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31章 古堡秘室

31章 古堡秘室

爱德里克的家族三百年前已经定居在摩洛哥最大的城市卡萨布兰卡了从市中心乘出租车三个小时的车程之后,我和萨琳娜被带进了一座古堡圆顶方座,坐北朝南古堡的正门上方镶嵌着一个圆形的图案,是一个狮身飞鹰图案,我猜想这就是爱德里克所在家族——希尔斯家族的族徽

这时从古堡里面走出一个人来一见之下,我和萨琳娜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从古堡的阴影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我至少还能辨别是一个人,但被地中海的阳光一照,我反而觉得那不是一个人,至少从外表来看苍白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雪白的头发梳理得没有一丝乱发,挺直得象利刃一样的鼻梁,带着弯勾的鼻尖几乎完全遮住了他的人中穴,象极了秃鹫而嘴唇的颜色几乎与他的肤色没有什么差别,同样毫无血色关键是那对小而射出寒光的眼睛,让人完全无法区分这是活人的目光还是坟墓里的磷光

“主人,您回来了”我发誓这个人说话的时候,我没有见到他的嘴唇在动但声音的穿透力直达每个人的内心,我总算明白什么叫不寒而栗了

“嗯”,爱德里克看来对他这个仆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切尔弗,带我们去地窖”

“是,主人”

于是我们跟着这个切尔弗走进了古堡我发现,这个切尔弗走路的时候你都感觉不出他的脚在跨步,他简直就是在飘移看来萨琳娜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因为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我的手看来她在这种场景下,还是无法摆脱女人缺乏安全感的本性

古堡里面的家具一尘不染,面积比从外面看起来要大得多,看上去靠一个人打扫是远远不够的,但我们确实只看到这一个仆人我们下地窖的脚步声在古堡空荡荡的墙上产生了回声地窖下面没有装照明灯具,我们全都靠着切尔弗手里的手电筒在前进我原本想问问爱德里克为什么不装灯,但是看到那个飘移前进的“带头大哥”,我的喉结动了一下没有发出声音来好吧,我承认我怕得要命,什么“古堡影魅”,“魑魅魍魉”这样的词语一个劲地冒进我的大脑里我与萨琳娜相握的手开始渗出了汗珠,分不清是谁的

我们终于走到了地窖的尽头

爱德里克指着一扇木质的包着铁皮的门说道:“把门打开”

“呛啷啷——”,不知什么时候切尔弗的手里多了一大串铜钥匙,大小相近,形状都是古代那种“”字形的,很象中国古代人们用的那种看得出来,对这些钥匙切尔弗都已了然于胸了,他一下子从十几把钥匙中抽出了一把,塞进锁孔“咯咯”的转动过后,随着“伊呀”一声刺耳的声音,门被轻轻地推了开来切尔弗用毫无生气的鹰眼看着他的主人

“你出去吧,把钥匙留下”

“是,主人”切尔弗果然向后退了几步,退远之后才轻轻地转过身走出了地窖而钥匙被插在了锁孔里

“请吧”由于门洞很矮,爱德里克弯腰进了房间我在前,萨琳娜在后,我们也猫着腰走了进去房间里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估计连门都好久没有打开了,发出阵阵霉味里面连张桌椅都没有,空空荡荡的不过墙上却挂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和盾牌与古堡里其它地方不同的是,这些东西好久都没人动过了,上面布满了灰尘和铜锈

我终于开口了,其实我是想缓解一下这里恐怖的氛围:“这儿这么脏,你的仆人们居然这么懒”

爱德里克回答道:“这不怪切尔弗,我的家族有一条规矩,这个房间只有在主人的陪同下才能进来,否则将按照族规处以绞刑”

汗,这么破烂的地方,还不让人进难道墙上这些脏兮兮的武器和盾牌价值连城?我不禁伸手去抚摸我左手边的一把长剑爱德里克连忙阻止我:“对不起,请不要动这里的东西”

“为什么?”

“我——我也不清楚,反正这是三百年前我的祖辈们定下的规矩”

“哦,是吗?你是说三百年前这个地窖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我好奇地问道

“我想应该是的,如果我的族人都遵守规矩的话,这里的摆设三百年来应该没有变化能够有权进这个房间的人都是家族的嫡长子也就是说,进这个房间的权利是在嫡系的长子长孙之间代代相传的到了我这一代恐怕要有麻烦了,因为我根本不想娶妻生子,我也看不出进这个房间的权利到底有什么意义于是,当‘哈德斯盛宴’组织要用三千万美元买我的族徽的时候,我立刻答应了”

萨琳娜很不喜欢这个肮脏破烂的地方:“那就快点让我们来看看那个族徽吧”

爱德里克用手一指,在面南的一堵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圆形木头盾牌,这是这儿最大的武器了,光这一个牌牌就占据了整个墙面

“这么大的盾牌怎么可能有人用,举都举不起来啊”

爱德里克笑笑道:“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这上面的图案就是我们家族最早的族徽”

“最早的,难道你们家族的族徽还更换过?”我好奇地问道,照说我也算学过点世界地理,小时候对中世纪的家族争斗也有过耳闻,所以对族徽这种东西并不太陌生

“不错,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家族在西班牙居住的时候用过的后来家族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举家搬迁到了摩洛哥而且连族徽也换了”

“你是说古堡门口那个狮身飞鹰图案是你们到这里之后用的族徽,之前用的是这个?”我用手指了指那个巨大的盾牌

“你理解得很对”

我和萨琳娜已经慢慢从这里恐怖的氛围中习惯了过来,现在我们对这个值三千万美元的族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