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9章 特种训练

19章 特种训练

我的背部一阵骚痒,皮肤顿时一紧。我感觉一只柔夷在它上面游走。而且逐渐向下,我的臀部也受到了侵蚀。舒服而又敏感,我现在正在体会林云儿和郭心美被我压在下面时的感觉……

渐渐地我开始得意忘形,我忘了我现在身处的场景。我慢慢翻过身,看着我一柱擎天的傻样,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人面桃花的灿烂,让我一发不可收拾,我开始变被动为主动,起身把她抱住,把她压在了身下。咬噬,摸捏,揉搓……正当我已经解开她胸前的扣子,准备去冲浪的时候,她突然一个翻身把我重新压在了身下,手里那把枪紧紧顶住了我的太阳穴。然后给了我一个长长地极富挑逗意味的热吻。我承认,我彻底崩溃了,她的危险跟她的柔情一样让我无法承受。我混乱啊,抓狂ing。

她总算撤走了那把枪,同时站了起来,把胸前飘荡着的皮胸衣重新扣好,然后看着我的下身,不知是赞赏还是鄙视:“起来,把衣服穿好。”

给一个神经失常的人穿衣服,我完全疯了。我艰难地完成了她的指令。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聆讯。

“你这个傻瓜,我真不知道‘特洛伊小组’怎么会看上你。”

“你……”kao!她居然知道我是“特洛伊小组”的,那我这次的行程不是全都暴露了吗?

“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是‘特洛伊小组’的,我叫萨琳娜,法国人。”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叫楚……”

“不用说了,楚凯华吗。中国人,二十一岁。曾经是‘赌神小组’成员。后来转投‘特洛伊小组’。你此次来拉斯维加斯是为了执行一个任务。你的狙击目标是——爱德里克.希尔斯。”她知道这些我并不奇怪,因为她刚才没费什么劲,就已经知道我下身穿什么颜色的裤衩了。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

“我是小组特别派来支援你的。除了支援你,我的主要任务是对你进行训练。”

“训练?”是特工那种吗,电影里常看到的那种,简直酷毙了。更何况对我进行训练的是眼前这位美女,而就在三分钟前我曾经那么得接近过她“凶猛”的身材。我被即将到来的幸福包围了。谁,谁用冷水泼我呢?

“是的,从我敲门那一刻起,我对你的训练就已经开始了。而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你那愚蠢的脑袋就可能让你死得尸骨无存。”

不用这样吧,我好歹也杀过人的。尽管我都忘了我是怎么做到的。

“首先,我问你,你叫过客房服务吗?”

“这个真没有。”我发四我只是想想。

“既然没有叫过,你居然还会去开门,你有几条命啊?”

我低头表示认错,认错就是好孩子。

“然后,你开门的时候居然毫无防备。手里没有武器。”

这条我确实想过,各位大大可以证明,我真地想过要把两腿之间那把枪……后来自己把自己这个念头和谐了。

“然后,当我用枪指着你的头,要你脱衣服这段,你没有什么错误。”

这个表扬我表示相当认可,我这人别的训练没受过,就有一个特长——脱衣服快。

“然后你听从我的吩咐背对着我,而且很自然地回身把我压在身下,这些做得很到位。在这方面我已经没什么要教你的了。”

耶,这样也可以,我只是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演得不好,请多多捧场。我脱口而出:“我还是要求在这方面精益求精,更上一层楼,请老师多多指教。”

“呸!你想什么呢?我对你太失望了,如果一个女特工,在你这样的亲热之下,很可能会放松警惕,而当时我也确实给了你一次绝佳的机会。我当时甚至已经把枪放在了**。难道你赤.裸的背部居然没有注意到我是用两只手抱住你的吗?”萨琳娜的眼神象极了那个看着我考微积分的老处女,失望加绝望。

好吧,我承认——我没救了:“那我们下面该训练些什么呢?”我一副好学上进的样子。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刚从法国飞过来,我想休息了。”说着她居然动手脱衣服了。一条皮裙,一件胸衣,就这么简单地被她扔在了**。靠,居然没有内裤也没穿胸罩,这世道。她就这么挺拔着双峰,走进了浴室,留下再度挺拔的我。出了浴室,她居然就这么一丝不挂地睡在我旁边的**。

不过晚上,我们俩真的什么也没做——除了难熬的漫漫长夜,以及那流淌不尽的鼻血……

第二天一早,还没睡醒的我被一把耳朵揪了起来。还没吃早饭,她居然要求我去参加晨练。对我来说,那是多久以前的往事啊。没办法,我只好在酒店买了身运动服,跟着她跑了出去。还没跑满三分钟,我就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如牛了。而萨琳娜却似乎从我的表现里感觉到了训练的效果,于是跑得更兴奋了。拜托,看来她真没学过博大精深的华夏文化,至少我先要教会她什么叫“循序渐进”。为了能教她这个成语,我必须得先追上她,而要是能追上她,我就不用教她“循序渐进”了,这是个悖论,一路上我就一直在思考这道高深的哲学命题。

跑完步吃早饭,吃过早饭,她陪我到一处废弃的军用靶场去练枪。好在在美国,持枪是合法的,也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我连最起码的加子弹,上膛,扣板机都没学过,她非要让我练成个百步穿杨。果然,没弄几下我的手就起了血泡。想起那天在加德满都的酒店大堂,有一招倒是可以试试,我把她给我的手枪直接向靶子扔了过去,她对我的举动目瞪口呆。当那把枪一个倒栽冲掉落到泥地里的时候,我冲着她露出我可爱的十六颗牙齿,而她仍然没弄懂我发什么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