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34章 二探古堡

34章 二探古堡

好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特意的安保措施,因为这个古堡里值钱的东西大概都被它的主人倒腾光了萨琳娜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钥匙,插进了锁孔门被打开了,甫一开启,一股阴森森的感觉就让我的汗毛竖了起来萨琳娜在这方面当然是个老手了,现在一改白天的场景——一个正太紧跟着一位女王,颠颠地向地窖走去真是太顺利了,完全没有人来打扰我们,我们兴奋地步入了地窖来到那间秘室门口,我打亮了手电筒,萨琳娜用准备好的几把钥匙试了几下,门被轻松地打开了看来三百年前的防盗措施在现代人的手里实在显得有点菜

门被“伊伊呀呀”地推开了里面还是一片漆黑,不过今天我们带了强光手电,所以比那天我们来看的时候显得亮多了溜门撬锁那种小伎俩我是不愿意干的,要干我就干大的我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块沾了水的大床单,认真地把盾牌揩抹起来不一会儿,就累得满头大汗了萨琳娜不但不帮我,还为了躲避灰尘站得远远的好吧,我忍你不过以后过日子,我做饭的时候你必须在旁边试吃,要不然我不做的Hxm

终于,我的任务完成了,那块大盾牌虽说没有明光锃亮,至少比我脚上的皮鞋干净多了于是我扔下了手里的床单,盯着那个盾牌,慢慢地向后退去三四步之后,我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这就是我那天发现的那种知县大老爷审案的时候,背后那面墙上画的壁画我掏出手机,把我白天从网上搜索到的图片拿出来比对了一下,分毫不差

根据度娘告诉我,这幅图全称“江牙山杭”“江牙”即图下角的波浪图中的红日寓意光明正大皇权如日中天此背景图象征国家,所以各级衙门图案大致一样

除了度娘告诉我的之外,我没有任何新发现于是我用手机开着闪光灯给整个盾牌拍了张全景,又放大N倍,拍了几十张局部照片

然后,我又从包里拿出一块粘满干灰尘的床单,往盾牌上一阵猛抖于是整个秘室被我弄得尘土飞扬的,我的脸上头发上早就灰不溜秋,眼睛鼻子都分不清了再回头一看,“我老婆”在我刚拿出床单的时候就已经跑出秘室了这还差不多,男人干活的时候,女人不许插手(我是不是应该改姓贱翱)

然后我把两块床单都包好,把带来的东西都拿好最后检查了一遍,尽量不留下明显的痕迹好在这地方除了爱德里克之外谁都不许进来的,如果让爱德里克发现我们私闯秘室,他又敢怎么样呢?我都不用出手,我“老婆”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放倒

我们全身而退,回到酒店大堂那个包着阿拉伯头巾的保安对我这副狼狈样敢疑不敢问,要是他问我的话,我准备说自己是犀利哥……

回到房间里,我习惯性地想要抱一抱萨琳娜,来庆祝一下今天的顺利结果被她一脚直接踹进了浴缸,瞧我老婆多好,丈夫一回家就让我洗澡就是浴缸里忘记放水了,摔得我有点疼没事,我自己来,她有这份心就好……

我把照片转移到笔记本里,我们两个开始一张一张地细看好在我的手机像素还挺高,放大很多倍还看得清清楚楚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几十张照片被我们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可是什么都没发现

“照说这块值三千万美金的木头牌牌肯定有花头,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萨琳娜沮丧道

我好象感到一丝异样:“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翱”她有些惊讶于我的表现,她的意思是难不成今天我还敢对她有意见

我突然凶巴巴地对她道:“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我”,萨琳娜有些疑惑又有些害怕,她曾经见识过我着魔的样子:“我真地没说什么呀?我刚才就说:这个值三千万美金的东西肯定有花头,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对,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你好象还说了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没有翱”萨琳娜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气鼓鼓地说:“一个破木头牌牌,你这么起劲干吗?是不是救不了你的林云儿了,你就……”

“住嘴!”我重重地向她挥了挥手:“你刚才说‘木头牌牌’!”

“没错艾不就是个木头牌牌吗?”

我若有所悟:“看来,我们的调查方向出问题了我们看了这么久的照片,无非是想在这张破图画上找线索但我们可能一开始就错了,这张图画本身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出在这个‘木头牌牌’上”

萨琳娜也恍然大悟:“你是说这个牌子本身藏着什么秘密?对艾这木头盾牌那么大,那么厚,里面要是挖空了藏点什么东西进去不是太简单了吗?”

我继续发挥我的想象力:“这里面藏的东西会不会跟那次沉船有关?难道会是沉船地点的指示?”

“你是说——一张航杭?”

“不错你想,就算这整个一块盾牌都是金子做的,估计也值不了三千万里面要是掏空了,肯定是薄薄的一层,我想最适合藏的就是地图什么的”

想到这里,我们恨不能现在就站在秘室里,可以对那块牌牌仔仔细细地检看一遍可是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到古堡至少要一个小时早晨五点去人家家里偷东西,恐怕有点过了那个老仆人是个老头子,睡眠肯定不好,说不定人家三四点钟就出来做早饭了要不我们就说是去他家吃早饭的?

但这种兴奋莫名的劲头我们又无处发泄,怎么办呢?我开始含情脉脉地向她看去,她也正好向我看过来我一个猛扑想把她压到**,但她的身手比我敏捷得多,轻轻一闪,站了起来,向浴室走去:“别理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