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00章 热闹

第四百章 热闹

看蒋怀平慷慨激昂的样子,灵儿惊得下巴都要掉了,难怪他要问太师什么的,原来他想自己来做这个太师!

灵儿暗暗腹诽:就蒋家老太太那狠毒心肠、再加你这个势利眼,会把我的小宝教成什么样儿?照蒋家人的野心,今天让他当太师,明天就想篡位当皇帝吧?

她真的很想把这个厚颜无耻的生父赶出去,转念一想,她又改了主意,抱着小石头走到蒋怀平面前:“父亲,我看小石头比他哥哥资质更好,父亲不如帮我教养小石头如何?”

蒋怀平瞟了一眼,微微皱眉:“这孩子这么小,怎么教啊?我精力有限,教小皇子一个就差不多了。”

“父亲,你这话就不对了,小宝是我儿子,你称呼他为小皇子,小石头也是我儿子,难道就不是小皇子了?”

蒋怀平睁大眼:“他……他也是小皇子,他不是……”

“小石头不是皇上亲生的,但皇上没说不认他。”

蒋怀平脸色变来变去,若是以往他最不屑这种朝三暮四又变节的女人,何况她的两个男人都还健在,若这两个男人只是平民,蒋怀平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灵儿踢出家门。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丫头是小皇子的生母,而且皇上好像对她还情有独钟。

刚刚听说此事时他根本不相信,要不是京城各个豪门世家陆续给他送礼示好甚至给他许下各种诺言,还有位一品大员亲自来访,亲口告诉他此事,他到现在也还不相信。

蒋怀平暗暗打量灵儿,暗想这丫头到底有什么好,让两个有钱有势的年轻俊才为她争得头破血流?

相貌好吗?还可以,但算不上绝色;有才学吗?只见她写过字,没见她做过其他;品性好吗?想起自己被气死的老娘,蒋怀平心里有些堵得慌。

看灵儿抱着小石头要离开,蒋怀平赶紧抛开情绪叫住她:“灵儿。太师的事……”

“这事儿我做不了主,父亲自己去找皇上说吧!我累了,父亲请回。”

灵儿撂下话便抱着孩子转进后院,蒋怀平想跟着去。却被一婆子拦住,婆子板着脸端着架子淡淡道:“蒋老爷请回。”

之后每日天刚亮,蒋怀平就会来到行宫门前守候,比上早朝的大臣还勤快。灵儿不想见他,找各种理由推辞。每每这时候,他就自个儿跪在宫门口,见人过来就说自己是娘娘的生父、小皇子的外公,来此等候觐见……

有时,灵儿真想叫人把他打出去,但蒋怀平是自己生父是事实,也没犯什么大错,为不招人口实,她只能忍了。

贾老太太和贾敏也经常来,她们当然是来看小石头的。一抱着就舍不得撒手,不到天黑也舍不得走。

当然,行宫的访客远远不止这些,比如林家两位舅母、不知从何处冒出的表姐妹,他们自个儿来就算了,还时常带些不知名的夫人来,据说都是沧州本地大小官员的家眷。

灵儿搬来行宫半个月不到,这行宫门口热闹得很。她们来了并不意味着灵儿会见,除了贾家两位每次都见外,其他的心情好叫进来说几句。平时都是拦在门外的。

即便如此,也浇不灭大家的热情,来的人反而越来越多,一个月后她再出门。发现行宫门口何时盖出了一条街,直通沧州城门,街道两边店铺林立,来往行人众多,她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黄嬷嬷的解释是:这条街是当地商人自行建造的,占的地不属行宫范围。知府又发了文书,他们有地契有房契,建了也好,免得娘娘您一个人待在这儿太过冷清。

灵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本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安安静静带孩子,这下好了,莫名其妙带起一条街来,罢了罢了,还是少出门的好,等文轩回来再说。

她正那么想,文轩当天夜里就回来了,她正在给小石头喂奶,身边突然多了个人,吓得她差点儿尖叫。

文轩捂住她嘴:“嘘~~是我!”

她松了口气,翻个白眼儿,“你进来怎么不吱声儿?吓到我了!”

“想给你个惊喜啊!”

“是够惊的,一点儿都不喜。”

“当真?见了我不喜?”文轩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她好笑的摇头:“喜!喜得很,我白天正想了,你什么时候才回来,晚上你就回来了。”

“真的?你真的在想我?”文轩两眼发亮,那期待的模样跟想要玩具的小宝一模一样,灵儿捏捏他的脸:“想,天天都在想。”

文轩大喜,一把抱住她就低头吻过来:“等等,等一下,小石头还在吃奶了!”

文轩皱眉:“让奶娘喂去。”

“我现在正好有奶,多给他喂点儿,不够了再吃奶娘的。”

文轩巴巴的望着小石头的嘴,看得灵儿异常脸红,她转身他围着他转,实在无奈,她只好把孩子给了奶娘,门刚掩上,文轩就把她拖上了床。

一番温存后,二人肌肤相帖躺在**,文轩手指搅着她的头发:“灵儿,知道吗?我每天都在想你。”

灵儿往他怀里靠了靠:“你应该想的是国家大事。”

“太累,还是想你轻松些。你这一个多月都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好多人来求见,弄得我烦不甚烦。”

文轩哑然失笑:“不喜欢直接打发走就是。”

“打发了他们还是天天都来,特别是我那生父,烦死了,真想拿根棍子把他打远些。”

“哦?你不喜欢你生父?”

“喜欢才有鬼,老太太害死我亲娘,还差点儿连我也害死了,虽然这个生父称不知情,我觉得他不比老太太好到哪儿去。”

“是吗?那……明天我就把他打发了。”

“怎么打发?”

“给他安个闲职,赶得远远的。”

“小心他打着你的旗号招摇撞骗。”

文轩看她:“有你这样说生父的?”

“本来就是,要不是有这点儿血缘,我真不想认识他这种人。”

“那好,我下道密旨,找人监视他。”

“也好,给他个饿不死看起来不错的闲差就是。”

“好,都听你的。灵儿,莲湖行宫已经建好了,明日跟我过去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