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7章 访客

第三九七章访客

她警惕的四下看看:“娘娘,能……能给臣妾抱抱吗?”

灵儿笑笑,小心的把小石头交到她手上。贾敏爱不释手,抱着小石头一边抖动一边逗他:“小家伙,叫姑姑,姑姑……”

灵儿听得心酸,“夫人,你们可有浩阳的消息?”

贾敏身子僵了一下,她尴尬的扯扯嘴角,小心的把孩子还给灵儿,压低声音道:“娘娘,臣妾就是受弟弟所托来看你的。”

“他在哪儿?”

贾敏轻叹着摇头:“北疆大捷后他本是要回来的,皇上却先下了圣旨,为巩固北疆战果,让他留守北疆,不许擅自离开,皇上还派了两名副将去监视他。”

灵儿默然,这样也好,免得回来见了尴尬,只要他平安就好。

“娘娘,他一直放心不下你,你刚离开那几个月,他到处找你,你们啊……唉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人对坐无语,半晌后,贾敏凑近些,目光不舍的盯着小石头,“娘娘,臣妾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姐,你我不是外人,你说吧”

“这孩子是……是我们家唯一的嫡孙,把他放在皇上身边皇上定会不喜,娘娘有没有想过……?”

“不,我要亲自养。”

贾敏有些失望:“娘娘,万一皇上发怒,对孩子不利……”

“不会的,如果真有那天,我不会让孩子独独受苦,大姐,你也是母亲,母亲的心情你比我懂,我本觉得愧对小宝,不能再丢下小石头以后再来后悔。”

“可是……”

“大姐别说了,他还年轻,想要孩子可以找女人生。并不一定只有这一个。”

“娘娘,难道您还不知道他的脾气?他从小倔强,认定的事情死不悔改,他对你一心一意。不可能再找其他女人。”

灵儿动作稍停,望着小石头沉默半晌:“大姐,你不用担心,也请长辈们不必担心,小石头留在我身边最安全。等……等时机成熟了,我会把他送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贾敏瞪大眼惊喜道:“真的?娘娘不是说笑?”

灵儿垂眼:“不是,多则十年少则五年,等我把他们养大懂事了,就会把他们送去该去的地方。”

“他们?娘娘您的意思……”

灵儿抬眼望着贾敏笑笑:“没什么,我说话算数,大姐记住就是了。”

贾敏望着灵儿的眼睛半晌,福身行礼:“是,臣妾记住了。”

贾敏又坐了会儿便起身告辞。她刚走没一会儿,门房又报沧州同知求见。

沧州同知?不就是自己曾经的大舅叶成仁吗?他来干什么?来巴结是?还是为他女儿要说法的?

灵儿不想见他,便让门房回他:“我一介女流不便见官场众人,让他回去吧”

可没一会儿,门房又来报:“娘娘,那位大人称他是您的亲戚,想给您请个安。”

亲戚吗?既然是以亲戚身份前来就没有拒绝的道理:“让他进来吧”

叶成仁半弓着腰进来,一见灵儿就姓三拜九叩之礼,灵儿皱眉:“舅舅,你这是你干什么?既然是亲戚。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娘娘现在身份尊贵,卑职理当行礼。”

“行了,坐吧”

叶成仁拜谢后入座。入座后又巴巴的望着灵儿,灵儿不知他来干什么,他不说话灵儿也不想先开头,只管一手抱着小石头,一手牵着小宝玩儿。

叶成仁笑眯眯的望着小宝:“娘娘,这位就是小皇子吧?”

“他叫小宝。不叫小皇子。”

“卑职不敢直呼小皇子大名,哦,卑职给小皇子准备了见面礼,请娘娘莫要嫌弃。”

叶成仁双手奉上一个精致的盒子,灵儿看了一眼也没打开,只让婢女收下,顺势赏了他一堆东西,叶成仁闻言大喜,又要跪下叩拜。

灵儿淡淡道:“大舅舅,现在还可以叫你大舅舅吧?”

“当然当然,卑职不胜荣幸。”

看他献媚的样子,灵儿心里有些烦躁:“大舅舅,我还是那句话,既然是亲戚就不要那么客气了,舅舅有事的话就说吧,没事我要带小石头回去睡觉了。”

叶成仁噎了一下,赶紧叫住她:“娘娘留步。”

“大舅舅还有何事?”

“这个……娘娘,卑职从小看着娘娘母亲长大,对娘娘母亲的事痛心不已,卑职一直在想办法寻找当年害死你娘那畜生,要是找到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不用找了,他在东湖县,现在是东湖县令。”

叶成仁瞪大眼:“啊?娘娘您见过他了?”

“是,我还跟他相认了,当年之事都是蒋老太太一手所为,跟父亲关系不大,蒋老太太已死,母亲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心了,此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提。”

叶成仁讪讪的,想当初这丫头在叶家的时候对自己还有几分尊敬,原本以为自己来她会好好招呼,没想到却这么冷淡,甚至连门都不让进,这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难道她还在因为当年换亲之事耿耿于怀?

提起这件事叶成仁也后悔不已,如果不换亲,兴许自己的女儿芝兰还活得好好的,或者这女娃现在的一切就是芝兰的也不一定,可怜芝兰惨死异乡,还死在自己心心念念的夫君手上,而这女娃竟然变成了皇帝最爱的女人。

如此大的反差本让他很难接受,但……为了叶家为了仕途,他不得不拉下脸来见她。

如今她有了小皇子,当今皇上就这一个皇子,以后必定是太子,甚至是未来之君,从古至今后宫女人哪个不培养自己的势力?自家身为她的母族,应当为首选。

何况自己这个同知官职不算太低,提拔起来也容易,她到底想到没有?要不要再提一提?

“大舅舅没事的话请回吧”

“娘娘”

灵儿再次停住脚步回头看他,“娘娘可知母亲之事,就是您的外祖母,她临死前还心心念念想着娘娘您,担心您流落在外吃了苦,嘱咐卑职一定要找到娘娘。

卑职寻了娘娘两三年,如今总算寻着了,卑职斗胆求娘娘抽空回去看看母亲,以了却她心头之念。”

灵儿想了想,这个要求倒不过分,上次从沧州过本想去看看老太太的,可惜当时不方便,“好吧,我会抽空去的。”

叶成仁面露喜色:“那娘娘准备何时回来?卑职好准备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