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八十七章 女王之怒

随着沪伊的来到,周围立即有两个看起来像是沪伊亲信的士兵很快的跑过来,将凯特给拉了起来,让他面对沪伊。

同时,其他的小队员也都有人照顾的被拉到凯特的面前,一起面对着沪伊那张充满着皱纹的脸。

无法压抑心中迁怒的恨意,望着动弹不得的凯特等人,沪伊忽然仰面大笑起来。

笑声当中充斥着无尽的怨毒,饶是凯特等人胆大包天悍不畏死,在这种完全处于下风的时刻,也听的他们心中一阵阵感到不妙。

忽然伸手拔出了旁边一个士兵的配剑,沪伊用力的往凯特大腿上一插!

虽然身上还有着兽幻铠的保护,但是因为此时凯特没有半点的真气护身,因此再坚硬的护铠也禁不起沪伊如此大力的一刺,霎时鲜血顿时从凯特的大腿上喷溅出来。

所幸凯特身上所受到的麻醉光不但取走了凯特等人的行动能力,甚至连感觉也都消失了。因此,明知现在自己的大腿上还插着一支亮晃晃的长剑,但是凯特脸色连变都没变。如果凯特此时还有能力可以变脸的话!

用力的将长剑一??纪?笸戎写探?ィ?σ亮成暇∈钦??纳币庥朐骱蓿骸爸沼冢?忝侨?悸淙肓宋业氖种辛税桑∥抑?滥闶撬?∧闶悄切∽拥紫氯?鲂《映ぶ?唬?壹堑媚憬锌?兀?遣皇茄剑 ?p

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因为嘴巴在讲话而停止,反而更用力的往凯特的大腿中刺了进去。

终于,在点出凯特的身分之后,沪伊也狠狠的用长剑在凯特的大腿上刺个对穿。

松手将长剑留在凯特的身上,沪伊看起来似乎是极度疲倦的往后退了几步,自然有一两个人马上迎上来扶住他。

挣开了旁人的扶持,沪伊再度来到了凯特的面前。

忽然又是一个伸手将凯特大腿上的长剑给拔了出来,然后又换成了另外一条腿,同样用尽了全力才把长剑给刺进凯特的大腿当中,然后又拔出来,然后又换成了手。

直到长剑在凯特身上四进四出,彻底将凯特的四肢给完全的废掉之后,沪伊这时才像是满意了一般,将长剑给丢在一旁,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了一颗不到半个拳头大的白色小圆球。

小白球一离开沪伊的怀中,便不断的闪耀着白色的光芒,笼罩在凯特以及其他人的身上,然后沪伊才又将小白球给收了回去,得意的看着凯特。

“我知道,你现在因为麻醉光的关系,所以无论我怎么伤你你都没有感觉,但是你放心,麻醉光的效果很快就会过去了,等会你就知道了!”

转过头来,沪伊对其他人说道:“来人!把这几个家伙的四肢全都给我废了,我倒要看看没有了行动能力的死神小队有多厉害!”

一声令下,几乎拉着其他队员的士兵,二话不说的拔出了自己的剑,也学着沪伊刚刚那样,在其他的小队员身上炮制出相同的伤口。

面对着此时自己以及其他兄弟们四肢被废的命运,也许是因为麻醉光的影响所致,所以凯特出奇的有种恍惚不真实的感觉,仿佛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只是比起了现在自己身落敌手四肢被废的命运,凯特所关心的是,沪伊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心里暗暗有个预感,沪伊将他们给擒住,绝对不会只是为了要废他们的四肢这么简单。尤其是在他看到了其他的兄弟们一个不少的被抓住以后,他更是如此的确信着,沪伊一定还有更深的用意在!

似乎是早已有所准备,沪伊很快的命人拿来了一支只三公尺高的铁柱来,就地的在地上打洞直立起来。

凯特还不清楚这铁柱到底要干什么时,就已经听到沪伊大喊道:“来人,把这些家伙给我吊上铁柱,我要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惨样!”

