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八十六章 十面埋伏

趁着夜色,凯特充分的发挥了他所有的技巧,穿过了一层又一层的严密警卫,静静的潜进了位于丰原城地理位置的正中央、原本妃雅的住所宅邸、同时也是整个丰原城里面最豪华的大宅——丰原府当中。

在凯特的推测中,沪伊如果真的要安排陷阱的话,所能选择的无非是两个地点,一个是铁血团的总部,另一个无非就是他现在的丰原府了。

经过了一番思考之后,凯特决定在这两个地方都走一遍,不过现在看来,他的运气似乎不错,第一个选择就正中目标了。

比起了沿路而来那种鬼影全无,寂静无声的景象,显然,眼前的丰原府要热闹得多了。

整个府邸当中几乎全都点起了耀眼的***,让整个丰原府里面几乎没有阴暗的角落,而且从大门口开始,几乎

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身着铠荷枪带刀的卫兵,几乎站满了每一个可以站的地方,将整个丰原府掌握在他们的监控当中。

无论沪伊是否真的在这里,看到了这样的阵仗,凯特直觉有一探的必要。

借着以前奉亚?的命令来这里找妃雅时所记熟的府里地形,凯特既轻巧又灵敏的,充分的发挥艺高人胆大的道理,谨慎而又大胆的作风,一路有惊无险的在不惊动任何人的作为之下,慢慢的潜进了府里的重要部位。

来到了这个属于核心的所在,很明显的戒备又更加的森严了。凯特愈发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每一个房间。

可惜的是,每一个房间当中几乎都没有人在,偶有人的也都是一些年轻力壮的人,一看年纪就知道不是他的目标。

最后,凯特终于想到了一个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跃上了屋顶,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岗哨,终于来到了一间隐藏于所有建筑之中的一栋小平房外。

这栋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平房,当日曾经是妃雅用来处理丰原城里各种事务的书房,可以说是整个丰原府里面戒备最森严的地方。

凯特带着略微紧张与兴奋的心情,隐藏在阴暗处看着不远处的小平房。

看来他的猜测应该是没错,比起往日来说,现在在他面前的这座平房的戒备有过之而无不及。

起码,这栋小平房四周看起来虽然好像都没有人,但是他硬是在黑暗的角落中听出了数十声的低微呼吸声,连他也搞不清楚暗中到底有多少人盯着那间屋子瞧,想过去根本就没有机会。

想了想,凯特随即静静的转过身来,将刚刚被他打昏的那个人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这是他为了找个观察的好位置,而打昏了原本隐藏在这里的卫兵。

扒下了他的衣服之后,凯特仔细的将他的衣服给套在自己的衣服外,拿着他的兵器随即发出了一声引人注意的惊咦声,然后大摇大摆的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刚刚走出来,不远处随即有人发声道:“威乐,你在干什么?长老不是要我们藏好戒备吗?”

凯特边往小平房的方向走过去,边含糊道:“刚刚我好像看到了小平房上面有什么东西晃过的样子,所以忍不住走出来瞧瞧。”

那声音好像暗骂了一声粗话,随即又道:“威乐,快回来,你忘了长老的交代了吗?无论看见什么东西都不要出声,长老自会处理,用不着你替他担心!”

凯特心里暗暗的一喜,看来沪伊真的是在那小平房里了,那个所谓的长老应该就是他没错,而他的陷阱应该也在那屋子中,看来他真的是运气不错!

但是嘴里却不怠慢道:“不行,我还是要去看看,搞不好真的可以发现什么,那我不就发了!”

那人嘀咕了几声,照凯特的猜想应该又是粗话吧!

随即才又听到那人道:“算了,你想争功就去吧!当心功没争成倒把自己的小命给丢了,别怪我没提醒你,长老的本事你也看过了,自己小心点。”

凯特暗笑一声,看来这个家伙倒还挺关心那个被他给打昏的卫兵的,不过他大概想不到他可不是威乐,而是前来刺杀沪伊的刺客。

不过想想也是,大概也没人想到过,他这个刺客竟然会这么大剌剌的假装成他们的人,从他们的面前走过吧!

