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8章 客房服务

18章 客房服务

钱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根本没有钱。一千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六千多万。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云儿的外公和母亲,但是彼得立刻警告我,如果我胆敢把林云儿参加这个组织的秘密泄露出去,那么连她和她的家人都会受到惩罚。

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记得抗战片里,有拿着枪指着日本人的军医给八路军动手术的,而现在这种手术,只怕拿大炮驾着都没有用。我只好妥协。

彼得象是安慰又象是威胁:“况且,现在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因为动这个手术,必须要我们组织的最高领导点头才行。而我此次来找您的目的就是奉这位最高领导的授意——您必须帮我们干掉一个人。”

我的心一紧:“谁。”买疙瘩,我什么时候成了杀手。

“那个败类,那个把‘赌神小组’的情况泄露给拉斯维加斯的赌场的那个内鬼。”

“行!”反正现在在我手里,已经有了五条人命,再多一条又如何。一个从小连鸡都没杀过的人,居然在瞬间成了冷血杀手,我有一种想笑又想哭的感觉。

……

拉斯维加斯,各位大大不用我再到百度上去搜索了吧,这地儿大家都熟,最适合那些喜欢一夜暴富剧情的宅男了。希尔顿大酒店里,一个长得超帅的帅锅在三十八层的中间层逃生平台上举目远眺。那个帅锅就是——额。你们居然连拍砖的兴趣都没有了,悲哀啊!

原本想住总统套房的,后来听说今天来了个什么加拉巴基的酋长,把套房都给订了,我只好随意住了个一晚上三百七十美元的标准间,不贵,一点都不贵。反正组织有钱。而且组织中的组织“特洛伊小组”还专门给了我十万美元的备用金。我说了,不差钱。我一直在等着传说中的客房服务。不过我又好象听说,越是在高级的酒店就越不会接到这种骚扰电话。哥们我好失望。于是我在酒店的电视机里寻找我想要的刺激,居然好和谐,什么都没找到,我继续失望ing。

没有啦,林云儿始终是我的女神,我没有忘记她。我甚至愿意为她去死,但是我想,她也不愿意看到整天闷闷不乐的我吧。我真心这么想,你难道不觉得吗?

“笃笃笃”一阵轻脆的敲门声。

“是谁?”

一阵好听的纯法语传来:“我是您要的客房服务。”

晕,我没叫啊?什么服务?如果现在在房里的是007沾马死绑的,他肯定先从两腿之间拿出一把小枪。拜托,不是那把,是金属材质的那把。然后,躲到门背后……但我是谁,楚凯华啊,如来佛祖不是也说我秉性善良了吗?对着美女的召唤,我能用金属的枪对着她吗?切,小儿科。对付美女,需要吗?

我颠颠地跑过去开门,但是我后悔了,能倒回去重放吗?我选择007的方式,尽管我只是008。我还没看清美女的脸,一把枪已经指着我的额头,我立刻高高举起双手:“别开枪。”

“往后退,小帅哥。”

我立刻缓缓地向后退去,她用脚跟把门关上。我继续退,直到退到房间中间那张床边上。这时候室内的灯光才让我看清楚她。我从下往上慢慢抬起头。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段挺拔秀丽的美腿,一条包得紧紧的黑色皮裙,一截纤细柔软的小蛮腰,露出一个穿着铂金脐环的肚脐眼。一个黑色的皮质抹胸紧紧包裹着36d的波涛,沟壑中的风景让我立刻挺直起来。一截光滑白皙的粉脖。

哇塞,果然异国风情。高高的鼻梁,大而风情万种的眼睛,整齐的长长的黑色睫毛让眼睛更加顾盼生辉。而难能可贵的是她居然有着黑头发黑眼睛,也就是说她是一个欧亚混血儿。她那种白皙而非苍白的肤色让我更确定了这一点。好吧,我承认,我是死要泡妞活受罪。

我不知道后面的情节会如何发展,但要是死在这个地方,实在有点不值。我试探着想夺她手里的枪,她明显是那种受过特殊训练的,立刻向后退出一步:“别耍花样,把衣服脱了。”

“什么?”我没听明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强奸?

“少废话,快脱衣服!”她的声音坚决有力。

好吧,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一个九零后吊丝男,你会做什么?你做什么,我当然也做什么了。我的身上很快就只剩下一条大裤衩了,我不习惯穿三角裤,硌得慌。

“继续!”

简洁明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传说中的事很快就要发生在我身上了。哥以为自己不是传说,谁承想,哥现在“被”传说了。我再问你一遍,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做?为自己的贞操咬舌自尽?跳楼自杀?关键是我还有吗?我现在总算明白妓女接客的心态了,就当我搞第二职业了,我心一横,来吧……

在这种情况下,我又要问一个问题了,我保证,后面不问了——你硬得起来吗?别打脸……我可以肯定的回答:“我硬故我在。”不硬那不是我的风格。

她拿着枪把我逼上床,我仰躺着,眼一闭,等待暴风雨的到来。

“翻身,把背朝着我。”啊,救命啊,原来她是想爆我的菊门啊!不要啊!难道那顶着我头的枪是为了这个准备的?

“不要,我……我不是gay,就算是gay,我也是个处gay。求求你。”想到那种情景,我宁肯被她一枪爆头。

“嘻嘻!”她居然发出一阵轻脆悦耳的笑声:“放心,我对你那儿没兴趣。”

“真的吗?”我将信将疑。我也经常对女孩子说类似的话:“放心,我不会。”结果可想而知。报应啊,在我二十岁刚过的年纪,这报应就还给我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有用行动表示我的忏悔——我把我可爱的背部露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