说着,凯特几乎是头一个,双手被人给绑在了一根从铁柱上端拉下来的粗大铁链上,恰到好处的调整之下,凯特整个人刚好被铁柱给高高吊了起来,两脚离地的悬浮在半空。脚下同时也挂上了一颗二十公斤重的大铁球。

而其他的人,也很快步入了凯特的后尘。

很快的,整个中央塔前面的空地上林立了八十七个铁柱,每一个铁柱上全都悬挂着一个浑身赤红染血、麻痹,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的死神小队。

在所有人都吊好了的同时,凯特忽然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原本木楞的眼角也不自觉的开始微微抽搐着,周围的死神小队也开始传出了闷哼声!

原来,正如沪伊所说的,他身上麻痹光的效用已经开始慢慢的减退了。

痛!痛!痛!

无尽的疼痛由轻而重,开始由凯特的四肢逐渐蔓延到全身,仿佛是每一?嫉纳窬?荚?群白牛?闹?毫寻愕耐纯啵??勺派窬??p

此时此刻,凯特宁愿还是刚刚那样的麻木比较好。

也不知道沪伊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此时恢复了知觉的凯特依旧觉得自己浑身无力,甚至连体内的真气依旧也像消失了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过,他总算还可以稍稍的转个头,看一下四周与他同样狼狈的兄弟们了。

看着其他人的样子,凯特忽然一阵悲哀涌上心头。

曾几何时,人人心目中最畏惧的死神小队,竟然会因为一个失误而落入了现在的这个窘境,甚至连求速死都不能,只能任人欺凌?

虽然身体上的非人疼痛让凯特几乎想要立即结束自己的性命,但是他却不由的感到忧心。

沪伊如此辛苦的将他们给擒住,废去四肢又吊在这里,到底有何居心?

他绝对不相信沪伊只是单纯的想要把他们给吊死而已!

无法肯定沪伊到底想要做什么的凯特,此时除了身体上的剧痛以外,心中更是万分的焦虑。

他心中隐隐有一个预感,他绝对不会喜欢沪伊要做的事情的。

等到所有人全都安排好了以后,沪伊似乎相当欣赏凯特等人狼狈的模样,站在众人的面前品头论足了一番之后,这才挥挥手。

一个站在沪伊身后不远处,打扮看起来像是沪伊副官的一个中年人,随即转头往后叫道:“带上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原本密密麻麻的队伍开始起了**。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正有一大群人往这个方向挤进来。

半晌,终于在另外一群士兵的戒护之下,一大群人出现在已经痛的天昏地暗的凯特等人面前!

看到了这一大群人,凯特等人瞬间脸色变的相当的惨白。因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今天晚上目标之一的亲友团。

在士兵的戒护之下,亲友团来到了沪伊的身边。

沪伊对着所有亲友团的长者微笑道:“各位!相信你们刚刚已经看到了,眼前这一群人士如何毫不犹豫的对着你们的幻影挥刀,现在你们愿意相信我的话了吧!联军压根就是想要取你们的性命的!”

听到沪伊对亲友团所说的话,凯特不由的眼前一黑。

他终于知道另外一边的弟兄们遇到了什么状况了,而很显然的,沪伊也想到了,甚至还将计就计摆了他们一道。

至此,凯特算是心灰意冷了,没想到他们从头到尾都被沪伊给利用了!

在听到了沪伊的话之后,亲友团的人不由恶狠狠的看着他们。

忽然,当中有人拿起了地上的碎石头,往凯特一丢:“可恶的家伙,我们与你们无冤无仇,你竟然这么狠心的想要杀害我们!”

不到拳头大的碎石头敲在凯特的脸上并未造成伤害,但是,那个老人的话却叫凯特心中百味杂陈,小小的石头却比大铁锤还要令凯特感到痛苦!

他无话可说,因为他们真的是抱着能救即救,不能救即杀的目的来到这里的!

