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永仙

第七章 落山小境

武耀自不隐瞒:“九曲火参一株、还真玉砂三两、炼血石浆三滴、红烛壤四钱,然后准备九道兵火符。至于怎么操作,等你得到了赤银火石,准备好了这些材料我在告诉你。”

罗桓有些无奈:“想不到如今弄一道紫极天火都这么麻烦,我记得我们那个时候,老天一道雷劈下来,树林里着了火都能找到几道紫极天火,根本就是大路货没人要啊……”

孙立咬着后槽牙,嫉妒的面目可憎:“老天怎么没有一道雷把你给劈死!”

武耀:“哈哈哈……”

罗桓大怒要骂人,武耀阻拦:“干什么干什么,谁让你自己嘴贱。”

孙立脑子里闹哄哄的,用武耀幸灾乐祸的话说就是“一时嘴快惹了小心眼的娘娘腔,当心她兰花指戳你哟”——他的评价永远是那么啰嗦。

好在这时,外面陆谦永说道:“咱们到了。”

数千里的距离,对于两老来说并不算远,两三个时辰也就到了。

外面乃是一片荒原,孙立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他也很识趣的不去询问。此时已经是深夜,荒原上一片黑暗,长草茂密,原本各种虫子在静夜之中大叫的舒爽,被陆谦永的战船气势一逼,全都乖乖的闭嘴钻进草根里。

战船虚空悬停,在这荒郊野外根本不必担心被人看见。

“应该就是这里了。”徐赢侯四处看了看,孙立也搞不清楚他到底凭什么确定了就是这里。

三人除了战船,陆谦永随手收了法宝。孙立这回留心看了一下,那战船居然化作了一只手镯带在了陆谦永的右手上,而且手镯上整整齐齐的一排十六门缩微版的仙炮!

估计这件法宝在这个状态也能发挥出仙炮的威力——孙立回想一下自己之前跟着钟沐河前往大梁城,钟沐河一身装备真可以说是“寒酸”了。

他此时也隐约猜到,那个金风细雨楼,只怕是比素抱山强大太多的门派。

徐赢侯随手一挥,一点灵光自手中落下,到了荒原上忽然变大,化作了一座白玉凉亭稳稳当当的落下去。

徐赢侯比了个手势:“看来咱们还得等一阵子,根据我的推算,落山小境应该是在明天清晨时分出现。”

那白玉凉亭八角飞檐,内顶上嵌着八颗夜明珠,下方是一片雪亮。亭内还有红玉雕成的官帽椅,上面还铺着柔软的白色狐皮,中间的玉桌上摆着各色果脯和一套细瓷青花的茶具。

孙立暗暗惊叹,原来真正的高手是这么生活的,和两老比起来,钟沐河简直就是真人强者中的贫民生活啊。

三人坐下来,徐赢侯便亲自操持,为大家泡茶。

淡青微黄的明亮茶水落尽茶杯之中,徐赢侯忽然眉头微皱,朝外看去。

原本黑暗的夜空,渐渐变了颜色。

原本皎洁的月亮,变得一片血红!

这是数月之内,孙立经历的第二次血月。

代表着杀戮、厄运、恐惧的血月频繁出现,似乎在向整个天下昭示着什么。

徐赢侯和陆谦永也是担忧:“怕不是要有什么变故吧……”

两人眼神一个交流,还没来得及进一步讨论呢,前方的荒原上空,忽然卷起了一阵狂风,无数长草被连根拔起飞到了天空之中,一道暗红色的闪电咔嚓一声在虚空之中闪现,随后迅速扩张成了一团点球。

“滋滋滋……”

无数细小的暗红色闪电好像银丝一样从电球上射出来,周围的荒草被那些电丝一扫,立刻成了飞灰。

“嘭!”

电球炸开,核心部位一片漆黑,随后露出一点清明的光芒,一道空间通道打开。

外面的世界正是深夜,通道里面的世界也是一片灰黑,但隐约能够看到那个世界之中,植被茂密,悄然无声……

陆谦永和徐赢侯兴奋站起来:“夜摩天小友,落山小境出现了,咱们快走!”

徐赢侯卷起了一道遁光,裹了孙立一起冲进了落山小境。

三人本就是为了落山小境来的,虽然落山小境的出现比徐赢侯预计的提前了,但是绝没有因为这点小失误而犹豫不前的道理。

三人冲进去之后,落山小境的入口依旧打开着,天空中的血月变得更红了,原本只是像凝固了的血块,但是三人进去之后,渐渐变得鲜红活泼,好似正在流淌的魔血!

