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7章 冷血杀手

17章 冷血杀手

让我感动的是,她不仅教会了我尼泊尔语,还轻轻地鼓励我:“孩子,作为希腊的神,我们从来不相信命运。跟命运抗争是这个世界赋于每一位神乃至每一个人最至高无上的权力。”我真想看看这位在我脑子里出现的女神。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帮我,唯有那些远离人类的神可以给我一些安慰。

我木讷地走出了病房。这三天里,已经有好几拨人来找过我,无非是当地的警察机关。我已经一遍又一遍地向他们述说了当时的情景。他们似乎不信,特别是在一分钟之内,我徒手杀死了五个全副武装的“匪徒”。但是有一点他们信——我是出于自卫。所以除了正常的询问之外,他们没有让我离开病房去警局。

这次找我的人有些不同,门口站着两个欧洲人。除了林云儿,我现在不想见到任何人。所以我盯着他们,没有任何表情。

“您好,是楚凯华楚先生吗?”一个高个子问道。

“是。”我连问他们找我什么事的兴趣都没有。

“您好,我们找您是为了三天前的那次不幸,”

“我无可奉告。”

另一位年纪稍长的中年人微笑着说:“对不起,您可能误会了。我们不是来询问您什么的。相反,我们觉得您可能对我们要告诉您的会感兴趣。”

我kao,我根本没有兴趣,我现在唯一有兴趣的事就是——她什么时候能醒。我什么也不说,转身推开了病房的门。

“楚先生”,当门就要被关上的时候,中年人突然说道:“你已经被组织录用了。”

我愕然地回过头,用眼睛盯着他。什么狗屁组织,我当初要求进来纯粹是为了好玩。没想到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倒地不醒。

“楚先生,我们很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是您就不想知道这是谁干的吗?”

“谁?”三天时间里,这个问题的困扰仅次于我对林云儿身体状况的担忧。

“这里说话不方便,不如……”

……

在医院对面的一家茶餐厅里,我面对他们两个坐着,既不仇恨也不友好。他们自我介绍是组织的人。到底是什么组织,我不想问,他们也讳莫如深。

“不过,我可以告诉您”,那个中年人叫彼得,看来他很擅于交际言谈:“这次猎杀行动是有预谋有组织的。”

这还用你说,你以为我真的跟猪一样笨吗?我表情木讷,一言不发。

彼得并不介意我的无礼:“他们是拉斯维加斯几家赌场联合雇佣的一个杀手组织。为这次行动,他们耗资五千万美元。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把我们的‘赌神小组’彻底消灭。”

我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买通了我们的一个‘赌神小组’成员。这个败类把我们小组的活动地点,活动规律都透露给了他们。所以他们才能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几乎把这个小组从我们的组织中抹去。”

我盯着彼得眼睛一眨不眨。他的话虽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兴趣,但至少给了我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楚先生,那天多亏有您在。我们只损失了七个人。您的情况,那位中枪受伤的考官已经跟我们说过了。您现在已经被批准加入到我们的组织了。但是,相比于让您加入‘赌神小组’,我更愿意让您加入我们的小组——‘特洛伊小组’。”

“什么‘特洛伊小组’,你们到底在搞什么?”我再也忍不住了,开始破口大骂:“你们他妈.的就因为出了一个所谓的‘败类’,就让人直接端了老窝。你们算什么‘组织’?我看纯粹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你们明明知道这些高智商的人手无缚鸡之力,却让他们一会儿美国、一会儿尼泊尔、一会儿摩纳哥的到处去赢钱,结下了许多仇家。而你们又根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想让我也进你们的组织,你觉得炮灰还不够多吗?”怪我英语水平不行,要是允许我换成北京话,我一定把他们恶心得从此失去勃.起的功能。

“难道您不想为您那心爱的女孩报仇吗?”

“去你姥姥的,想让我为你们去送死,我的大脑没有被洗澡水烫坏。我现在只有一件事情要做——等她醒来,等她醒来,你懂吗?你个王八蛋,我不知道你们的组织叫什么名字,但是我诅咒你们的什么组织跟那些恐怖组织一样下场。”我突然站了起来,把一杯茶高高举了起来,两人见到这个情景,立刻吓得脸都白了。要是我有武松那样的力气,肯定一把把这只茶杯捏碎。不过这回神没有帮我,我只得把茶杯重重地摔到地上,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

彼得看到我想走了,立刻也站了起来:“楚先生,也许我可以帮您,我是说帮您把林小姐救醒。”

我立刻转回头,眼里充满期许:“快说,你怎么帮我?”

“其实我们组织有一个专门的小组叫‘基因小组’,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的具体研究项目,但是我冒昧地问一句——您觉得‘赌神小组’成员的计算能力怎么样?”

我急切地回答:“当然很好,他们就是一群计算天才,无与伦比。”

“那么,我可以告诉您,那个‘基因小组’集合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精通医术的人,您明白了吗?”

晕,原来如此,如果说“赌神小组”都是计算天才,那么“基因小组”岂不个个都是华佗转世。我激动道:“说吧,要我做什么?你们只要答应把她救醒,我什么都愿意做。”

彼得与同来的年轻人相视一笑……

于是他们把林云儿的病历以及各种医疗诊断图片通过网络传到了总部。“基因小组”通过视频把他们的会诊传到专门为我设置的电脑上。一位头发花白的美国人最后的结论是,这个手术成功率可以达到80%。前提是要有近一千万美元的医疗费用。因为这个手术牵涉到“基因传递搭桥”。除了“基因小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医疗机构具备这种技术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