只是,尽管明知在战争之下,任何的牺牲都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他们也有着这样的觉悟。

但是,看到了这么一大群七、八十岁白发苍苍的老人不断的捡起地上的东西丢着他们,脸上更是抱着明显的痛恶与憎恨的神情,凯特只觉得一阵心痛。

也许所有人都抱着与凯特相同的想法,因此,无论这群老人用什么东西砸他们,甚至最后还忍不住冲到他们面前对他们拳打脚踢,甚至还有用咬的,弄得身上的盔甲上面沾满了自己所流出来的鲜血,但是就是没有人吭声,默

默的忍受老人的拳打脚踢,而这也正是随后赶来的洪伯所见到的景象。

半夜里,明显的察觉到丰原城当中不断的传出喧闹声,当中还夹杂着各种烟火讯号不断的在空中绽放,担心凯特等人情况的妃雅,几乎忍不住的想要赶过去一探究竟。

幸好洪伯也同样不放心,因此强行将妃雅给劝下了之后,他才匆匆的飞到了丰原城上空。

来到丰原城之后,凭洪伯的能力,他很快就察觉到丰原城里面的异状,同时也发现到中央塔附近的状况,连忙的赶到中央塔。

谁知道来到中央塔的上空时,第一个见到的就是挤满了中央塔附近数也数不清的士兵,以及空旷无人站立处的那一大堆残骸断肢,令人难以想象刚刚到底发生多激烈的战斗!

再仔细一看,洪伯不由的肝胆俱裂。凯特等人竟然被人给活生生的吊在一根又一根的铁柱上面,而且,还有一大群七老八十的老人正不断对着凯特等人拳打脚踢,心里面第一个反应就是凯特等人已经不幸了。

这实在是不能够怪洪伯会如此想,实在是凯特等人现在就跟个死人没两样,浑身上下原本威风凛凛的兽幻铠如今早已经破破烂烂的,很难令人想象那幻兽是否还活着!

再加上他们个个又都是浑身血迹,也难怪会令洪伯如此想了。

看着下面那恍如是在鞭尸般的举动,洪伯只觉得心中的怒意与杀气不断的高涨起来,哪管底下“鞭尸”的人每个看起来都七老八十的。二话不说,随手发出了七、八颗流星往当中的人群给炸了下去,同时声如轰雷般的怒喝道:“住手!”

总算洪伯在盛怒之下还顾忌到怕会伤害到凯特等人的“尸身”,因此下手是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几个亲友团的老人被流星给砸中身亡之外,其他的人全都安然无恙。

否则,依照凯特等人现在的情况来说,恐怕洪伯这七、八颗流星砸下来,他们可真的会成为尸体!

而底下原本正在愤怒凯特等人竟然想要杀害自己的亲友团,在忽然看到七、八颗流星飞下来砸死了几个人,又听到了洪伯那声大喝,不由的全被吓了一大跳,惊叫的不断往后退,乱七八糟的涌入了士兵当中。

对他们而言,在亲眼看到死神小队毫不犹豫的对他们的幻影一刀砍下的时候,这些原本强迫把他们带来,又逼他们上城墙用人情打动联军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不要攻城,拿他们的老命当挡箭牌的新商盟士兵,已经悄悄的在他们心中转变成了他们的守护神了。

因此,遇到这轰雷般的声音还有会打死人的流星时,他们自然而然的跑进了他们当中寻求保护了。

看着底下乱成一片的士兵以及亲友团,此时的洪伯真的是杀气滔天。

浑身雄厚的帝王真气,因为他激动的情绪而绽放出了强烈的黄色光辉笼罩在全身,几乎把洪伯变成了一个黄铜所铸的铁人般,无数颗闪耀的黄色流星不断的在洪伯的周身急速的飞翔着,看来洪伯已经是真的动了大怒了。

就在这时,底下忽然有一句话传进了洪伯的耳朵中,顿时叫洪伯为之一楞,身上的黄光与流星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大力神王,如果你还要他们的命的话,就不要轻举妄动!”

洪伯眼光不由的凝聚在现场里唯一一个完全无惧于他威势的老人——沪伊的身上。

同时,沪伊虽然是口出威胁,但是在知道凯特等人还没死的情况下,他不由的心中一阵兴奋。

仔细的打量一下凯特等人,果然发现到他们虽然看起来像个死人,但是身体还微微颤动。这一发现,顿时叫洪伯心里高兴的无法形容。无论如何,只要人没死,一切都还有希望。

同时就在洪伯打量凯特等人的状况时,沪伊已经趁机叫人将剑架在凯特等人的身上了,以免洪伯会出来抢救凯特他们。

其实沪伊也小看了洪伯,以洪伯堂堂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凯特等人现在早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光凭他一个人根本就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当中,一口气把他们救出来。