而那流淌出来的红色,似乎有那么一丝,融入了落山小境之中。

那入口,就好似一张贪婪地大口,拼命地吞噬着那血月红色,原本打开的时间已经到了就要关闭,却一只撑着不肯闭合,直到血月的红光渐渐散去,那入口才嘭的一声猛然砸上。

……

孙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肺部感受着周围空气中那浓郁的天地灵气,舒坦之极。

素抱山已经算是大隋境内天地灵气充裕的地方了,但是和落山小境一比,显然要差很多了。

孙立忍不住问道:“这里的灵气如此浓郁,怎么没有人留在这里修行?反正五十年就会开启一次,到时候再出去不就行了。”

五十年对于修士来说的确不算长。

陆谦永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扫视着整个落山小境,徐赢侯为孙立解释道:“小友有所不知,但凡在落山小境开启的时候进来、却没有在两天之后出去的那些修士,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了。”

孙立一惊,看来这落山小境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啊。

陆谦永朝前一指:“我感觉那个方向上有什么东西,咱们过去看看。”

两天时间并不算长,因此一进来尽管还是黑夜,大家也要抓紧时间搜寻灵药。

陆谦永和徐赢侯一前一后,孙立在中间。如果有什么变故,也能保护孙立。当然更能见识孙立。

陆谦永和徐赢侯没有必要算计孙立什么,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人老成精,这些事情根本不用商量,一个眼神就互相理解了。

这里根本没有路,森林格外茂密,一般的大树都有数人合抱,百丈高低。地面上的灌木更是密密麻麻的纠缠不清,想要清理出一条路来格外困难。

不过陆谦永毕竟是真人境的强者,一路走去,身前自有一团火光开路,看样子也是某种神火。那些灌木、藤草被这火团一沾变化成了灰烬,但是绝对不会多烧。

这样无惊无险的走了一阵子,天色渐渐明亮起来。

前方的树木越来越稀疏,忽然眼前开朗,已经到了森林外。

天色也已经大亮,三人面前是一片广阔的草原,半人深的长草碧绿碧绿的,中间还夹杂着各种不知名的藤蔓。

陆谦永指着前方草原深处:“应该就在那里面,我能够感觉到,那里的天地灵气格外浓郁。”

徐赢侯有些无奈:“在这里不能飞行,否则就会有天雷降落,就算是我们也抗不了几下,所以只能辛苦步行了。而且咱们不能走远了,到时候赶不回来,可就再也出不去了。”

孙立点点头,依旧是两人一前一后,孙立在中间。

落山小境是一个很奇怪的世界,除了植物见不到任何的动物,甚至连虫子都没有。一路上除了微风吹来的长草摆动的声音外,听不到任何兽吼虫鸣,总让人有种诡异的感觉。

脑海之中,罗桓有些奇怪道:“这个世界的植物有点奇怪啊,孙立你小心些。”

武耀也道:“你也看出来了?这种似妖非妖的生灵,遇上了昨夜的血月,恐怕会有些变化。不过好在都是植物,最怕的便是火之力。”

孙立悄悄将火魁利爪符器收在袖子之中。

武耀跟他解释了一番,似妖非妖的意思是,这落山小境之中的植物,都已经到了化为妖怪的地步,可是似乎被什么力量压制着,就是不能化妖。

孙立也能理解,落山小境之中天地灵气格外浓郁,而且五十年才开启一次,没人打扰,按说应该满世界都是妖怪才对。

现在这种情况的确有些不正常。

进入草原数里,身边已经是一片浩瀚的草海。而在这片草海之中,长满了毒刺的荆棘渐渐地多了起来。

孙立忽然看到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一束荆棘动了一下,然后就像一只鬼手一样朝自己伸了过来!

孙立毫不犹豫的一爪刺了过去,火之力在空气中摩擦炸爆,细碎的音爆之中一丝丝的火光迅速点燃。

“轰!”

大响乍起,利爪在那株荆棘上一点,荆棘立刻就想被打重了七寸的毒蛇一样颓败下去,迅速的便被那星星点点的火之力烧成灰烬!

“小心!”徐赢侯一声大喝,三人背后的草海之中狂风大起,所有的长草、藤蔓、荆棘全都被卷上了天空。

诡异的情形出现在三人眼前:那些被连根拔起的植被不但没有死去,反而真正的“活”了过来!根须好像章鱼一样扭动伸展着,孙立清晰地看到,那些根须之中、叶脉之中流淌着猩红的鲜血!

阴风怒号如同厉鬼哭天凄厉无比,各种植物在草原之上形成了七道巨大的龙卷,龙卷外围植物翻飞,狠心部分却是一道极细极长却笔直通天的血色光丝。

暗红色的光丝极为诡异,在狂风之中岿然不动。孙立明明看到乃是一束光芒直通苍天,却始终感觉那红光就像是一双邪恶的眼睛盯着自己!

“轰!”

巨响震天,整个草原已经光秃秃一片,所有的植物都被卷上了天空,七道巨大的龙卷也随即一收,红光漫天,遮住了众人的视线。

陆谦永和徐赢侯经历风浪极多,虽然场面诡异却并不惊慌,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陆谦永手腕一抖战船凌空而起,十六门仙炮一起开火!

“轰轰轰……”

恐怖炽热的光芒冲天而起,陆谦永并没有分散力量,而是将十六门仙炮的力量集中轰击一团红光,十六道光芒凶狠的刺进了一团红光。

那红光之中,竟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婴儿啼哭声!随即十六门仙炮的力量爆炸,红光四分五裂,一头被炸得凄惨无比的巨大怪蛇从破碎的红光之中跌了出来。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