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36章 老仆切尔弗

36章 老仆切尔弗

借着地窖入口微弱的光线,我渐渐看清楚了。是的,他就是那个老仆人——切尔弗!

我们俩顿时愣住了。虽然看不仔细,但从轮廓可以辨别,他的左手分明提着一把手枪。我们立刻向后退去。要是我现在手里有枪的话,肯定已经把子弹全都打出去了。不管打不打得到,不能拿着枪等死吧。但是萨琳娜却没有开枪,她干脆把原本举着瞄准的枪放了下来。

“开枪啊,你怎么了?”我吓得尿都快出来了。

“不用”,萨琳娜淡定地回答:“他不会开枪。要是他想开枪,就不会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过来了。”

我将信将疑,眼睛瞪得象铜铃,气都不敢喘。

“你们还要害怕,我已经看见你们了。”一个从容的声音从切尔弗嘴里吐了出来,打破了这比死还让人恐怖的寂静。

我的“阿拉伯姨太太”也很淡定地回答道:“你早就发现我们了。”

“不错,把你们身上的照明用具打开吧。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呆了三十年了,你们可能还不习惯这里的黑暗吧?”

汗,关键时刻他居然还有心思关心他敌人的视力。但这时,他的一个动作让我更惊讶了——他把手枪扔到了地上。

“你右手受伤了吧?”萨琳娜的问话一点也不输给他,她居然还有心思关心对方的伤势。

“呵呵,果然厉害,你怎么看出来的。”

“从你用左手扔掉枪的动作,我就知道你平时不是用左手握枪的。于是很自然地,我判断你的右手可能受伤了。”

“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了。很好,越是这样,我就越相信你们了。我想让你们替我去办一件事。”

这算什么对话,明明是举枪相对的敌人,怎么还要托我们办事啊?

“我知道,你们到这里来是为了一件宝贝。这件宝贝在这里已经有几十年了,始终没有人知道,除了我。”

“你,你居然也知道……”我立刻掩住了嘴。一听就知道我是个雏,人家还没说什么呢,自己就颠颠地吐露实情了。

“是的,我是知道,你们能照个亮吗?”

萨琳娜推了我一把,我疑疑惑惑地走进秘室取出来一支手电筒,照着他苍白的脸。妈呀,吓死我了。小时候就玩过这个游戏,在黑暗里用电筒由下巴方向向上罩,这样的脸会比鬼还恐怖。但现在是手电筒直接照住鬼的脸,那不成了恐怖的平方了吗?

“好了,现在我受了点伤”,切尔弗坐到了一只空酒桶上,背靠着墙:“我们现在被包围了。原本我是想来找你们麻烦的,谁知他们在这个时候冲了进来。我只好先跟他们开战了。他们看来是有备而来的,装备jīng良,训练有素。他们至少有七八个人,我只有一把手枪,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还好,我已经干掉了他们至少三个,他们也该掂量出我的份量了。现在我在里面,他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所以不敢贸然进来。况且他们应该知道你们两个也在里面,而现在他们仅仅看到我一个人在还击,所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暂时把我们围了起来。估计现在他们是去搬救兵了。”

我俩被他说得云里雾里的。我问道:“你到底在说谁,你知道外面是什么人吗?”

“不清楚,不过作为这里的守护者,对付那些持枪硬闯的人我还用问他们是谁吗?我对你们也不熟悉,不过我想你们至少跟外面那些人不是一伙的。”

我跟萨琳娜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如果你们是一伙的,也就不会在这儿了。他们既然用枪来敲这里的门,那就说明他们是强盗逻辑,而你们显然是小偷行径。所以我说你们不是一伙的。”他好象讲话越来越吃力了,而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都被他抓了现行了,还有什么好争辩的呢。

“况且你们显然跟我的主人有私交,否则他也不会把你们带到这里来。所以我想跟你们做笔交易。”

“什么交易,你先说说看。”我大着胆子问道。

“估计外面的人也是想得到那件东西。我只能寄希望于我们三个里面能有人活着出去。现在我必须拜托你们一件事情,交换条件就是我可以帮你们找到你们想要的东西。我曾经是哈德斯盛宴组织的成员,你们也许听说过这个组织吧。”

“‘哈德斯盛宴’,你也曾经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是的。我一直是他们中的一员。直到有一天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莎拉斯科娃,是个乌克兰人。由于莎拉斯科娃所在的村子那年收成不好,没有足额缴纳当年的保护费。于是哈德斯盛宴组织了一次屠村行动,屠杀的目标是年龄在20-30岁之间的所有人。等我赶到那里的时候,我的那些同伙已经完成任务撤走了。而我却因为得了疟疾昏倒在路上。莎拉斯科娃正好出去没在村子里,回来的路上她救了我。她没有发现我跟那些屠杀她亲人的人是一伙的,反而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从我懂事那天起,我就开始接受组织的洗脑。而洗脑的宗旨只有一条——这个世界除了哈德斯盛宴,其他的人都该死。没想到这个女孩让我对世界有了另外的看法。于是我们相爱了,而且她还怀了孕,生下了一个男孩。我给她取名叫杰克,杰克.切尔弗。”说到这里,切尔弗的双眼突然发出了柔和而幸福的光彩。

我倒没什么,而萨琳娜听到这个故事显然入迷了。我在一边紧张地看着地窖入口,而萨琳娜却在追问:“后来呢?”

发现萨琳娜关注的眼神,切尔弗笑了笑:“看来我没押错,你们这边是好人。我可以把我的孩子托付给你们了,如果你们当中还有人能活着出去的话。”

他停顿了一下:“我原本可以跟我的爱人一起看着我的孩子幸福地成长的,但是那个罪恶的组织居然又找到了我,让我跟他们回去。于是我掩护我的爱人和孩子逃离了那个村子,在逃跑途中,我的爱人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