事实上,凯特的这个举动可真是大胆妄为,而且也是险之又险。万一一个不对,或是暗中的卫兵再精明一点,他等于是自暴位置,成为别人的活靶子。

而显然的,凯特的大胆冒险也有了回报。

一路任由他大摇大摆的往小平房走过去,就是不见有人出来盘查他,顶多是凯特经过时,黑暗中老是有人不屑的发出了嗤鼻声。

显然,刚刚他与那个卫兵的说话已经被其他人给听在耳中了,所以在认为他是自己人的情况下,顶多是对凯特的“拍马屁”行为感到不悦以外,也没人想到要阻止他。

终于来到了小平房的侧边墙角。

凯特假意的观察一下墙壁的高度,然后轻轻的低喝一声,大脚一跨,用力的在墙边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脚印,然后藉由一蹬之力,跳上了小平房上的屋顶上。

人虽然是上了屋顶,但是免不了的,耳力不错的凯特听到了黑暗中传来了好几声不屑的声音。当中甚至有人说什么连个小小的屋顶都跳不上去,还想要发现什么东西,真是笑死人了。当场引得凯特心里暗暗发笑。

上到了屋顶以后,巧妙的利用屋顶的高度与平板的屋顶所造成的视觉死角,凯特半伏在屋顶上,暗自运功,徒

手无声的在屋顶上开了一个小洞,就着小洞往下一望,观察着屋内的情况。

首先看到的便是一个头发剩下没多少的头顶,微微的调整了一下角度,凯特很清楚的看到了,那是一个坐在桌子前,正低头看着桌子上的书的一个老人。

虽然没看过沪伊,但是凯特心中几乎已经确定了,底下的这个老人应该就是他此行的目标没错。况且,这间屋子里面除了他之外,也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了。

看了一会,老人终于抬起头来,好像是脖子因为长久维持同一个姿势而酸痛的往四下扭转的时候,凯特隐约间可以看得见,这是一个脸上的皱纹多到可以夹死好几只蚊子的老人。

扭完了脖子之后,老人又继续的低下头来,同时还伸手翻了桌子上大概是书本的东西,然后又恢复成了刚刚凯特初见的姿势。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而且看得不怎么仔细,但是从年龄上来推论,应该是错不了了。

即使如此,凯特还是不放心的再看了一下屋内各处,再三确认之下,屋内没有什么扎眼的东西。凯特终于决定采取行动了。

正在这时,屋内的老人又开始抬起头来。

凯特深怕老人会起身离开这个位置,这样一来,老人刚好位在他正下方如此好的刺杀位置的优势就没了。

不敢迟疑,凯特随即轻喝一声,运气一震,随即将他所在的位置屋顶给震碎,整个人夹着雷霆万钧的下击声势,往老人的头顶落下。

这时候的凯特,也不管会不会引起外人的注意,一切以完成刺杀的任务为优先!

万幸老人似乎还没有发现到自己头顶上所发生的事情,抬起头来也只是扭扭酸痛的脖子并没有离座。

只是凯特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虽然曾经从头儿的口中知道了沪伊曾经被他给封住了魔力,但是应该也不会耳朵失聪到连自己在他头上破屋而入所发出来的声音也没听到吧!

再来,凯特在瞬间也注意到了,老人扭头的顺序好像跟刚刚一模一样,甚至凯特还怀疑连角度也都一样。

不好!我中计了!

心里暗暗的叫着糟,但是凯特已经收不回他全力下坠的攻势了,现在他只求一切都是他想太多而已!

只是上天似乎不想让凯特太好过,当他手中的大刀接触到老人的身影时,整个屋子当中忽然亮起了一道青绿的光芒。

光芒过后,凯特定神一看,哪里有什么老人,甚至连刚刚的桌椅也都不见了,只有摆在他面前一个绿色水晶状的东西。

隐约间,凯特好像看到了某处的墙壁有在移动的迹象,只是知道自己已经中伏的凯特,可不想等到那个墙壁动完。

飞快的丢下了手中的大刀,一声铠化之下,凯特的背后顿时出现了一只形象飘忽的威猛豹子的青色光芒图纹。

在青光的照耀下,其睁眼难辨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刚刚绿色的强光。

青光过后,现场已经不见了凯特的身影了。

就在这一瞬间,凯特已经穿上了兽幻铠,而且循着原路几乎足不沾地的一路狂飙到快要脱出小平房周围的暗桩监视范围了。

只不过,此时周围的暗桩也都已经在刚刚凯特破屋而入时所引发的巨大声响吸引的现出身影来,追逐着凯特那因急速移动而化成的青影。

凯特知道自己还是太过小看沪伊所设下的陷阱,因而中了伏,想必现在整个城里面都知道他的存在了。

想起还四散的弟兄,他一边急速奔驰窜往丰原府外,一边闪躲前方拦路的卫兵,百忙之中还抽空朝天空发出了道耀眼的红色光芒,警告着其他的小队员事迹败露要尽快的撤离。

此时的凯特已经无法顾及其他人是否能顺利的完成任务了,只要一想到那不可思议的,仿如跟真的一样令人分不清真假的“老人”,凯特不由的心急如焚。

面对拥有那种能力的沪伊,凯特现在不知道在这个陷阱当中,沪伊到底还有多少的手段没有使出来?其他的地方到底有没有类似的东西?

