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六章 紫极天火(求点求推荐!)

(又是新的一周,祝大家工作顺利生活愉快,桃花运连连,菊花运连连!顺便拜求推荐和点击,靠大家了!谢谢!)

这件事情孙立其实兴趣不大,他眼看突破在即,阵法的材料和大把的灵石到手,恨不得马上飞回去闭关修炼,然后“逼溜”一声突破到凡人境第三重,先彻彻底底把素抱山外门弟子的位子坐实了才好。

他区区凡人境第二重的修为,丢在书院牛逼哄哄,除了素抱山随便一个行走天下的修士估计都能秒杀他,以这种实力跟本人去做任务,需要何等大无畏的精神啊!

孙立毫不客气的摆手,刘明建也不指望他去,只希望这位师兄“背后”那位阵法大家肯赏脸。因此一看孙立要拒绝,赶紧说道:“那些人真的很强大,保证您的安全,而且他们的报酬非常诱人,是一对赤银火石!”

孙立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一对赤银火石?”

“正是。”

赤银火石,《天下奇物志》上排名高居三品中。只能够使用一次,一对赤银火石对敲,能够打出一束五阳真火。

五阳真火乃是十分珍贵的制器火焰,在已知的九等神火之中,排名第七等。

而田英东他们所使用的本命真火,乃是最低级别的第九等。

神火对于制器和炼丹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赤银火石最珍贵的地方更在于,它有一成的几率,能够诞生出一束更加珍贵的紫极天火!

紫极天火更是排名第六等!

可别小看这第六等、第七等,神火乃是最难得的宝物,毕竟难以控制,往往诞生不久就会熄灭。

整个素抱山,最珍贵的一道神火,也不过是钟沐河的一道白银炫火,同样是天下神火排名第七等。

孙立脑海之中,武耀几乎是立刻说道:“答应下来,我有办法让赤银火石诞生紫极天火的可能性提高到七成!”

孙立还有些犹豫,毕竟如果耽误的时间太长,或者是太危险,那就不划算了。

但是他也明白,自己马上就要突破凡人境第三重了,到时候就要开始学习制器,如果一道紫极天火在手,对自己的帮助无疑是巨大的。

孙立迟疑问道:“老板,这次任务需要多少天才能完成?”

刘明建看到孙立心动,便说道:“若是不出意外,三天时间绝对足够了。而且这一次乃是和两位真人老祖同行,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跟师兄订购那玉匣,实际上就是卖给这两位的。”

刘明建不是不担心把孙立介绍给金风细雨楼的那两位之后,自己就要断去玉匣这条财路,但是那两位不但给了一个让他也无法拒绝的好处,而且十分急迫。刘明建不想得罪两位真人老祖,也只好咬牙作这个掮客了。

孙立暗道跟两位真人老祖同行也未必安全,我可是见识过钟沐河被打得抱头鼠窜,兽目、蛇饮在通天之门中狼狈而逃的。

不过也明白这样一来的确安全得多。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想了想道:“我想见见他们,问一下任务的具体情况。”

刘明建点头:“没问题,我先安排您住下,他们天黑之前就能赶到。”

……

戈蓝坊市等级太低,连个客栈都没有,刘明建在自己的后院为孙立打扫出来一间宽敞的房屋,带着孙立进去之后他也就告退出来安排别的事情了。

孙立在房间里把这件事情的利弊仔细的推敲了一遍,如果真的危险不大,倒是可以走一遭。虽然很有可能会耽误了入门七考的第三考,但是孙立现在大把的灵石在握,爆发起来之后对那些优识奖励的点数也就不那么看重了。

至于耽误这几天的修行,和紫极天火比起来也是可以接受的。

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冒险的,修行更是如此。要是因为有风险就不敢去做,那就永远也别想提升境界。

……

天蒙蒙黑的时候,刘明建带着两位老者前来拜访,跟孙立介绍道:“这两位,是来自金风细雨楼的长老。”

金风细雨楼偌大的名头,偏偏孙立到现在还真没听说过!

他一直在素抱山修行,没有接触过别的门派的弟子。而素抱山的弟子们又有些自大,对于压在自己头顶上的“一楼、双门”那是绝口不提,恨不得在自己的“沉默攻势”之中,这三个门派悄然消亡才好呢。

于是孙立也只是淡淡一点头,心中有点纳闷:没听说过这个门派啊,怎么随便就拎出来两大真人老祖?

这神态落在两位长老眼中,便是孙立根本不把金风细雨楼放在眼里。

若是别人这么傲慢,两老早就一巴掌过去拍成肉饼,心情好的话还会把肉饼揭起来跟他讲一讲做人的礼仪。

可是孙立这态度,两老却觉得理所应当!

