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35章 古堡枪声

35章 古堡枪声

我扑了个空,趴在**:“怎么了,我又做错什么了?”

浴室里传来喷淋头出水的声音,萨琳娜的声音被水声冲得断断续续地:“你……看美女……沙滩……”

我轻轻地走到浴室门口,靠在门框上。侧面看过去,散开的披肩黑发,小麦sè的肌肤,圆润光滑的肩膀,高耸的玉峰,上翘的臀部,修长的**,再加上她闭着眼睛任由水流冲击脸部的陶醉的神情……

我了个去,这不是勾引我犯罪吗?当此时刻,你会怎么做?我不好说,反正不会比你更高雅就是了,嘿嘿……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吃过早,哦不对,吃过午,好象也晚了点。反正我们定定心心地享受了一顿丰盛的阿拉伯美食,什么牛肉薄饼、鱼羊新传、烤馕饼、原锅鸡肉菜饭、铁板鸡肉肠。

吃饭中间萨琳娜突然问了我一个值得用下半辈子去思考的问题,下半辈子我要思考的问题好象有点多。她问我:“如果你有了钱,想干什么?”

我想了半天:“如果我有了钱,就买两根棒棒糖,一根你看着我吃,另一根我吃给你看。”

结果是美女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我们又来到了古堡。今天我们比昨天放松多了,估计下趟再来,我都敢跟那个行尸走肉的仆人切尔弗打招呼了。萨琳娜也象到了自己家一样,开锁的速度就象开自己家的抽屉。很快我们就进了那间秘室。主题明确,我们直扑那块盾牌。老样子,我先用沾了水的床单把它仔仔细细地揩干净,这灰是一次比一次少了,再加上我拿出比小时候班级大扫除更认真的劲头,这块牌牌很快被我擦得毫发毕现了。

我们俩仔仔细细地查看起这块木头牌子来。我还用上了放大镜。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我们什么也没发现。于是我们干脆把这块牌子搬了下来。不算重,其实也就五十来斤。我们把牌子反面朝上平躺在地上,我把反面擦了一遍。反面一直靠着墙,灰尘少多了,很快就擦干净了。

还是萨琳娜专业,她开始用中指和食指的指节在牌子上轻轻地敲击。想要听出什么异样的声音来。可惜敲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我们再把牌子翻过来,图案朝上。我用放大镜仔仔细细地检看着这幅画上的每一笔每一划。

突然,我在那个如rì中天的红太阳那里发现一丝异样。好象这个太阳有点凸出平面的样子。原本放在墙上的时候感觉不出来,现在怎么会……我略一思索,很快就想明白了,刚才我们把牌子反过来放,萨琳娜又在反面敲敲打打的,所以这块正面的太阳受到震动之后松动了。

我兴奋地用放大镜仔细验看这轮“太阳”的边,发现有一小段好象有裂缝。我不用说话,萨琳娜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我们立刻把牌子垂直竖在地上,我负责扶好,她走到背面去敲击太阳图案的反面的那个部分。由轻到重,由缓到急。我两眼死死盯住正面的那个太阳。太阳边缘的裂缝越来越明显了。那个太阳被震动后凸出得越来越明显。

看来今天吃饭的时候萨琳娜问我的问题不是空穴来风,这居然是一个预兆。从此我楚凯华就要成为有钱人了,我的心简直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脑中已经开始YY。我的人生现在只需要思考一个问题了——到底收几房姨太太。据说阿拉伯国家可以一夫多妻,要不我就在这儿扎下来吧……

“砰!”一声巨响划破了黎明前的寂静。我还以为是那个“太阳”掉下来了,不是啊?难道是萨琳娜敲得不耐烦了,用上了十成功力?也不象啊?这声音分明是从秘室外面传进来的。萨琳娜迅速转到木牌正面,跟我用眼神相互交流了一下。我的反应也不慢,立刻把强光电筒灭了。然后摸着黑把木牌躺倒在地上。由于在半黑暗的状态下久了,我们的眼睛已经可以模模糊糊地看清周围的一些东西了。

还没等我们走出秘室,“砰”,又是一声巨响从地窖里传来。这回我们都听清楚了,尽管在地窖里的回声很大,但我们已经可以确定——这是枪声。萨琳娜熟练地从两腿之间拔出一把袖珍手枪,枪口朝上,靠近自己的脸蛋。一条腿跪在地上,一条腿蹲着。她找了一个绝佳的视角,向秘室门外望去。而我紧闭着眼睛,抱着头,就差趴在地上了。萨琳娜看到我这个样子肯定又要大惑不解了。管不了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说,我就快得到藏宝图了,我就快成有钱人了,我还要做阿拉伯人呢!我……

“砰”,“砰”……枪声越来越密集了。看过电影的人都能听出来,这里面不仅有手枪,还有机关枪之类的大型枪支。我次奥,难道我今天就要守着这张藏宝图长眠于此了,没那么寸吧。

但是响了一阵之后,我的脑筋就转过弯来了,这好象是枪战。也就是说,这些枪不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不禁高兴地看了看萨琳娜,结果吓了我一跳,这位御姐居然已经出了秘室。恐惧的本能让我不敢一个人呆在这里,我也蹲着移出了秘室。

出了秘室,借着枪击的火光,我首先看到一个曼妙的背影,是萨琳娜,她蹲在一只葡萄酒桶后面,观察着情况。我象找到了救命稻草,三步两步也跑到了她后面。紧紧搂着她的小蛮腰不肯松手,这时我脑子里突然想到一部韩国片——我的老婆是大佬。有个身手矫捷的老婆保护自己,真不是件坏事,看来这个美女我肯定是要收作姨太太的了。

枪声渐渐稀疏,最后留下死一般的寂静。

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阵脚步声,缓慢但有力。我们俩同时探出头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们走过来,不,应该说是飘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