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章 赌档风云

6章 赌档风云

“这次你微积分考了多少分啊?我算算,至少七十吧?”她有点欲言又止了,太好了,只要她一开口,就等于练童子功的被女人轮了,开银行的被贼掂记了。

“没有七十也有六十吧?……难道你又不及格?”怎么样,我厉害吧,我抄了她一半的考卷也能得六十,她怎么可能不及格,这就叫“扯”,不扯哪来的“蛋”啊。

“你说呢?”她惜字如命地从牙缝里迸出三个字。耶,铁布衫的气门破了。

“其实,我知道你肯定是满分。因为那天我看着你交卷的,你刚一做完就交卷了,连正面都没检查一遍。”

“你居然观察得那么仔细,你当时也在考试吧,坐在哪儿?”看到没,气门破了,就好办了。

“我坐在最后一排。”

林云儿当然要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幸亏我还没说我抄她的考卷呢:“不可能,你居然看得这么清楚。”

这时我突然发现郭心美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开始四处扫视,我开始着急起来。立刻打断林云儿:“很高兴见到你,明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我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这么老土的邀约。

“对不起,我吃饱了。”

“我是说明天……”

“有的晚餐吃一顿就把我明天的胃口也打倒了。”林云儿用一种轻蔑得想让我找地洞钻的神情盯着我。我了个去,需要这么拽吗?不就是个美女吗,我指着林云儿的妈发誓,一定把她女儿泡到手。

“那我请你看电影。”不用你提醒,我再抽一嘴巴。

“切,无聊。”

郭心美的扫描仪已经开始向她身后转过来,我连忙装了个绅士脸,摞下最后一句“我们有空再聊吧,我有急事。”然后一转身就向洗手间奔去。这个举动倒让林mm有点愕然。我自我安慰道:要的就是这与众不同的效果……

第二天下午没课,我去一家电台做了半天的导播。这是我养活自己的工作之一,半天下来能挣个六十来块钱。回家的路上,一处小地摊吸引了我的视线。旁边围了一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你知道的,我这人口味偏咸,所以家里的酱油用得快,“拎着瓶子”就过去了。我一米七五的身高不算太高,不过在那些老头老太的堆里挤个头进去还是不费劲的。

原来是一个小赌档,我说呢,这路口也不是练摊的地方啊。国人好赌,所以这种赌档倒是不拘地段,随便在哪儿摆都有人围观。

地上一块白布,中间位置用毛笔醮黑漆画了一个圈,圈里画着一个财神的样貌。别白痴了,中间写个“赌”字——你以为这是大宋朝啊。你怕天朝的警察找不到你的证据是不?然后布上放着三只小茶杯,没把的那种,倒扣着。老板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梳个大背头,油光锃亮的,穿着一件长衫,袖口大大的,稍稍挽起,跟说书说相声的人一个打扮。

只见他运手如飞,三个杯子被他在白布上不停地交差换位,看得我眼花缭乱的。接着他双手一拱:“各位乡亲父老,赌能怡神养颜。所谓小赌怡情,大赌怡神。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靠,凭他那张嘴,就差说不跟他赌的根本不是人生爹娘养的了。

旁边一七十多岁的老头,穿件老式褂子,满头银发兀自在风中摇曳。他抖抖豁豁地在中间的茶杯前画着的方框里放下了一百块钱,满头冒汗,双眼却放出异样的光彩。旁边还有一中年妇女,在右边茶杯前放上了两百块钱。于是又有几个人跟他们下注,有的放在老头那里,有的跟那个妇女。最左边的杯子前没有人下。

只见老板口中念念有词:“要下赶快,还有要下的吗?买定离手,买定离手……”然后,大家紧张的盯住了地上三个茶杯。老板很有心计地先把左边那只没人下注的杯子翻开,果然空空如也。大伙儿松了口气。

老板接着把中间老头押的那只杯子翻开,还是没有。老板唉声叹气道:“唉,这下我又输惨了。”既然中间也没有,那么大家都明白骰子肯定在右边了。押中间的钱只有五百块,而跟着妇女下注的右边杯子前有八百块。这就意味着老板把中间的钱赢过来还要倒贴三百给右边的人。

大伙儿有的喊倒霉,有的兴高采烈。这时只听见那个老头一声长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这下我可怎么办啊?这可是我给老婆看病的钱啊,我可怎么办啊?我刚从街道领的低保金啊,这下全完了。”

有好事的问他到底输了多少,他哭着道:“一千三百块啊,我和我老婆两个人的低保金都在这里了啊。我可怎么活啊!”他说完,竟然拉住了老板的裤腿,抽噎道:“老板,您就行行好,把钱还给我吧,我真地活不下去了,求求您了。”

老板把挽起的袖子往下一掳,两袖一甩,就象唱戏的甩水袖一般:“这话说的,老实说,我今天运气也不好,输了三千多了。没办法,愿赌服输吗?你赔了钱就找我要,我赔了找谁要去啊!”

刚才那个带头下注的妇女也过来解劝,老板一脱身,开始卷地摊准备走人了。这时突然一个标准普通话响起:“等一等,我来跟你赌一把。”

我了个去,这句话立刻劲爆全场,尤其对我,几乎是致命一击。我这人虽不算耳聪目明,但唯有一个优点——对美女的声音过耳不忘。更何况这声音昨天晚上还是我梦中的天籁呢!

没错,各位看官,我知道狗血,别打脸,别打脸,就是那个林云儿。她可能早就站在这儿了,只不过不想挤在人堆里,所以站得比较远,我没注意到。没想到美女还好这一口,我要是周润发该多好,那要完成我对她妈妈的四言不就简单了吗?

老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他老江湖了,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兔子了:“今儿个手气背,明日请早吧。”狗屁,明天,明天到钓鱼岛去找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