只要一想到这个,凯特就更着急了!

而就在凯特边急急撤出丰原府边急着通知其他人时,在小平房里面,那扇空白的墙壁终于完全打开来了。

从墙壁当中,走出了一个与刚刚凯特所见的老人一模一样的老人,看来他应该就是策画这一切的人,也是凯特此行的目标沪伊了。

沪伊捡起了地上的绿色水晶,冷笑道:“果然不是大力神王,是他手底下的人。看来,计画相当的顺利!”

说完,沪伊又看着屋顶上的破洞,相当怨毒的喃喃自语道:“跑吧!看看中了麻醉光的你可以跑多远?等你跑不动的时候,还不是乖乖的手到擒来,相信以你们为饵,他想不来也不行!”

如果妃雅也在这里的话,听到沪伊的话,想必她会惊觉,到头来她还是中了沪伊的算计,落入了沪伊的计谋中。

看来沪伊是故意要引起她的警觉,好让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以为沪伊的目标是在联军当中享有崇高地位,实力最强的大力神王。而自始至终,沪伊的目标本就不是大力神王,而是凯特等死神小队!

可叹的是,自以为已经看穿了沪伊阴谋的妃雅与凯特,却还是傻傻的一头钻进了沪伊的圈套当中。

拖着大量的追兵,凯特一头撞出了丰原府,在大街上到处乱撞。

冲出了丰原府之后,凯特这才惊觉到,不知何时,整个丰原城的街道上到处充满全副武装的士兵,凯特等于是一头撞进了他们的队伍当中。

但是奇怪的是,看到了凯特,街道上的士兵非但不上前围剿,反而拉开了他们与他之间的距离,只在远处不停的大呼小叫着。

凯特心中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他却不敢稍有停顿,趁机跃上了街道上的屋顶,避开底下大街上的拥挤士兵,认准了城外的方向直直往城外冲去。

已经无暇去隐藏身影的凯特很快就发现到,为什么这些士兵不攻击他了。

因为在屋顶上不断奔驰跳跃的他,赫然发现到,自己的手脚好像越来越不听使唤了,逐渐的失去了感觉,令原本应该是相当轻松跳跃的急行,变得好像速度越来越慢,也越来越困难。

陡然的,凯特想起了刚刚在屋中那道不知其意的绿光。

看来,就是那道绿光在作怪。

难怪街道上的士兵们不攻击他,反而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但是无论他跑到哪,士兵们就大呼小叫的。

原来,他们早知道他的身体已经逐渐的麻木起来,早晚会失去行动能力,难怪他们怎么也不肯近他的身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又是出自于沪伊的手笔,不与他对抗,只是藉由叫声来表明他的位置所在,任凭他失去行动自如的能力。

面对着不肯与自己对打的敌手,任凭他本领通天也是无可奈何的。

但是沪伊,你未免也太自大了,你以为凭我的能力,在完全没有受到阻拦的情况下,会无法冲出丰原城吗?

看着远处已经逐渐出现了丰原城城墙的黑影,凯特不由的暗自冷笑着。

只是,就在此时,心中冷笑的凯特忽然看到了远处,分成两边,接连升起了好几道的红色信号。

一看之下,凯特心中顿时大惊失色,他知道,沪伊的陷阱又启动了。

身为死神小队的队长,凯特当然是一看之下就可以看得出来,那几道红色信号的用意是什么?

一边是风组与水组所发出来的求救信号,表示他们急需支援。另外一边则是火组与土组回应风水两组的信号,表明了他们现在无力去支援他们。

停顿了一下以后,随即,两道金色的光芒分别从两组的所在地升空。

看到了这两道金光,凯特不由的心中一颤。

金光的用意他再清楚不过了,同时,也是凯特最不希望使用到的信号。

这道金色信号表示出,现在自己这一方情况已经是危急到不能再危急,甚至已经到达就算有人赶来也没有救了的地步。周围如果还有同伴的话,不用再过来,自己赶快找地方逃生去吧!