两老其实心中对于玉匣的制作人已经有了猜测。他们各自朝孙立一拱手,自我介绍。

“某家徐赢侯。”

“某家陆谦永。”

孙立也回礼,给自己编了个假名:“我叫夜摩天。”

“我二人皆是金风细雨楼的长老,尊驾之前的那只玉匣,便是我二人买去的。”

“本来我等只想继续收购玉匣,不欲打扰尊驾,不过事情有变,实在是迫不得已。”

两老措辞很客气,说到了这里便暂且打住。刘明建很识趣,冲三人一抱拳:“三位慢聊,我铺子里还有些事情,就不多陪了,见谅见谅!”

刘明建回避之后,徐赢侯才说道:“请问这玉匣是阁下亲手炼制的吗?”

孙立犹豫了一下,给出了两老心中期待的“正确答案”。

“玉匣乃是我亲手炼制,不过阵法乃是家祖所传。”

两老点点头,那位创出了这阵法的人,必定是前辈高人,令人高山仰止,就凭有这么一位家祖,孙立就有资格在两老面前倨傲!

无论是孙立还是武耀,还是大大低估了这个阵法的分量。

若孙立不说出这番话,两人才会起疑。毕竟能够攻克这等难题的前辈,又怎么会被他俩这区区的报酬打动?

孙立也有自己的疑惑:“不知道两位前辈找我同去,到底是为何?直接把玉匣拿去不就行了?”

徐赢侯和陆谦永相视苦笑,道:“小友有所不知,因为我二人也不知道要采摘的灵药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什么尺寸……”

孙立愕然:“怎会如此?”

陆谦永指着徐赢侯道:“还是老徐你来解释吧。”

徐赢侯点点头,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在整个大隋也算是小有名气,小友家学渊博,想必听过‘落山小境’这个地方吧?”

孙立暗道俺的家学乃是锄禾日当午,未必渊博但对你们来说必定深奥难懂!

他没有回话,只是微微一点头。

徐赢侯继续道:“这落山小境每隔五十年便会在大隋境内出现一次,但是出现的地点很随机,谁也不知道下一回会是在哪里,而且每一次只出现两天时间。落山小境之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出产,只是那里天地灵气格外浓郁,因此能够孕育出不少在外面已经绝迹的灵药。”

“老徐我也算是精通大衍神数,推算了几十年,最近偶有所得,发现了落山小境即将出现的地点,可是我们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灵药,所以才请小友同去,免得珍贵灵药灵气散失。”

实际上若是他们采摘了灵药,再寻孙立制作玉匣,只要间隔时间不是太长也无所谓,那么几天的散逸不会太多。

但是孙立来无影去无踪,下次再找他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两老不敢冒这个险,跟刘明建通话的时候,听说孙立就在戈蓝坊市,索性带着孙立一起去算了。

孙立听了他的话,想了想有些为难道:“前辈真的计算出了落山小境的出现地点?”

徐赢侯道:“小友放心,就算是我算错了,这一对赤银火石也会送给小友。而且我俩来之前已经商议好了,小友制作的玉匣,我两人按照之前的价格收购,一千五百枚灵石,若是这次发现的灵药不止一株,用多少玉匣,结算多少灵石,绝不拖欠!”

孙立把整个交易梳理了一遍,徐赢侯和陆谦永实在没有理由坑骗自己,那样对他们而言反倒是得不偿失,于是便点了点头:“好,这个任务我接了。”

两老大喜:“好,咱们这就出发!”

“这么着急?”

徐赢侯讪讪:“那个,落山小境开启的时间就在明天……”

孙立:“那咱们赶紧走。”

……

虽然都是真人境的强者,但是陆谦永和徐赢侯的家底可比钟沐河厚多了。

陆谦永放出来一艘十丈长的巨大战船,三根桅杆、十六门仙炮,船头船尾还装备着八具巨大的床弩,船楼顶层,乃是一组蜂巢一样的结构,一个个乌黑的空洞,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毫无疑问威力巨大!

从这艘战船上,孙立就能看出来,这两老绝对能够抵挡兽目和蛇饮双凶,实力远在钟沐河之上。

赶路过程中,陆谦永负责操纵战船,徐赢侯便在一旁修炼。没人招呼孙立。

两老虽然一直都对孙立客客气气的,但实际上并不怎么看好孙立,毕竟一个凡人境第二重的修行者,即便是能够炼制出那种玉匣,你说让两位真人老祖真的有多看重那也是扯淡。

两老表面上的客气,还都是冲着孙立被后那位高深莫测的“家祖”去的。

但这种客气也仅仅是面子上过得去就是了,让他俩真的用心招呼孙立那是不可能的。

孙立倒是落得清静,也在一个角落里打坐,却没有修炼而是在跟武耀交流。

“武祖,你真有办法让赤银火石打出紫极天火来?”

武耀义正词严的更正他:“老子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我只是说,我有办法让赤银火石打出紫极天火的几率提高到七成。关键还得看你小子的人品了。”

孙立很想再用“历史论”打击一下武耀,考虑一下还是决定见好就收吧,何况自己还要讨教武耀秘法。

“那到底有什么办法能提高到七成?”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