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5章 酒店血案

15章 酒店血案

直到三个考官相互看了一眼,归好公文包,起身离开。林云儿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然后使劲在我脸颊上,眼睛上,嘴唇上留下湿湿的吻。我还是在那里呆呆地坐着……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我要向你们学习,你们真不愧是新时代的神。”我由衷地赞美道。

只听得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道:“这是街头算命的小把戏,不值一哂,不值一哂。”我了个去,还玩神秘。还是千里眼够哥们,他给我解释,刚才说话的是太上老君。他用的是他们道教街头算命先生的读心术。只不过他这个道教的始祖出山,功力自然非同小可。只要题目一出,林云儿就会在脑子里条件反射似地运算起来,这也缘于组织对她这几年的训练。而太上老君就照样把他搬进了我的脑子里。

买嘎得,就这么简单,我抱着那个身材曼妙的尤物,看着她兴奋钦佩的神情,我这个爱哟!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我什么时候可以为她精尽人亡?

我们走出了那间总统套房,来到阳光照耀下的加德满都。发现三个考官就在我们前面,他们也发现了我们,友好地回头跟我们挥手致意。看来我已经一只脚踏入他们的组织了。

“啪”的一声,比小鞭炮响一点,比大爆竹差点。作为中国人,我已经习惯这种放炮仗的声音了。但是,走在前面的三位考官中间的那个突然倒在了地上。我下意识地弯下腰,还没等我完全蹲下来,又是一声“啪”,又一名考官倒在了地上。我们之间相距不过五米,我看得清清楚楚,两个倒地的考官的额头眉心位置在汩汩地向外面冒着红色的**。

mygod,他们中枪了,这不是演习,这是真人版枪战片。是枪战就好了,至少双方都有枪,可现在是单方面的屠杀,考官们没有任何还击之力。现在这个“们”字可以去掉了,因为只剩下最后一个考官了,他的反应还算快,已经趴在了地上。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拉着林云儿拼命跑,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又不是什么特工,还穿着个高跟鞋,哪里跑得快。我托住她的膝弯和背部,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向酒店里退去。我的直觉是酒店里比较安全。这时第三声枪响了,那个正在地上趴着的最后一位考官显然也中招了,因为他也趴在地上不动了。我还以为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三个考官,但是我错了,第四声,第五声……整个酒店门口不断地响起更密集的枪声。但是我根本看不到开枪的人。危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危险在哪里?

不过我立刻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没有看到开枪的人,但我明明看到了倒下的人,他们的共同特征是——智商超高……

我了个去,居然是冲着这些组织成员来的。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因为我看到了危险——十几个穿着反恐精英式的服装的人从酒店外面向里面冲进来,一个个象是香港的飞虎队。不过他们手里拿的武器都只是手枪,也许是手枪携带方便,而且事实上对付这些人,手枪已然足够了。不管我现在是不是组织的人,但猪一样的脑子也可以想明白——他们不会放过我抱着的这个女孩。我现在就恨爹妈没给我多长几条腿,我抱着林云儿象疯了似的在酒店大堂里跑着。但是慌不择路之下,我习惯性地来到了升降客梯间。我把她放了下来,她这时已经完全被周围的场景吓傻了。如果一个正常的受惊吓的女人会选择抱住她心爱的男人的话,她现在可能连我是谁都失忆了。

电梯!电梯!我的心在呐喊着:“快下来,快下来,快快快!!!”如果现在让那些人在这个电梯间找到我们,那就只有三个字——死定了。

“叮”,ladygaga,总算到了,电梯门打开了,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从电梯里慢慢悠悠地走了出来。正在这时,我的眼角余光扫到了一个全副武装的人,我连忙拉住林云儿,想直接把那个老头推回电梯……

“砰——”,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这记枪声特别振聋发聩。我下意识地低了低头,拉着林云儿继续向电梯里跑去。突然感觉到手一紧,我再回头一看,她已经倒在地上,我不清楚她哪里中枪了,但她已然横亘在电梯门口,电梯门被她卡住,无法关闭。

我立刻弯下腰,死命托住她的背想把她拉进电梯,我感到手上有点湿热,我完全被吓到了。从她后背抽出手,一抹血痕顺着我的手指轻轻地延伸。这时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同时张得大大的。在我的眼睛里那抹血痕象一朵盛开的玫瑰,不断地扩散、放大、再放大……然后我的眼睛逐渐被这朵玫瑰充满、充满,现在整个瞳孔已经全部成了红色,而且这种红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恐怖……

“嗷——————”我的喉咙里突然发出比狼嚎更凄烈的吼声。仅存的那点理智让我禁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我自己也不相信这种声音是从我的嘴里发出的。但这点理智完全无济于事,更惨烈的一声嗥叫穿透了这酒店暂时的沉寂,我放开林云儿,慢慢站了起来。那个全副武装的“反恐精英”缓缓地向后退去,不知是因为我不是这个组织的成员还是因为对我的害怕。我走得很慢,但脚步如此得坚定。他后退的步伐开始有点凌乱,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腿在发抖。

“砰”,他对着我开了一枪,但是在听到枪声之前,我的眼睛居然已经看到子弹飞出枪膛的轨迹,我向左边一闪,子弹擦着我的右臂呼啸而过,我的衬衣上留下一个被滚烫的子弹烧灼过的痕迹。

他完全惊呆了,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我却由于这一枪变得无比亢奋起来,我一个箭步向他冲过去,这一步足足跨出去七八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