何况,眼前的情势也摆明了沪伊是要借着凯特等人达到他某种要胁的目的,因此洪伯也就任由沪伊等人把剑给架在凯特等人的身上了。

缓缓的降到了沪伊的面前,此时完全展露自己神王威仪的洪伯,足不沾地悬浮在三十公分高的地面上,面目阴沈的面对着沪伊。

在沪伊两边的人早已经被洪伯的样子给吓到了,不由自主的垂下头来不敢正视洪伯的眼光。

反而是沪伊这个现在没有半点力量的衰老老人,竟然无视于洪伯的视线,恶狠狠的与洪伯对视着。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想浪费时间,洪伯直接挑明,声若洪钟的直接询问着眼前这个让他第一眼看到就相当讨厌的沪伊。

狠毒的一笑,沪伊看了一下凯特等人,然后才道:“我要求你们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亚?那个小子,我等他半个月,半个月之后他如果没有来的话,那么我就会把这些家伙的尸体送回去给你们!”

沪伊此话一出,不但是洪伯一楞,就连沪伊身边的手下也是大楞。

虽然说他们并不清楚沪伊的计画细节到底为何,但是对死神小队的威名他们可是如雷贯耳,更何况现在就连传说中的神人大力神王也现身,可以见得死神小队的身价不凡。

但是手中掌握了身价如此不凡的死神小队的沪伊,竟然只是要大力神王通知一个名不见经传叫什么亚?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照道理来说,应该是要求对方退兵才是正理呀!

身为沪伊的手下,他们不由的百思不解,沪伊身旁的副官忍不住的叫道:“大人!”

沪伊两眼一睁,忽然伸手一扬,只见一道绿光射出,当场把那个副官给打的往后滚了好几圈。

沪伊冷声道:“怀疑我的话吗?”

洪伯这下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了,沪伊怎么会忽然要他通知亚??

“然后洪伯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凯特他们落入敌手跑回来?”铁青着脸,妃雅似乎相当愤怒的望着刚刚说完的洪伯。

苦笑的点点头,洪伯道:“沪伊那家伙交给了我这个绿色的球之后,跟我说了用法之后,我想起了今天早上还要发动总攻击,所以这才急忙的赶回来!”

听完洪伯所说的以后,再对照之前的推论,妃雅整个人全都呆住了。她竟然从头到尾都落入了沪伊的计算当中呢!

“都是我,要不是我自作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话,凯特他们现在也不会身陷险境,全都怪我!

“如果凯特他们有个什么意外,我怎么对得起亚??”忽然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头,妃雅无比自责的喃喃自语起来。

看到妃雅这个样子,洪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虽然说谋略并非是他的长项,但是凭着他所知的亚?与沪伊之间的事情来看,也知道沪伊根本从头到尾的目标都是在亚?身上!

而妃雅的样子也实在令洪伯相当的担心,但是也不知道该从何安慰起,不由的担心叫道:“妃雅!”

“妃雅,这不是你的错!”

随着洪伯的声音,另外一个低沈浑厚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是盖赤的声音!

已经跟其他人在门口听完洪伯所说的事情经过之后,瞧见妃雅自责的模样,盖赤也出声了。

慢慢的走到妃雅的身边,盖赤安慰道:“妃雅,这并不是你的错,错在于我们太过高估沪伊这个人了。”

抬起头来,睁着一双已经带着水雾的红色双眸,妃雅瞧着盖赤。

看到妃雅的模样,盖赤不由的暗暗一叹。再怎么说,妃雅到底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将这重担压在她的肩上也的确是苦了她。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盖赤肯定的对妃雅露个微笑道:“妃雅,你真的没有错,事实上,昨天晚上你的推论真的一点错误都没有,甚至比我们这几个打混了大半辈子的人还要来的敏锐,而且还能够发现我们所没有发现到的疑点。老实说,论聪明才智,你已经比我们几个老家伙要强得多了!”