看到了这道等于是宣布自己死期的讯号,凯特浑身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了,他多么希望自己看错了。

身为死神小队怎么可能会遭遇到这种情况呢?

但是凯特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

抬头看了一下远处那已经相当巨大的幽暗城墙,他知道,自己如果奋力一搏的话,想要安全回到联军所在根本就不是问题,但是问题是,他能够照着兄弟们的信号所表示的那样,赶快找地方逃生去吗?

答案是——不能!

当日,在虎王坡上,头儿不曾弃大家而去,现在,身为队长的他也无法弃自己的弟兄而去,否则就算他逃得一命,那么他也无颜苟活了。

一咬牙,凯特狠狠的在自己的胸膛上用力的划上了一刀,鲜血顿时染遍了他的盔甲,借着强烈的疼痛,凯特唤回了自己的感觉,猛一转头,倒头往兄弟们的方向冲了过去。

既然要死,那么大家就一块死吧!死神小队没有丢下自己同伴而独自逃生的人!

同时,凯特在掉头的同时,一瞬间将自己身上所有携带的金色信号弹往空中发放,随即,又同时把所有携带的信号弹依序的发放着,藉此标示着自己所在的位置!

很显然的,其他人似乎也是存着相同的心思,也不断的发放着信号弹,标示着自己所在的位置。

最后,终于在丰原城中央塔旁的广场上,凯特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兄弟们,也看到了兄弟们背后那群紧跟不舍但是却又不肯靠近的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兵队!

而当凯特与所有人会合在一起的时候,从凯特来的方向,也同时传出了密杂的脚步声,人数绝对不会少于其他两面的兵队。

他们也随着凯特之后现身了,与其他两方的兵队会合在一起,将整个中央塔以及附近团团的包围住,将凯特等人围困在中间。

会合在一起以后,凯特等人随即察觉到,所有人的身上几乎全都带着伤口,还不停的冒着血。

只是这些伤口全都只有一两道而已,看来就像是自己弄上去的,所有人的遭遇已经不言可知了。

彼此互看一眼,又看了一下彼此身上的伤口,死神小队所有人,包括了凯特在内,不约而同的仰头大笑起来。

看来不愧是同一个出身,连刺激自己的方法也全都一样呀!

笑完了,凯特横目看向四下那密密麻麻包围住他们的商联所属兵队一眼,随即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杀气腾腾的说道:“兄弟们,准备好了吗?”

不约而同,所有人高呼道:“早就准备好了,就等队长你了!”

凯特忍不住绽放出他一贯的笑意:“那好,这是最后一场了,就让他们后悔惹上了我们死神小队吧!”

?啤??啤??品⒊隽艘涣??墓纸猩??郎裥《铀?械娜嗽谝凰布浠肷硖谄鹆肆钊说ê?牟?呐?疑逼??p

在这个时候,什么也不必说了,所有人都已经有了最佳的打算!

正如凯特刚刚所说的,死神镰刀小队岂能轻辱?就让大家用生命来让所有人知道,让他们后悔吧!

高高举起了手,然后重重的放下,凯特一马当先的大吼一声,往四周的兵队扑去,而其他人也没有比凯特慢上多少,几乎是奋不顾身的,一头闯进了那密密麻麻的兵队当中。

有力而坚定的一张一缩,位于右肩上那只像极了可爱的小狗般的青色小豹子,忽然诡异的化成了一道绿色的线条,直接顺着手臂投入了手掌心当中,化身成了一把足足快有一个人长、像鞭更像刀的青色超长细刀,被凯特给握住了。

一向以来,自从功力大成以后,鲜少拿出自己的幻兽武器的凯特在现在这个时候,终于展现出了他的专用武器了。

细长的刀尖随着凯特那猛烈的前扑之势,忽然绽放出了一道无色透明的空气之刃,往那拥挤在一起的兵队群中横扫而去。

仿佛在为自己的外号做最明确的注解一般,远长于一般长刀一倍以上的超长细刀,加上前端那令人防不可防的

无形气刃,再搭配上凯特灵活而猛烈的身影,拥挤的兵队此时真的是遭到了最严重的打击!

