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章 财神老赵

8章 财神老赵

“我想赚钱,我要赢钱。”

“早说,不就是求财吗?等等。”

没等满三秒钟,另一个声音已经出现:“找我干吗,我是财神老赵(财神爷赵公明)。”

“快,给我赢钱,我要赢那个狗日的老板的钱。”

“哎,别说脏话。想赢钱吗,那还不容易,你随便赌,我帮你看着就是了。多大点事啊!”晕,财神爷居然操着南京方言。

我不会是在梦游吧,这些声音不会都是我自己yy出来的吧?我狠狠地在自己大腿内侧掐了一把,疼得我差点跌个跟斗。不好意思,据郭心美试验,我这块地方的肉最不吃疼,所以我才掐这里。拜托,别把我想得那么猥琐。

我立刻大叫道:“等一等,我也要赌。”

从老板到那群托,从输钱的老头到林云儿,他们的眼神可以把我秒杀n次了。但是我坚信,正义常存,永垂不朽。别打脸,我承认装b还不行吗?

老板哼笑道:“有意思,今天我这摊子除了美女就是帅哥啊?你们都是拍电影的吧?”我这个高兴劲,从本书一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描写过我的长相,夸自己我是下不去口。现在老板把我和林mm一起相提并论了,我这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车见爆胎的形象就不必再赘述了吧。反正有周润发的气质,有金城武的帅气,有郭富城的标致,有刘德华的英气……轻点打,别把我打伤,打伤了断更就不好了。

我英气逼人地冷冷道:“少废话,开始吧!”

老板刚刚大胜一局,现在还在志得意满的阶段,嘴里还在哼着那支曲子,把白布再次摊平。一阵熟练的动作后,他指了指面前的三个杯子:“请吧!”

我潇洒地一摸兜,mylady嘎嘎,居然只摸出二十三角,我十(实在)是个十三点……

老板和那群托一看,顿时一阵狂笑。那个妇女居然过来劝我:“小伙子,算了,没钱就别玩了。”然后实在刹不住笑起来,她还装古典,重重地捂着嘴。

我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有,给!”林云儿把两百块塞我手里:“就这么点了。”她认真地看着我,眼中是期许,是信任,是感激,还有别的什么……

“谢谢,太谢谢了。”

她淡定地说道:“不用。等你输光了,我……我请你吃饭。”她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脚尖。

输光了都能请我吃饭,那要是赢了,不就可以……我保证我没想歪,你呢?

______我的第一回合全是实的______

go!go!go!“老赵,快出来,告诉我怎么弄,押哪个?”

“中间那个,不对不对,左边也有,不对不对,这是什么规矩啊,我跟福神、禄神他们都玩过,怎么每个里面都有啊。”

好你个臭老板,故伎重演了,三个里面都有,厉害啊,不过这招用老了。但是你放心,我不会拆穿你的,今天大爷我心情好,求财不求气。

我信心满满地押在中间那个茶杯下面。

“哟,小伙子,你怎么跟那位小姐一样啊,喜欢中间。”

没错啊,我是喜欢中间,我们俩的姿势不求花俏,但求实用,你以为拍a片啊?我没理他。

老板伸手想去翻杯子,我一把抓住他的手:“慢着,我来。”

老板有些紧张,他没想到我也跟林云儿一样难缠,他只好把手缩了回去。现在他只好寄希望于我跟她一样从旁边两只杯子开翻了。不过我当然没那么傻,跟我斗,你嫩点。我轻松直接地翻开中间那只,里面果然有。

我故意慢慢地把手移向左边的杯子,嘴里说道:“我看看旁边这两只吧。”

老板立刻抢在前面把杯子翻了过来:“有什么好看的,肯定没有了。一共就一颗骰子。”

“行,再来吧。”

老板硬着头皮只好摆好,请我继续。

______我的第二回合全是空的______

“老赵,看清楚没有,这回押哪儿?”

“看什么看。我是财神爷,又不是千里眼,那种小角色用的方法我能用吗?我玩这个从来不用眼睛看的。我是用鼻子嗅的。”

晕。“那你闻闻,骰子在哪个杯子里?”又是一句别扭话,我这是跟老赵还是跟老“汪”说话呢?

“一个都没有。你们‘人’界真是奇怪,玩骰子的规矩我怎么看不懂啊?”

我一押完四百块,就主动翻杯子,不过反了一下,不看自己中间押的杯子,而是先掀开旁边两只。四百一下子又成八百了。

老板彻底懵了,他已经搞不清楚我是天生运气好,还是他今天碰上出千老手了。不管他怎么变着法子做手脚,我都能处之若素。

______我的第三回合先左后全空______

第三次,老赵告诉我押左边。我大大咧咧道:“咱也换个口味,押回偏门吧。”说着把八百往左边一扔。

老板顿时慌了手脚:“不行不行,太多了。封顶五百,这么大,我不接我不接。”

旁边看热闹的人乘机起哄:“什么不接。刚才人家姑娘押八百的时候你怎么就接了?”

林云儿虽然没看懂我怎么这么准,但也知道我肯定有一套了。听到周围的人拿她跟我相提并论为我主持公道,她居然甜甜地冲我笑了笑。

我立刻凝神屏息,目不斜视。因为我突然想起一句老话——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这是谁想出来的,我坚决要求把这句话废除。

老板没办法,只好接了下来。我正得意地想翻开左边那只杯子的时候,老赵突然在我脑子里大叫:“慢慢慢,里面没了,居然没了。”

我立刻缩回手。心中说道:“你怎么搞的,没人碰过,怎么可能没了,那骰子呢?”

“不好意思,刚才我在研究那白布中间画的人呢?你们人都长这模样吗?不象啊!”

我晕,这下麻烦了,要是让老赵知道那图画里画的是他,可能会被气得送精神病院的。医药费他财神自理,没钱让他扫厕所,那我找谁“闻”骰子啊?我连忙说道:“那上面画的不是人,是神,是——是福神。”

“哈哈哈,我就说呢。活该他个福神,被人画成这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