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8章 省亲

第三九八章 省亲

“不必刻意准备,过几日再说吧!”

“好好好,只要娘娘有个准信儿就好,那卑职先告辞了!”

看叶成仁走路都轻飘飘的样子,灵儿不禁皱眉细想,方才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

她知道自己回到文轩身边且公然住在行宫里,身份不同以往,总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想在你身上捞点儿什么。如果是自己的东西也就罢了,她不想让文轩为难。

灵儿也就那么一想,并没太放在心上。

三天后,门房来报,说叶府来了轿撵来迎,灵儿诧异道:“迎谁?”

“迎娘娘您啊,叶大人说娘娘今天要回叶府省亲。”

灵儿皱眉扶额:“我何时说过?”

门房愕然的呆立半晌:“那……娘娘您…是去还是不去?”

灵儿犹豫片刻,她原本不想去,但叶家已经来迎了,反正迟早要去的,那就去吧!

她把两个孩子都带上,再把奶娘也叫来,简单换换衣服就往外走。

她一出口,顿时被面前这阵仗吓到了,门口宫女宫车侍卫一长串,大舅叶成仁和二舅叶成德在门口跪迎。

灵儿倒抽一口凉气,直觉头顶发麻,这是做什么?出个门而已,需要这样吗?她悄声问旁边贴身伺候的嬷嬷,那嬷嬷恭顺道:“娘娘,您现在身份尊贵,这已经算是简化过的了,请娘娘上车吧!”

灵儿很不习惯,心里还有些惴惴不安,可小宝似乎很喜欢那宫车,拉着灵儿往那边拽。母子几人上车后,前方侍卫开路,一路敲锣打鼓的进了沧州城。

这一路的围观跪拜自不用说,到得叶府门前,叶府中门大开,大舅母带着叶府上下所有人在门口跪迎。

灵儿不自觉的提口气,身旁嬷嬷提醒:“娘娘。把两位小皇子交给奶娘吧,娘娘现在代表的是皇家的脸面,一定要端起架子,别让人看低了去。”

灵儿回头看她。这嬷嬷是文轩安排留在自己身边的,平时见她少言少语惜字如金的样子。

“嬷嬷,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姓黄,名玉娘。”

“黄嬷嬷,我不太懂得皇家礼仪。待会儿有不合议的地方还请你多多提醒。”

“奴婢不敢。”

黄嬷嬷先下车,扶着灵儿的手小心下去,两位奶娘抱着孩子跟着下来。

叶府众人趴在地上齐声高呼:“恭迎娘娘回家省亲。”

灵儿没有说话,踱着步子慢慢走到大舅母周氏面前,“大舅母,别来无恙啊!”

周氏身子抖了一下,“回娘娘的话,臣妾……臣妾很好。”

灵儿笑眯了眼:“是吗?”她目光搜寻一圈,找到两步之外的二舅母,灵儿过去。亲手扶起她,笑眯眯的望着她:“二舅母,好久不见!”

二舅母有些惊喜:“是啊!灵儿,你……”

“咳咳~~”旁边叶成仁轻咳提醒,二舅母赶紧低下头:“臣妾不敢,恭迎娘娘回府。”

灵儿暗地摇头,沉声道:“免礼。”

众人起身道谢后站起,低头退到一旁让出一条通道,一架豪华软轿停在灵儿面前,叶成仁上前恭顺道:“娘娘请上轿。”

轿撵进了叶府。在二进正堂前停下,灵儿道:“直接去后面老太太院子吧,我想先去祭拜祭拜她老人家。”

叶家人自然没有异议,长长一串人步行着跟在轿撵后。然后回到以前住过的妍欢院。

接受众人一番跪拜后,灵儿已经累得不行,小石头也哭闹得厉害,黄嬷嬷轻声道:“娘娘实在累的话不必迁就,直接把她们挡在门外即可。”

灵儿想了想,还真是。干嘛要委屈自己了?于是她只让二舅母进,其他人一律不见。

二舅母初见灵儿时还相当拘谨守礼,灵儿让黄嬷嬷带人关了院门并守在门口,院子里一下子清净了许多。

灵儿微笑道:“二舅母,现在没有外人了,不必客人了!”

“娘娘,这……这不太合适吧?”

“二舅母,芝玉有消息吗?”

“芝玉还在边城,听说外孙都快三岁了。”

“是吗?边关大捷,他们都没回来看看?”

“唉,本来说是要回来的,可皇上突然下旨不让回来,她要守着她那木头相公,我到现在都还没见过我那外孙了。唉!这女儿啊嫁了人就变了性,只顾着相公孩子,从来不想想我这个娘……

哎呀,娘娘,看看我,一不小心又越矩了!”

“二舅母,这样挺好,我回来就是想看看你们,顺便拉拉家常的,老是摆着架子也没什么意思。”

二舅母望着灵儿看了半晌:“娘娘跟以前一点儿没变。想当初你们姐妹三人一起出嫁,到现在就娘娘你过得最好,也是最有福气的。”

灵儿垂眼不说话,二舅母叹道:“娘娘可听说过芝兰的事么?”

灵儿目光闪了闪,她何止听说,而是亲眼看见,芝兰死时的惨状她现在还记得。说惭愧吗?她不觉得,后悔吗?也许有一点点儿,但如果当时没把红花戴她头上,被抓的就是自己,结果如何谁也说不准。

“娘娘?”

“怎么了?”

“娘娘如何遇上皇上的?说来听听可好?”

“这个……也没什么,就是缘分吧!”

“娘娘,听说皇上对你极好,甚至为了你遣散六宫,有这回事吧?”

灵儿抽抽嘴角:“二舅母,听说你们分家,是真的吗?”

二舅母闻言顿时变了脸色,也没了八卦的心思:“是啊,是分了,分了快一年了。”

“那你们现在住哪儿?”

“我们搬到城郊二十里的庄子上重新盖了院子。”

看二舅母的表情就知道她对此事极为不满,“二舅母,其实城郊也挺好,清净空气好,离城里也近,想来随时可以来。”

二舅母勉强笑笑:“多谢娘娘宽慰。”

灵儿垂眉想了想:“二舅母,外祖母……怎么去世的?”

“也没什么,就是生病,自从你成亲离开那次,老太太身子就很不好了,一直拖一直拖,一天比一天严重,渐渐的就不行了。”

“……外祖母走得安详吗?”

“还行吧,她老人家是在睡梦中去的,这样也好,没得痛苦,寿终正寝,我别的不求,这辈子能有老太太的福分就阿弥陀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