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5章 美女不是那么好泡的

5章 美女不是那么好泡的

这下我彻底没事做了,神仙难救,妖jīng难帮了。我只好交卷了事。

结局当然很狗血了,你大概用屁股都能想到了——我居然考了个六十分。那抄到的东西正好值六十分,难道“杯炊”和“成功”是近义词?

“感谢CCTV、CCAV……感谢NBA、MBA、FBI……”说实话我要感谢千里眼,每天就等着他附身,我好表达我诚挚的谢意。可他就是不肯出现,我酝酿了许久的谢辞居然烂在了肚子里。

好吧,他不出现代表他不必出现了,不必出现意味着我不需要他的帮助了。对啊,做人要靠自己,从小老师没跟你说啊。我那天交完卷出教室,就开始思考除了人生以外的另一个复杂的命题——我的眼睛到底能看多远。譬如我能不能看到女生宿舍楼——某一张小**躺着的那位美女——喜欢左腿压在右腿上呢,还是喜欢右腿压在左腿上。如果压累了,她分开双腿的角度是30度呢还是30又1/2度呢?于是我极目远眺,居然正好有一位肉肉的恐龙也在极目远眺,买疙瘩,算我没看行吗?

太扯了吧,现在服务行业竞争激烈,象我这样的极品不是说附体就能附体的,也不问问我对服务的评价就闪了,太不尽职了。如果按1是“满意”,按2是“比较满意”,按3是“不满意”的话,我肯定按4——“不算,重来”……

当微积分以一分都不浪费的状态,顺利通过的消息如chūn风般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我就想作一首诗。……算了,先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我最亲爱的饭票吧。

我颠颠地请郭心美晚上吃大餐,顺带提醒她别忘了带钱包。

我们不经常吃西餐,为了证明自己的眼光,我选了在学校里经常听人提起的餐厅。经常被提到的不是它美味的食物,而是昂贵的价格。

法式焗蜗牛,意式冰琪琳,英式黑椒牛排,美式橄榄球……我大快朵颐,而郭心美始终笑盈盈地看着我,对任何美味都只是浅尝辄止。我真想发自肺腑地对她说一句:“别这么淑女行吗?”真的,每次看到她对我这么一往情深的样子,一种罪恶感就会油然而生。如果这种感觉我还有的话。

为了避开她热切的视线,我边嚼牛排边四处扫视。我发四,我没有任何专门的目的,譬如看美女什么的……等等,在我左前方第三排的位置,这位置好象在书里经常出现,这顺路路顺小白的想象力可真够“广阔”的,我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在头顶绾了一个髻,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留了一小撮在外面,在头顶上一飘一飘的,生生把个清纯美女转变得xìng感妖娆起来。

你没猜错,要说我现在最熟悉的发型就是这种了,因为在微积分考试那次,我足足盯着这个后脑勺看了半个小时。哇塞,我总算想明白了,怪不得听到我那个chūn风般的消息后没有完全High起来呢,原来是缺少了一个正确的共同庆祝的人。

对,找借口。先得找个借口离开现在这张桌子。我承认我知道的真理不多,但现在这条肯定算一条:想要离开吃饭的地方,肯定是去一个跟吃饭完全不搭的地方——洗手间。我心安理得地站了起来,好在这女孩坐在郭心美后背的方向上,这就给了我巨大的发挥空间。

我熟练地经过她身边,很老套地把她放在离桌边还有足足七公分的餐巾纸生生地挤到了地上,我真佩服我自己的能力。“对不起”,我恭恭敬敬地捡了起来:“不好意思,把您的餐巾纸弄脏了。”她只是微微地抬了一下头:“没关系。”然后继续吃她的甜点。

“要不……你用我的手绢吧。”我可真够反应快的,我当然知道我从来不带手帕,我左边翻翻,右边找找,我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她这时已经抬起了头,认真地看着我。

买嘎得,美女,绝对是美女,别用板砖拍我,我自己来。真的,不骗你,真的是美女。

头发被高高地盘在头顶,乌黑浓密,当餐厅的灯光照在上面的时候会反shè出迷人的光线。弯弯的细细的眉毛。眼晴顾盼生辉,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上翘着,随着眼睛的眨动,好象连眉毛也在俏皮地跟你说着话。挺直而不失圆润的鼻梁,微微上翘的嘴唇赋予这张完美的脸以生动的气息。肤sè正好,即没有黄种人的腊黄,也没有白种人的苍白。

坐到桌前,她的胸部正好超过桌面,微敞的低胸连衣裙不但没有遮住丰满的胸部,反而似乎是在招呼别人注意这深深的rǔ沟。时间紧迫,我无暇欣赏这个离自己咫尺之遥的美丽尤物,但还是在尽量掩饰的情况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额滴神啊!

“不好意思,我今天没带手帕……我好象认识你?”

“你都是这么跟女孩搭讪的吗?”美女有些轻蔑道。

“真的,我是认识你的,你也是燕京大学的吧?”

“……”她不置可否。

“我还知道你是经济系的。”

她依然用一种毫无表情的神态看着我,我了个去,这种女生最难对付了。脸上就象写着一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她们眼里,一切自动搭上来的男生都是小儿科。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

“不必了,我没兴趣。”

不用这样吧,不打击我你会死啊。幸亏那天我被车撞过之后,脑袋又被门挤过,所以我还在坚持着。不过这回我有了出奇制胜的一招:“你那天考微积分结欠考试了吧?”

她尽管没开口,不过我确定她已经产生好奇心了,好奇害死猫,同样可以害死美女的。

“你的名字叫林云儿。”我当然知道,考卷都摊在我面前了。

她居然还没说话,但是当我试探xìng地靠近她对面的座位的时候,她没有任何驱逐我的意思,这就足够了。我并没有想坐下来,为什么?现在坐下来是不是等着郭心美来揪耳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