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30章 上帝之手

30章 上帝之手

萨琳娜也用欣赏加钦佩的眼神看了我一下,然后转头看着爱德里克:“不错既然你知道我们的手段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

“如果你想吃点皮肉之苦”,我故意呲牙咧嘴道:“尽管跟我说”Hxe

“我一定全部奉告,句句实话,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吧”爱德里克一副不经打的样子,瘫在了椅子里

萨琳娜道:“那你就说说怎么出卖你的赌神小组的吧,你这个无耻的败类!”

“我没有出卖赌神小组艾这话从何说起?”

“不说实话,我会让你有好果子吃那我问你,你这段时间在拉斯维加斯赌场的手气如何?”

“好得很”

我恶狠狠地追问:“手气就那么好?一个晚上能赢上百万?”

“这……”

萨琳娜不动声色地在手枪上装了个消声器,然后对着床垫就是一枪爱德里克吓呆了她夸张地朝枪口吹了口气,妩媚地看着他:“如果我刚才那枪打在你身上,除了你的生命终结之外,这个世界不会有任何变化,不是吗?”

爱德里克的大腿一阵筋挛,现在估计除了他的小鸡鸡外,全身没有一处不是僵硬的了:“我说,我说我没有出卖组织我赢钱是跟另外一个组织商量好的他们答应给我三千万美金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通过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支付这笔钱,所以我会不断地赢钱,直到满三千万”

“三千万,凭什么?难道就凭你这落泊的贵族身份,还是你这长得不怎么样的脸蛋?”萨琳娜一脸的鄙夷

“我,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钱他们就想要我们家的族徽”

萨琳娜不相信:“族徽?什么族徽值三千万,三千万美元按现在的行情至少可以买到半吨的黄金你们家的族徽有半吨吗?”

“没有艾就是一个木质的象盾牌那么大的族徽,我一直扔在地窖里,从来没重视过”

他的这番回答倒让我和萨琳娜有点相信了,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可能孔子曰过——好奇害死猫与其说我们相信,不如说我们被好奇心吸引了

“那个组织叫什么名字?”萨琳娜问道

“叫‘哈德斯盛宴’‘哈德斯’是古希腊冥王,宙斯的哥哥”

汗,冥王的盛宴,吃死人骨头红血汤啊这两个组织倒匹配,一个叫上帝一个叫冥王,一个管生一个管死,天生一对

“你对这个组织了解多少?他们既然那么财大气粗,为什么不干脆……不干脆把你宰了,然后把你的木头牌牌拿走?”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现在爱德里克知道了我俩的意图,发现他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所以讲话放松了许多:“照说这个组织应该实力不凡,我估计他们跟我们的上帝之手有得一拼想要弄死我这种小人物应该易如反掌后来我想通了,因为我已经是上帝之手的成员了,所以我的行踪肯定受到组织的关注他们如果随随便便把我杀了,肯定会引起组织的注意”

萨琳娜点头表示同意:“不错,看来这个族徽里面大有文章他们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你,怕的是我们的组织也关注到这个族徽”

“还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的大脑也有不进水的时候:“他们从这个族徽上得到的好处远远超出三千万美元,至少翻一倍吧”

萨琳娜忍不住偷偷地拍了一下我的屁股,以示对我这种小宇宙爆发的鼓励拜托,我的小宇宙什么时候长在屁股上了?

我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萨琳娜,因为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了说是我的助手,其实在这方面我就是一只雏鸡,她可以算是一只老鹰了(不过在**我消反一反)

“好吧,我相信你”,萨琳娜对着爱德里克:“现在你必须遵照我们的指示行事”

爱德里克战战兢兢道:“当然,没问题我原本就是你们一起的,我肯定遵照组织的安排”作为上帝之手的成员,他当然清楚违背组织意愿的后果

“首先,你就当不认识我们毕竟今天在皇冠之星赌场发生的事你没有参与进去,他们暂时不会怀疑到你而且即使怀疑到了,他们也会认为你跟我们原本就是一个组织的,今天不过是‘赌神小组’的一次活动而已”

“好的,我明白,我会当什么也没发生”

“你的理解力不错接下来你可以继续你的交易,去各家赌场赢钱,直到赢满三千万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你必须偷偷地带我们去看一看那个族徽”

“明白”

“至于下一步该怎么走,我们到时候再通知你”萨琳娜完成了她的布置

我突然问道:“那天在加德满都的酒店发生枪杀案的时候,你为什么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没有出去?”

我的问题相当突兀,因此相当具有爆发力,连萨琳娜都吃了一惊,而爱德里克更象是被雷了一下,不过他回答得倒也快:“我——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应召女郎打来的,说要为我提供客户服务所以我就在酒店里等她不过直到发生枪杀案,我都没有见到她来”

“这个女的你以前见过吗?”

“没有,她只是自称应召女郎我当时也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到现在也没想通到底是哪里怪”

“时间!”我这是怎么了,今天忘记吃药了吧,这脑子这么好用:“对,时间!中午打订餐电话很正常,但这种电话……”

爱德里克兴奋道:“对艾我怎么没想到哪有中午提供这种服务的?”

萨琳娜用迷死人的眼睛钦佩地看着我,恨不能把我含进嘴里——当然是那根了今天晚上又惨了

……

摩洛哥王国,属于阿拉伯国家,面积45万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中国一个省的面积位于非洲西北角,与西班牙只隔着一个海峡——地中海的直布罗陀海峡这个国家一度被西班牙占领,所以与西班牙之间源渊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