一旁的吉尔大公以及升日楼主也不约而同的点头附和着盖赤的话。

事实上,昨天晚上他们真的是心服口服,况且这几年来,妃雅的表现他们也是看在眼里,因此,现在看到妃雅如此难过,他们也不好受,也想出言安慰妃雅,只是被盖赤抢先一步而已。

“但是,我却害的凯特他们身陷险境!”妃雅喃喃道,心中的结还是无法解开。

盖赤叹了一口气:“妃雅,我想包括你我以及在场的所有人在内,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了!”

“什么事?”

洪伯立即询问起来,不忍看到妃雅如此自责的模样,只要能够引开妃雅的注意力,要他干什么都行!

“其实无论怎么看,妃雅你的猜测并没有错,一切也都合情合理,也找不到任何的缺点,甚至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没办法像妃雅你那么精准的一眼看出了沪伊的企图!”

也不管妃雅有没有在听,洪伯一发问,盖赤立即从善如流的说了起来。

“但是我们都忽略了一点,就是把沪伊投靠基列的行动误认为沪伊就是基列那方的人,因此,无论沪伊的任何所作所为,我们都是以沪伊是属于新商盟的观点来看待的!”

吉尔大公一听到盖赤这么一说,连忙询问道:“盖赤兄,你的意思是?”

盖赤脸色有点凝重道:“我想,这个沪伊所谓的投靠,毋宁说是沪伊与基列达成了某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协议。而这个协议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说要除掉亚?吧!”

升日楼主也问了:“盖赤兄,此话怎讲?”

盖赤回答道:“正如同我们都晓得,在基列的背后有着‘它们’的存在,而基列他们也都晓得,我们其实也都跟亚?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而偏偏照目前的情势看起

来,亚?才是他们真正最忌讳的。正好,这时候最怨恨亚?、甚至怨恨亚?一家人的沪伊出现了。

“无论沪伊是用什么方法与‘它们’联系上,甚至说服它们,总之,沪伊跟它们肯定是一拍两相合,有了共识,企图要对亚?不利。所以沪伊所谓的投靠基列,恐怕只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而已,至于基列的新商盟,则根本不在沪伊的心上。”

说到这里,大家全都懂了,也相当清楚了。

正确来说,妃雅所做的各种推论根本就没有错误。

但是,妃雅却错了一点,她错的是她对于人性的估计,也错估了沪伊对亚?的怨恨,自始至终,沪伊压根就没有想要帮助基列,基列的死活根本就不被他放在心上。

他所在意的是身在远方的亚?,甚至他一切的计谋,不管是丰原城的亲友团,不管是误导他们以为他的目标是洪伯而引诱凯特他们前来,进而将凯特他们给全都活捉起来,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绕着亚?转!

而沪伊的想法也不言可知了,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他一定还设计了更加狠毒的陷阱等着他们通知亚?之后,好让亚?一脚踩进去。

尤其是对凯特等人的实力,在场的众人可以说是知之甚详。而凭着凯特等人的实力竟然落到那样狼狈的被沪伊给生擒,再想到沪伊对于亚?的仇恨,光是想到这,众人不由的不寒而栗起来。

妃雅忽然抬起头来,仿佛已经恢复了冷静,道:“这件事情,不可以通知亚?.盖赤伯伯,请你立即集合所有人,原订总攻击的命令继续执行!”

众人大楞,盖赤正想要说什么,忽然从帅帐的门口匆匆忙忙的冲进来了两个人影,大嚷道:“大事不好了!”

众人更是一呆,看清楚这两个冲进来的人正是被排拒在政治核心之外的帝卓与朗尼,大声嚷嚷的人正是朗尼。

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帅帐里面的低气压,朗尼一跑进来,立即结结巴巴道:“联主,外面、外面闹起来了!”

未等心情糟透了的妃雅说话,最靠近朗尼的升日楼主,已经先伸手扶住了看起来像是摇摇欲坠的朗尼瘦小的身子,温言道:“朗尼长老,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

吞了吞口水,大概是升日楼主的温言起了作用,朗尼定了定神之后,说话总算不再结巴的道:“外面,丰原城

里面不知道怎么的,刚刚忽然放出了两、三千个亲友团的人,往我们的驻地过来,已经跟我们的士兵接触了。“

众人听到朗尼这样一说,不由互望一眼,心中隐隐感到不祥。

“那些亲友团告诉我们的士兵说,昨天晚上,联主派了一大群人前往丰原城里面想要把他们全都给杀掉,免得他们阻碍了联主收回丰原城!他们还亲眼看到大力神王企图要救那些人,但是被城里面的人给打退了!”

