩阳的事?他会怎么对付他?他毕竟是上位者。

“文轩,你不能……对他……”

他的手再次收紧:“你就那么紧张他?”

突然出现的他本就让灵儿慌神不已,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这样也许只会越说越错。二人默默的站着,直到小宝从外面爬起来,拉着灵儿裙角叫娘。

灵儿回头看文轩,二人对望半晌,文轩总算松了手,福身抱起小宝:“叫爹”

“爹”小宝很听他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很愿意跟他亲近,难道这就是血缘的关系?灵儿心里五味杂陈,他是来干什么的?接自己吗?她现在有小石头,不能跟他走?接走小宝吗?小宝也是她的心头肉。不管哪个她都不舍。

文轩抱着小宝在屋中坐下,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灵儿,灵儿等小石头睡着,把他抱进屋放**,然后出来坐到文轩对面。

二人相对而坐。眼神痴缠的望着对方,“灵儿”“文轩”两人同时开口。

一阵沉默又是同时开口:“你先说”

气氛有些尴尬,灵儿转开头:“还是我先说吧,文轩,你现在身份尊贵,不该放下朝政到这里来。”

“我不来你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灵儿抿嘴,即便你来了,我也不能跟你走,当然她没有说出来。

“灵儿,清风跟我坦白了。我都知道了。”

灵儿惊了一下,抬头看他:“那你有没有……”

“清风他很好,这件事我不怪他,如果当初我知道你有身孕定不会放你走,我母妃和宫里那些女人也不会放过你,说不定我就见不到小宝了,我还要谢他。”

灵儿松了口气,是的,当初她决定离开时,知道凭一己之力不可能全身而退。何况她想保住孩子,可找谁帮忙了,她选了清风,清风果然没让她失望。

她那天凌晨本想自己跳下去的。最多不过找个证人,可恰好卢氏和甘氏自个儿送上门来,她就将计就计,故意说话激怒卢氏,让她拍了自己一掌,顺着掌风掉落山崖。

早就等在下面的清风救下她。给了她令牌又护送她离开京城,然后在山崖下放了一具无名女尸,如此才能瞒天过海,让所有人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只有文轩不信。

她以为清风会对此事守口如瓶,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去,没想到他还是跟文轩说了,也是,他毕竟是文轩的近卫,帮助自己不过是想让文轩做个合格的皇帝罢了。

话已挑明,灵儿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灵儿,你……可还愿意跟我回宫?”

灵儿心中难受,她就知道他肯定会问这句,她当然是不愿意的,可直接拒绝他吗?看他消瘦的样子她真的好心疼,可……那是她一辈子的梦魇,如果回去就像关在笼中的鸟,一辈子都不会开心。

文轩看似面无表情,他心中的激斗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其实他几个月前就知道灵儿在此,当他看到挺着大肚子的她,他真的很想冲上来打掉那个孩子,但他下不了手,那是他最爱的人啊,不论她怀着谁的孩子,都是他最爱的人,他怎忍心下手伤害她?

这几个月,他天天站在小院上方的山崖上,看着她和小宝的一举一动,她那么爱小宝,说明她也还爱着自己吧?

他想过无数次,真正出现在灵儿面前时,灵儿会是什么表情,可现在真的来了,他却没有心思看,是他不想看,他怕看到她受惊害怕不愿意甚至拒绝的样子。

二人对坐着又是一阵沉默,只有文轩怀中的小宝咿咿呀呀到处爬。灵儿站起来:“我去盛饭,你等我一下。”

灵儿把林大娘准备的饭菜端上来,二人默默吃着,文轩时不时给小宝喂一点儿。

良久后,文轩突然放下碗,正眼看着她:“灵儿,你不愿回宫我不怪你,但……我希望你住到沧州行宫去,我希望好好培养小宝,希望早些把皇位传给他,我想早些退位回来陪你,你觉得可好?”

灵儿震惊的看着他:“文轩,你……你不必这样……”

“或者我现在就传位来陪你,君无戏言,只要你一句话。”

灵儿心里发慌,作为一国之君能给这样的承诺那是多么不容易的决定,但是她不能。灵儿低头轻声道:“不要这样,文轩,你是一个好皇帝,天下初定,朝廷离不开你,你……回去吧”

文轩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你在顾忌他是不是?你就那么舍不得他?我不计较你跟他之间的事情已是极限,你若还心心念念想着他,我定会把他……”

“不要”灵儿也站起来,她不想听他说出那句话,灵儿两眼含泪:“文轩,不要这样,不要逼我好不好?”

看她难过的样子文轩心里更难受,但他无法再忍受没有她的日子。他伸手拂去她眼角的泪珠:“灵儿,跟我回去好不好?算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