随着凯特的一挥,凡是在他面前五公尺以内的兵队,无论身上有无盔甲护身,有无武器阻扰,半径五公尺内之人物,皆顺着凯特的一挥之势,拦腰而断,无一幸免。

远远的望过去,仿佛就像是一个陷入了疯狂的人,挥舞着又长又利的大镰刀,在收割着所有的人命。

无论是那因为沾染了鲜血而使无形的气刃也泛出了清楚而深刻的圆弧红刃,抑或者是那拥有着锐利刀刃的青色镰柄,无非都说明着,为何当初,凯特会被人称之为风镰之来由。

当一向冷静而理智的凯特舍弃了冷静,抛开了理智,投入了对鲜血与战斗的狂热当中时,手持着宛如一把有着血镰青柄的大镰刀的凯特,绝绝对对是所有与他为敌者的最大恶梦。

没有人可以接近凯特身周五公尺之内,近乎疯狂,也像是喜悦着眼前那一株株形之为人的作物,像个技巧熟练至极的老农般,一大把一大把,大力的收割著名之为生命的果实,用以填满空虚的地狱谷仓!

完全无法忍受自己的同伴在眼前被那无形的刀刃所切割,几乎是战意全消的,所有的人全都惊恐的往四下逃窜。

无奈人群实在是太拥挤了,再怎样逃,却也逃不过那一次又一次,飞挥而来的透明气刃,只能无助的看着自己的鲜血,化成了下一个受害者恐惧的血镰红影。

很快的,凯特的身边已经充满着用尸体所铺设而成的残酷地板。

其他人没有凯特那样的功力,也没有凯特那样的精力,但即使身上的伤口已经压不住阵阵的麻痹感,但是死神小队的其他人依旧是不停的动着。

虽然已经失去了灵活,但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所有人也如同凯特那般,哪边的敌人最多便往哪边冲。

拖着有点迟疑的身体,拿出了醉大师精心打造的锐利神兵,鼓起了所有的力量,催动着体内所有能够催起的真气,刺激着手上深埋在指套里神之钻的强大能量,一次又一次的浴血奋战。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似乎是从头到尾,看起来相当精锐的兵队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还手,除了逃之外还是逃,完全没有人肯跟死神小队正面战斗。

是陷阱吗?

包含凯特在内的所有人心中,不由的藏着这么一个疑惑,难道这又是沪伊的另外一个陷阱?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包括凯特在内的所有人,早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因此也不去探究,只是一杀再杀,能够杀两个绝对不会只杀一个。

对于那阵阵惊恐的惨嚎声,意外的,似乎只能够激起凯特他们更强烈的杀机,压榨出最后的一分力量,将眼前会活动的物体全都歼灭!

不知道过了多久,由功力最弱的开始,死神小队的小队员一个接着一个的不支倒地,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拥挤的人潮给拖了出来,来到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现场、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死神小队杀戮自己手下的沪伊面前。

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那凄凉可怕的杀戮战场,沪伊似乎完全没有感觉。

他所在意的是,在他眼前,一个接着一个横卧于地,浑身动弹不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死神小队的小队员。

不知何时,场中只剩下功力最高的凯特一人,在追逐着越来越难追逐的兵队群了。

看着凯特那已经相当蹒跚的脚步,再也无刚刚的灵活与猛烈,谁都知道,凯特倒下也是迟早的事情。

终于,一个踉跄,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有踢到什么东西的凯特,砰的一声倒下了,倒在刚刚被他给拦腰而断的某一截尸体上。

几乎零距离的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死不瞑目而两眼怒张的苍白脸孔,凯特暗暗的苦笑一声,也该够本了!

心念一动,想要逆转真气自尽,但是没想到的是,不但全身宛如木石般没有任何的感觉因而无法行动,就连体内那向来灵活自如的真气也完全没有感觉。

罢了!看来自己连想要自裁的机会也没了!

体悟到这一点的凯特心里暗暗的叹口气,想来个眼不见为净,却发现他连闭眼的权力也没有了。

忽然,一阵清脆的掌声传入了凯特的耳朵当中。

“好!好!好!不愧是死神镰刀小队,中了能在一瞬间将人给完全麻痹的麻痹光竟然还能够跑到这里来,而且还杀了我这么多的手下,真的不愧是死神小队呀!”

轻轻的拍着手掌,沪伊完全无视于周围那群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对他敢怒不敢言的士兵们那怨毒的神色,缓缓的来到了凯特的面前。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