“什么!”听到了朗尼的话,整个帅帐里面的所有人全都脸色一呆,随即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

又听到朗尼继续道:“现在,整个联军的部队全都乱了套,底下的人全都吵着要联主出去给他们一个公道,竟然想要杀害他们的亲人尊长,还骗他们说派人去保护他们,原来是要杀害他们。如果联主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话,他们就要集体投往新商盟那边!”

听到朗尼这么一说,所有人的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原来他们还是低估了沪伊了,竟然意图一箭多雕,不但将他们最有战力的死神小队擒住,意图引来亚?好报仇,而且还借机让亲友团散布谣言,或者是事实,好让底

下的部队离心离德,更甚,竟然还借机重重打击洪伯大力神王的威信。

更甚的是,尽管明知这并非事实,但是今天早上洪伯匆匆忙忙的由丰原城回来,神色紧张是众所皆见的,让他们就算想要辩解更是无从辩解起,反而落了士兵的口实。

“他们还说??”看着众人相当难看的脸色,朗尼犹豫着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铁青着脸,妃雅打个手势要朗尼继续说下去。

朗尼只好继续的说道:“他们还说,现在城里的主事者要他们传话说,说什么如果在期限内,没有通知他的话,他没有来的话,他绝对不会手软的。还有说什么如果在这段期间内我们联军发动攻势的话,那么每发动一次攻势,他就会杀掉一百个亲友团与那些人中的五个人。反正他那边人很多,也不知道主事者要他们传这些话干什么?”

盖赤忍不住头痛的一拍头,喃喃道:“完了,连这个他都想到,这下该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要通知亚??”

朗尼与一旁的帝卓不由的一楞,亚?是谁?

不过现在可不是询问的好时机,帝卓开口道:“联主,现在的情况怎么处理?”

妃雅闭上了眼睛,外表看起来像是在思考。其他的人也都以为妃雅正在思考。

实际上,妃雅现在心中除了一片混乱之外,什么事情也无法想,太多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全部都挤在一起发生,令妃雅措手不及。

深深的呼吸了好几下,不管耳边所听到的、或是从帅帐外所传进来越来越大声的喧哗,妃雅终于勉强的定下了心。

想及凯特等人现在还急需要人救援,妃雅不由的暗暗一咬牙,她决定了!

睁开一双几乎完全让人瞧不出任何感情来的眼睛,妃雅淡淡道:“盖赤伯伯,请你现在立即率领精兵团的人员,马上将那些由城里面放出来的亲友团给‘请’到空置营区去,如有不从者,一律视同奸细处置,格杀勿论!”

盖赤一楞,随即点点头。

虽然这样做有点对不起那些刚出虎口的老人家,但是这的确是唯一可以迅速遏止军心涣散的办法。不过盖赤显然还是担心的太早了点。

“吉尔大公,请你派遣你手下支部的人员担任止谣者,凡是底下有人再谈论这件事情者,一律严惩不怠!”

就在盖赤还在思考时,妃雅已经转头对着一旁的吉尔大公这么说起来。

吉尔大公一楞,随即点点头,又听到妃雅补充道:“凡是屡劝不听者,大公,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

吉尔大公这下真的楞住了,妃雅这话不等于是要发布禁言令吗?这怎么可以!

面目阴沈的妃雅脸色冷森的望着吉尔大公,看的吉尔大公不由的心中一阵发毛。感觉上,令他不由的想起了当日见到亚?时的情景,出奇的,吉尔大公竟然将亚?冷酷的面貌与现在妃雅冰霜的容貌结合在一起了。

当然,除了吉尔大公以外,所有人也同样被妃雅的命令给吓到了。所有人的心中同时泛起了一个念头,到底妃雅知不知道她现在在说什么?

底下的战士可是佣兵而不是士兵呀!怎么可能用上这种强制高压的手段呢!难道妃雅不怕引起底下的强烈反弹吗?

