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6章 沧州行宫

第三九六章 沧州行宫

ps:感谢“扫描穿越很无聊”童鞋的票票,这本书就要完了,好激动了,总算又要填满一个坑啦,我不会撒娇卖萌啦,毕竟是孩子他妈了,“扫描穿越很无聊”童鞋每次都来投票,看到就很感动,有支持才有动力啊,希望以后还请继续支持哦

三妹一家玩得很尽兴,要不是林大娘担心一个人在家的灵儿,老催着快点儿回来,三妹甚至想就留在城里过夜,刑义确实没回来,牡丹出去逛也不见人影,最后只有三妹跟着林大娘回来。

三妹一路走一路叽叽咕咕抱怨,等回到家里,三妹扯开嗓子喊小宝,院子里静悄悄的,母女二人进去找了一圈,完全不见人影儿。

三妹要往村里去寻,林大娘却叫住她,手里拿着一封书信,林大娘草草看完,眉头拧到了一起,三妹拖过去却完全看不懂。

“娘,到底怎么回事啊?灵儿了?小宝了?小石头了?”

“他们走了。”

“上哪儿去了?”

“皇帝把他们接走了。”

“皇帝?不就是小宝的亲爹吗?他们上哪儿啊?怎么也不说一声。”

“三妹,走,咱们下山一趟。”

“上哪儿去啊?”

“跟灵儿他家报个信儿。”

灵儿抱着熟睡的小石头,看着对面那对父子玩闹,看文轩堂堂一国之君,竟让小宝骑在他脖子上,甚至趴在地板上让小宝当马骑。

灵儿几次凶巴巴的叫小宝下来,文轩却帮着说话,还说他自个儿愿意,谁让小宝是他儿子了?灵儿非常无语。忍不住嘀嘀咕咕念叨:“疼爱孩子也不该像你这样,这样下去以后长大了别变成个小魔王,就像……”

“像什么?”

灵儿本想说像浩阳一样,话到嘴边发觉不对,赶紧吞回去,“没什么,我说别把他教成个败家子儿。”

“没关系。咱们家什么都不多。钱多”

灵儿头疼的扶额,都说慈母多败儿,慈父怕是更厉害。

他们走了一天一夜。总算到了沧州行宫,这行宫建在沧州城外的半山腰上,依照寂寞山庄的格局建造,才完工没几天。行宫外驻扎有上千人的军队,专门负责保护行宫。

文轩抱着小宝牵着灵儿沿着台阶一步一步走上去。沧州城和好憨奔腾的沧江就在脚下,此处之景比寂寞山庄有过之而无不及。

“灵儿,喜欢吗?”

“文轩,我记得以前这里是悬崖峭壁。没有行宫啊,什么时候建的?”

“半年前。”

“半年前这么快就建好了?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不多,几十万两而已。”

“你……”灵儿不满的瞪着他:“北疆初定。有这个钱你还不如拿去犒赏三军。”

“三军当然要犒赏,放心。我不是昏君,知道哪里该花哪里不该花。这是专门建来送给我最心爱的人,当然不能省,何况这是你应得的。”

“啊?”灵儿不解的看她,她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值得了这么多银子。

“捉拿太子压制百花宫,你功劳最大,百花宫经营几百年,莲花山中还有金矿,只是那一次,国库就得银数百万两,所以本朝才能一年之内驱逐北蛮平定北疆。”

“数百万两这么多”灵儿非常意外,百花宫顶多算个较大的民间组织,竟能搜出这么多银两,太惊人了。

“这还是保守估计,百花宫作恶多端,纵容百花会买卖人口私开妓馆,又买通官员祸害官场,这样的组织不灭,迟早会成为我朝大患。若不是看在先祖遗训的份儿上,我本想将百花宫彻底剿灭。罢了,留他们一命,若再敢作恶,下次定不能再留。”

看他一提正事就是标准的上位者口气,灵儿不知是不是该高兴?这说明他是个好皇帝,可……这种感觉好像离自己就远了许多。

“灵儿,到了,这山壁太过坚硬,凿不出寂寞山庄那么大片空地来,只盖了几个小院子,你看看喜欢哪个?”

灵儿大致看了看,总觉得这里山壁太高,风景好是好,可小宝才刚学会走路,万一一个不小心失足,那就不得了了。

“文轩,这山壁太高了,爬上爬下也挺麻烦,不如就把这里作为一个观景台,想看风景的时候上来坐坐,平时还是住山下平地吧,感觉踏实些。”

文轩扫了一眼:“也好,那块空地不错,你喜欢哪种格局的,我立刻差人筹建。”

“不用了,就我们母子几人能住多少地方,就山下那几个小院子足够了。”

文轩想想:“也好,反正不会在此长住,等莲湖上的行宫复建完毕,你们母子就搬那边去吧,那里离京城也近,来往方便。”

“要去莲城吗?那里环境……”

“放心吧,那里的青楼妓馆全被清除了,田地重新划分,愿意种田的留下,不愿意的各自领了银两自寻生路。清理了一年多,已经差不多了。”

想来莲城还是跟文轩再遇定情的地方,既然决定跟他回来,何况反对也无用,那就淡然接受吧。

文轩安顿好灵儿,在沧州行宫逗留几天便赶回朝中,临走前他千叮咛万嘱咐让灵儿等他。他虽没明说,但灵儿知道他的意思,他最顾忌的是怕自己跟着贾浩阳跑了。

目送文轩越走越远,灵儿心中有松口气的感觉,再次相见,感情依然还在,只是比以前似乎多了些什么?恐惧?算不上。害怕?他明明那么温柔那么好。

灵儿想了想去,皇权?对了,就是这个,他不是神,在世人眼里却堪比神,他掌握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对了,她担心的就是这个,她怕惹怒文轩,怕他突然发火,迁怒之下灭掉整个沧州都轻而易举。她害怕,她不敢说他不喜欢的话,她什么都得顺着他。

灵儿懊恼的扶额,以前从未想过这个,只以为他周围人多么会算计多么可怕,其实最终最可怕的是他本身,不,确切的说是他身上那身黄袍。

“娘娘,沧州知府夫人求见。”

知府夫人?不是浩阳的大姐吗?好像叫贾敏?

“快请进来。”

灵儿抱着小石头坐在堂中等待,小宝在一旁爬来爬去翻东西。

半晌后,知府夫人进来了,她低头在灵儿面前行跪拜大礼。

灵儿有些不自在,她挥退所有下人,亲自上前去扶起贾敏:“夫人请起。”

“臣妾不敢当。”

二人对面站着有些尴尬,贾敏往灵儿怀里看了一眼,见小石头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贾敏有些激动:“娘娘,这……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