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7章 林mm大战黑老板

7章 林MM大战黑老板

我正想开口帮衬美女两句,旁边几个也输钱的人已经早我一脚开始起哄了:“别走啊。”“小赌怡情,大赌怡神。”“开赌档还分星期几啊?”……

老板的脸涨得象猪肝一样紫,他心里也明白今天要是不赌,怕是走不了了。只好硬着头皮蹲了下来,把白布再次摊开。

林云儿站在他对面。今天她穿的是一条超短裙,上身是大v领的白衬衫。典型的职业ol套装。她要是蹲下来,那站着的人肯定可以看到那条胸前的深沟。所以出于自我保护,没蹲。但她的裙子又很短,旁边几个二流子已经蹲了下来,并且悄悄地向她屁股后面挪过来,想要一探裙底风光。我立刻发觉了,我的妞,不许看,我一个凌波微步,先一脚站到了她的身后。但是人太挤,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丰臀。她立刻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

“我……”我根本无从解释,只好尴尬地笑笑:“我来帮你。”

“切,我说过要你帮了吗?自作多情。”旁边几个二流子原本就对我霸占了他们的观光点切齿痛恨,听到这句,不免一阵哄笑。没事,我脸皮厚,我忍,我再忍——我咬牙切齿,脸上依然陪着笑脸。

_____林云儿的第一回合全是空的______

林云儿转过头:“开始吧。”

老板很不情愿地把一颗骰子放在一只杯子下面,然后左右翻飞,极尽腾挪。最后手一摊:“请吧。”

林云儿摸了一下手提包,翻了一遍,从里面拿出五百块扔在中间那只茶杯前。出手够阔的,难道我喜欢的妞都是有钱人?好吧,我不反对嫁给富婆,只要感情深,一切都不是问题真的,我没骗你们,又打我……

老板嘿嘿一声冷笑,准备开了。

“慢着,我自己来。”这回她终于蹲了下来,我立刻把看沟沟的最佳视角位置占住,我真地只是想保护她……

老板愣住了,不过他很快缓过神来:“行。反正就你一个人下注,随你。”

林云儿出人意料地先把左边的茶杯翻开,里面空空如也。老板这下傻眼了,但他又不好说什么。她又把右边那只茶杯翻开,里面还是空的:“给钱吧。”她朝着老板手一伸。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三只茶杯都是空的了,老板想让哪只赢钱,只要把另外两只翻开,就表示剩下的那只赢了。这样的话,要谁赢,要谁输还不都在他的掌握之下。林云儿一准看出来了,她这是来揭老板的猫腻来了。

那人家也不是傻瓜啊,那些输钱的人难道不会想看看剩下的那只茶杯下到底有没有骰子吗?我想通了,只有一个解释,那些下注的人里面有老板的托。那个妇女八成就是。估计还有几个呢。他们往一个方向下,看上去老板总是赢得少,赔得多,也就没有人怀疑老板做手脚了。再说了,就凭老板练出来这点身手,就算你让他开,他也肯定能在翻开的一瞬间把骰子放进去。刘谦能做到,别人也能做到。就象刘谦有托,老板也能有托一样。

林云儿看来早就想通了,所以她要求自己来开,而且把另外两只打开。老板总不能直说中间那个也没有吧,他要是这么说,那就是真的欠扁了。

老板这下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秀好手气,我甘拜下风,今儿个安吧您。”

“不行,我再赌一把就结束。这回我赌得也不多,只赌八百。”

我又明白了,八百+五百=一千三百。她这分明是帮那老头翻本来了。原来她不是好这一口,而是争做见义勇为青年啊!我对她的崇敬之心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我更爱她了,除了她妈,我还要向她的老爸发四,我要把他女儿泡到手。

______林云儿的第二回合全是实的______

老板战战兢兢地摆好摊子,一副等着输钱的样子。我看他肯定已经没辙了,准备息事宁人了。而我已经开始设计这一切结束之后,我该如何利用今天的邂逅……

林云儿故伎重施,她还是押在当中,然后轻轻地把左边的茶杯翻开……

“呀……”周围的人一声惊叹,林云儿拿着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瞠目结舌。要是她这双美丽的大眼睛看我的时候有这么专注那就好了。我一直盯着她在看,这时候才顺着她的视线转向白布,居然!居然左边的杯子下面真有一颗骰子。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就见老板连着把中间和右边的杯子一一翻开,下面空空如也。我崩溃了,林mm上一次的方法居然不灵了。我也不是傻瓜,一下子想明白了。要我是老板,我知道你这种开杯子的方法,我就干脆在每只杯子下面放上一个骰子,你不是喜欢开旁边的杯子吗,我就给你。然后我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另外两个杯子翻开,边翻我边把骰子偷走。反正刘谦能偷得走,老板也能。买疙瘩,这哪里是赌博,这分明是读心术吗!看来老板这一身长衫没白穿。不怕你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老板得意洋洋道:“还玩吗,秀?”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你妈才秀呢。

林云儿缓缓站起身来,老板收走了八百块,那个得意劲。没想到临了临了,还有人见义勇为给自己白送了三百块钱(林云儿赢五百再输八百),他忍不走起了“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的小曲,一边收拾地摊,眼睛居然色迷迷地瞄向林mm的超短裙。我这爆脾气,肺都快炸了。

刚才设计好的邂逅的台词都用不上了,只好狠狠地想:我要做赌神,我要做赌神,我要复仇,我要复仇!

“什么赌神?没见过。复仇女神有一个,说吧,想找谁报仇。”突然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我脑子里“嗡嗡嗡”的还有回音。

“谁,谁在说话?”拒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我还是没弄清楚他们按照什么规律出现。

“我是雷神,想做什么你说。”靠,雷神!总不能让我在毒日头底下把老板用雷劈死吧。强烈要求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