冷冷的看着所有人惊愕的表情,妃雅对于他们心中的所思所想一目了然。

完全不带人味的冷冷一笑:“我已经受够了这种状况了,因为体恤下属所以任由毫无战力的亲友团阻挡了我们这么久,因为不可以强制命令所以我们无法有效的执行各种命令。从今天起,如有人不执行命令者,杀?无?赦!”

听到这句话之后,所有人猛然一震,不约而同被妃雅话语当中那种决断无情的杀意,给吓了一大跳。

还来不及反应时,妃雅又说道:“洪伯!”

本能的应了一声,原本低头沈思的洪伯随即看向了妃雅。

望着洪伯,妃雅一字一句的说道:“洪伯,我希望你能够担任我方的督战官,凡是有任何人违反军令者,格杀勿论!

“另外,通知北斗,要他们以最快的时间联络上亚?,告诉他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同时把这个圆球交给他!”说着,妃雅将手中的圆球抛给了洪伯,喃喃自语道:“既然沪伊想要见银月恶魔,那么,我就让他见他吧!”

紧接着,又大声道:“通令下去,全军休整,亚?来到之时即为我军攻城之日!”说完,妃雅不理会呆若木鸡的众人,起身转头走回她自己的房间。

望着妃雅消失的背影,所有人不由的一阵胆战心惊。

以往,虽然说妃雅在外人的面前一向不苟言笑而博得了一个冰火女王的称号,但是在他们这几个长辈的面前,却向来谈笑晏晏,丝毫令他们感受不到有任何的寒意。

但是此时,他们却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妃雅语气当中那种冰冷之情,仿佛在此时,她真的化身成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冰心女王。

在她的眼中,不再有亲疏之别,有的就只有是否可以利用的价值。光看她对洪伯的态度,根本上,已经不把洪伯给当成了以前的洪伯了,而是把洪伯给当成了大力神王来看待。

让大陆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当一个可以先斩后奏的督战官,恐怕还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去反抗洪伯的力量吧!

再看她刚刚的自言自语,什么沪伊想要见银月恶魔,她就让他见?

只要一想到如果让亚?知道自己钟爱的死神小队现在的情况,众人不由的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而且,听起来的感觉,妃雅好像把银月恶魔与她的爱侣亚?之间,划上了一个不等号。

银月恶魔是银月恶魔,她是利用银月恶魔来攻占丰原城,至于银月恶魔的名字叫亚?,身分是她的爱侣这一点,她好像根本就没有考虑到的样子。

一想到这,所有人忍不住又往妃雅房间的方向望去。

仿佛是在看,这个妃雅跟以前的妃雅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忽然,包括帅帐内的盖赤、升日、吉尔、帝卓、朗尼等核心长老,帅帐外的精兵团,甚至是范围阔达周围三公里半径之内,所有人全都感觉到一阵难以言语,恍如实质般的强大压迫感压在身上、心上,叫人不得动弹也无法出声,而压力的来源——在盖赤等人惊骇的注视下,洪伯,不!应该说看起来仿佛有丈二般高的大力神王缓缓的站了起来,转头看了看一脸惊骇的盖赤众人,随即面向妃雅的房间,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下,忽然向妃雅的房间方向点了点头,声若洪钟道:“大力神王遵命!”

一瞬间,盖赤等人如遭雷击,同时心中恍然大悟,他们终于领悟到了,妃雅已经真的铁了心,想要排除佣兵那单兵战斗能力虽强、但团体战力却差、甚至有时还会出现抗命的陋习,决心把这二十万大军建立成一个团体,而不再是一盘散沙了。

所以,最了解妃雅的洪伯才会在这时,收起了对妃雅那种长辈式的关爱,转而换之,提供给妃雅的是大力神王那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强横力量为助力,这正是洪伯对于妃雅毫无异议的支援表现。

看来,沪伊的诡计不但让妃雅的冰心浮现,就连洪伯这个自从加入联军以来,向来韬光隐晦、甚少出手的大力神王也真的发怒了。

大力神王加上冰火女王,还有另外那个虽不在场、但是如果出现肯定杀意滔天的银月恶魔。有这三个人在,沪伊的诡计恐怕不会那么顺利的!

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心中泛起了这么一个想法来。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