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6章 一念成魔

16章 一念成魔

我这是怎么了,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是脖子而不是他的衣领。血,瞬间从他的喉结处喷薄而出。他整个人一软,跌了下去。而他的喉管带着血淋淋的一块人皮,依然留在我的指尖。我没有任何被吓到的意思,而是又一声长“嗷”划破了这凝结的空气,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悲伤。

“砰”,又一颗子弹向我飞来,我依然在听到声音之前就已经闪开。我看到这一枪是从大堂服务台下方射出的,离我有十五米远,我顺手抓住一盆芭蕉树,连树带花盆向那个方向掷去,“哐啷”一声之后,我听到一声闷哼,一个男人从服务台下方摔了出来,没有任何挣扎和抽搐,就躺倒不动了,而他的脑袋只剩下了一半。看到那满地的脑浆和芭蕉盆里的泥土的混合物,我呲着牙,从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咝咝”的喘息声。

“砰,砰,砰”,又是连续三下枪声,我依然在子弹的轨迹之间轻松地腾挪。一边闪避,一边向枪声发出的地点靠近,几个起落,我已经跨过整个酒店大堂,冲进了一个洗手间。里面是两个黑衣人,闪开最初的两颗子弹之后,我双手一伸,分别抓住了他们的喉管,“咯”“咯”两声,他们的喉结已经被我捏得粉碎。我的手夸张地由紧握变成舒展,“噗”“噗”两声,两具尸体没有任何延迟地倒了下去。

这时,我听到我的后方有响动,那是子弹上膛的声音,我头也没回,从地上捡起一把枪,一个转身向背后扔去,同时一颗子弹向我飞来,我迅速向右边一闪,然后我才听见枪声。大概是因为声音比光速慢的缘故,

那个企图在背后偷袭我的黑衣人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胸前一把枪柄已经有半截埋入了他的心脏。

五个人!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我居然杀死了五个“反恐精英”,我确实是现在最大的恐怖,估计拉登活着也会自叹不如。

剩下七八个人同时选择了静默。他们也许早就已经被我吓傻了,连头也不敢露。我开始在大堂里慢慢搜寻,这时我又走到了电梯间。发现那位瘦骨嶙峋的老头正蹲在地上,帮林云儿检看伤口。

看到我走过去,他有些害怕,但又不愿逃跑。他突然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我已经拨打过急救电话了,他们很快就会到的。我是医生,我是中国人。现在帮我把她翻过来,她背部脊椎部位中了枪。”

看到她如纸般苍白的脸,和紧阖的眼睑,我的情绪慢慢由激昂恢复到了平静,这时我眼中的红玫瑰在逐渐缩小,直至消失。我柔情似水地看着她,眼中开始泛起盈盈的泪光。老头看到了,唏嘘不已。

……

玉帝、宙斯诸神,无不触目惊心。太上老君口中只有两个字“冤孽”。刚才的场景连战神阿瑞斯也心有余悸,自叹弗如。倒不是因为他没有楚凯华体内的魔气的战斗力那么强,而是被它那种人挡杀人,佛阻灭佛的气势惊呆了。

“阿弥陀佛,诚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来闭上双眼,双掌合十。良久,他才重新睁开双眼:“看来此魔障已经在他体内成形,功力逐渐恢复。”

杨戬插嘴道:“我早说过,不能养虎为患。我看这魔气的功力已然恢复了三四成,再不动手,只怕要大动干戈了。我还是那句话,把他的肉身灭了,斩草除根。”你个狗日的,不害我会死啊。

如来缓缓说道:“所幸这孩子秉性倒也善良(这是说我呢吗?),我们尚存一线胜机。现在他的眼界已然开阔,人的**必将愈发炽热,而魔性也正在逐渐壮大,为今之计,我们只能顺天应时,继续注入神力,方可保得此肉身的平衡。如果我们不能忍这一时之气,而将其肉身消灭,那么镇魔石必将被魔气所毁。”

玉帝还在念着那天车震加天震的事情。况且自从有了这档子事,宙斯等众经常来天宫值班,那个黑老贼带来的那些蓝眼睛金头发的天使让他大饱眼福。要是把楚凯华的肉身一灭,镇魔石毁不毁的还在其次,看不到这些异域mm肯定是真的了。于是他也插嘴道:“我同意如来世尊的说法,我们现在只有赌一把,才能保得神界长治久安。”

宙斯也连连点头。他的醉翁之意也不在酒,而在嫦娥。这次来,宙斯才知道,原本的如意人选天蓬元帅居然被他的一封情书祸害,到凡间成了一只猪,还拍了个什么《春光灿烂猪八戒》。他那八万年前的春心又开始萌动了。

王母娘娘、杨戬他们势单力孤,只得作罢。

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白色的挂帘,白色的床单,还有那苍白的脸。我默默地坐在林云儿床边。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她那美丽的眸子依然没有睁开。完全靠着生理盐水和葡萄糖支撑着她年轻而脆弱的生命。当天手术结束,医生就告诉我,不巧得很,那一枪正好击中她的脊柱部位,一块碎骨片压迫住她的脊柱神经。尽管已经把那块骨片和子弹取出,但神经组织无法立刻恢复。我急迫地问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医生只是给了我两种可能——恢复或者成为植物人,全凭她自己的运气。

三天三夜,我几乎没有合过眼,照说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人可以承受的范围。

一位护士小姐走了进来,她用尼泊尔语告诉我,有人在病房外面找我。对于语言,雅典娜女神早就想到了,三天前当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她就已经点了一下我的头。这样,我就学会了尼泊尔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