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99章 孩子

第三九九章孩子

灵儿没在叶家待多久,就把二舅母招来闲聊了一阵,再跟大舅舅二舅舅说几句话就准备回去。

她刚要上轿撵,门房来报说贾老太太来访,众人都一阵惊愕,灵儿也有些心慌,她知道老太太定是来见自己的。她从轿撵上退下来,让大舅舅把贾老太太迎到妍欢院来。

再见贾老太太,她还是如以前那般总是板着脸,不过容颜精神似乎都老了许多,身子也佝偻了些。

老太太来到灵儿面前欲跪拜,灵儿赶紧扶住她:“老祖宗免礼,晚辈受不起。”

贾老太太却一板一眼儿道:“你现在是娘娘,臣跪君天经地义。”

老太太坚持,灵儿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对自己行大礼。灵儿亲自上前扶起并带她在一旁坐下,再挥退左右,自己提起裙摆跪在了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依然板着脸,却没阻止,安然的受了灵儿这一礼,等灵儿站起来,老太太道:“娘娘,看在我们曾经有缘做过婆孙的份儿上,请娘娘帮臣一个忙。”

“老祖宗请说。”

“请娘娘转告皇上,我贾家已归退山野,贾家人愿世代不再入朝,只求圣上放过我孙儿。”

“老祖宗此话怎讲?浩阳不是在边城好好的吗?”

“好?他到底好不好你不知道?”贾老太太毫不掩饰语气中满满的责备之意,灵儿默然,她知道浩阳的脾气,他执着于我定不会轻易放弃,但我与他已经没有可能。

“老祖宗,有办法……让他忘了我吗?”

“有不过要娘娘亲自来做,娘娘下得了手吗?”

灵儿心中一凉,老太太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亲手杀了他不成?这怎么可能?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先给自己来一刀。

灵儿退回去坐到椅子上,偏开头小声道:“老祖宗放心。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做,皇上那里我会好好说的,只是……只是未必能达到老祖宗想要的效果。”

屋里突然传来孩子的啼哭声,老太太脸色变了变。巴巴的望着屋里。

灵儿让奶娘把小石头抱出来,亲手送到老太太面前:“老祖宗,您看”

老太太想伸手抚摸孩子,但她的手一直在抖,眼里满满的激动与喜爱:“这……这是……”

“老祖宗。他叫小石头。”

“小石头?小石头好,名贱命硬才好养活,小石头?小石头?”老太太放柔声音对着孩子轻唤,孩子每每有个表情她都欢喜得也成了个孩子。

灵儿把小石头送到老太太怀里:“老祖宗,您抱抱他吧”

老太太赶紧伸手接住,脸上不再是铁板一块,看她乐得老脸皱成菊花,笑得满心欢畅,灵儿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位老人家。

他心心念念想要曾孙,盼啊盼。甚至逼着孙子跟女人上床都无果。结果孙子却被自己勾了过来,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去招惹他。

贾老太太抱着小石头舍不得撒手,直到孩子饿得哇哇大哭,奶娘抱去喂奶,她还伸长脖子守在一旁,巴巴的望着小石头吃奶,那视线太过热烈,弄得奶娘好不尴尬。

眼看天快黑了,灵儿该回行宫了,贾老太太还舍不得走。她犹豫再三又跟灵儿提出带走孩子的要求。尽管觉得愧对老太太,但她依然舍不得,把对贾敏的话再说一遍。

老太太一脸失望,提出每三天来看小石头一次。这个要求不过分,灵儿没有拒绝,但还是婉转提出文轩在的时候多半是不行的。

虽然有前提,老太太还是很高兴,出去的时候身板儿都直挺了些,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灵儿别过叶家人回到行宫。之后没再去叶家。

晃眼过了半个月,门房通报有亲人来访,灵儿以为是叶家人,就让他们进来了。谁知当看到来人时灵儿意外不已,来的不是叶家人而是生父蒋怀平。

蒋怀平笑呵呵的进来就问:“灵儿,你让为父好找啊”

灵儿微微皱眉,面上笑笑:“父亲不叫我小白吗?”

蒋怀平顿了顿,“呵呵,你这孩子,见了为父为何不报真名?”

“不过是个代号而已,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关系吗?”

蒋怀平听出灵儿语气中的不善,他却没有丝毫不舒服,反而更像个慈父一般问长问短,又看看两个孩子,一人送一块玉佩。

看得出来,他在面对小宝时明显热情许多,看到小石头时脸色却不太好看。

灵儿心里冷笑,记得上次路过,他还盼着浩阳这个大将军去蒋府走一趟,如今发现有更大的金主儿,就要走高踩低了么?

灵儿让奶娘把小宝带去后院玩耍,自己却心疼的抱着小石头。蒋怀平伸长脖子望着小宝离开,四下看看,凑近些道:

“灵儿,那孩子就是小皇子吧?他可是皇上唯一的皇子,以后必定要接任大统的,你就这么放任他流落在外?”

灵儿不爽的看他一眼:“什么叫流落在外。”

“哎呀,灵儿啊,皇子就该住在皇城里,接受皇家教养群臣跪拜,你把他关在这偏僻行宫里算什么?”

灵儿抿嘴不说话,蒋怀平以为自己的话管用了,再接再厉道:“我看我这外孙是个伶俐的,以后功绩定不比他父皇差,这么好的资质你须得好好培养,万万不要耽误了才是。灵儿啊,你可有给小皇子请好太师?”

“太师?什么太师?”

“就是给小皇子传道授业的师傅啊”

“她才两岁不到,话都说不清楚,请什么太师?”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皇子们多半都是三岁开始念书练武,正因为他们小,容易塑造,越早学越好,有些资质好的孩子三岁都能吟诗作对了,我看小皇子也不小了,该好好考虑考虑了”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多么忧虑此事一般,灵儿又好气又好笑,懒得理他。

“父亲,你没事的话快回去吧,别耽误了正事。”

“回去?回哪儿去?我这次跟上封请了长假,把全家都迁过来了,我不放心你和小皇子独自留在沧州,为了小皇子,为了外孙,为了江山社稷,我这个做外祖父的责无旁贷,一定要好好教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