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45章 又毛又膘男

45章 又毛又膘男

我心想这下完了,眼睛一闭,不忍卒视。但听啊的一声,然后是“咯咯”两下,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IT男的胳膊已经从英文的L改成拼音的L了——被我的美女姨太太掰脱臼了,再也提不起来了。而那根吊坠已经在萨琳娜的小手里晃荡了。

“嗡”,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受伤——下巴脱臼。

我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向那条吊坠扑去,谁知她轻巧地一闪,我差点在南美洲摔出个国际范的狗吃屎。而萨琳娜已然蹲下身子,把吊坠举到了男孩面前:“还给你。好好拿着,别让坏人抢走了。”说着回过头又送我一个白眼果果吃。

好吧,我决定了,这孩子我认了。今后你有了儿子,东宫归你住行不。

男孩接过吊坠,兀自哭个不停,看来今天这是真伤了心了。萨琳娜用手帮他轻拭着眼泪,不停地安慰。把两个大汉气坏了,那个没受伤的立刻扑了上来……我已经知道结果了,不免心惊肉跳。只见萨琳娜都没回头,只是用手轻轻地一抓,就抓住了大汉的手,然后一旋……我“啊唷”一声,比那汉子先叫出声来。但见那汉子已然倒在地上,兀自紧捏着被掰断的手指,疼得咬牙切齿,瑟瑟发抖。

“乒乒乓乓”,围观“群众”手里的酱油瓶掉了一地。

“叫你们欺负小孩,你们这些没脸没皮的。”我突然厚着脸皮大声说道,然后我走了过去,一把把小男孩抱了起来:“乖乖,别哭了,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走远点,刚才上哪儿玩去了?!”萨琳娜气哼哼地一把抢过男孩。

“刚才我在旁边带领大伙鼓掌来着,你没听见我指挥吗?”

“哼,脸皮真厚!”……好吧,在异国他乡,我们“一家三口”让南美洲人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们正想抱着小孩离开的当口,一声焦急与妩媚并存,尖锐与柔和相伴的叫声在我耳边响起:“杰西卡,杰西卡!”我们三人同时转头,哇卡卡,伊拉拉,救命啊!我彻底混乱了——居然就是那个美女——让我撞电线杆的美女——简称电女。

但见电女冲了过来,一把把男孩抱了过去,焦急地询问道:“怎么了,杰西卡,你受伤没有?”然后不友好地看了看我和萨琳娜,继续关切地问男孩:“有人欺负你了吗?”

“没有”,杰西卡这时候反而不哭了:“这个姐姐是好人。”晕哦,居然好人里面没有我。果然,电女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这是您儿子吧,应该没事的。”说这话的时候我没有失落感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不管是不是生过孩子,那种美艳还是值得我垂涎的。摆明了讲,我就是无底线,无节cāo,无下限的三无好男人。

美女居然对我一脸不屑,转头向我的太太问候,她自我介绍叫莫妮卡。萨琳娜就把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听到那个金耶稣十字架的事,莫妮卡向两个受伤的大汉看了过去。她抱着孩子有些怯懦又很坚定地走了过去:“你们怎么说?那个金耶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确定是杰西卡拿的吗?”

那个L变成I的汉子摄于我老婆的yín威,抖抖豁豁地说道:“我们……不是他拿的……我们……”

萨琳娜走上一步,从鼻孔里发出“嗯”的一声。两个汉子立刻连滚带爬向后退去。她开口了:“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来说吧!”一声洪钟般的声音让闹闹攘攘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大伙儿纷纷转头向声音的出处望去。只见一群五六十个人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了不远处。他们穿著相当齐整,居然是军人打扮,五个一排,足足站了有十排以上。手里每人一把冲锋枪。晕哦,什么时候“秀水街”“夫子庙”也有仪仗队了。

刚才那句话是领头的人说的。这人长得那个丑,简直是非洲人跳高——黑老子一跳。满脸横肉,一嘴赤红sè的络腮胡子连嘴都找不到,唯独那地窖门**出的两颗大黄板牙才告诉别人那地方是“地铁出入口”。一对眼睛小得几乎找不到,多亏扫帚眉告诉我们那下面应该可以找到窗玻璃。两只耳朵竖起来,那形象跟他的两颗大门牙倒也相得益彰,这样才符合兔儿爷的形象。有句俗话——好男一身毛,好女一身膘。他反正都占全了,要毛有毛,要膘有膘。

莫妮卡立刻吓得向后退了两步,抱着杰西卡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我习惯xìng地向后退去,没几步,我已经踅到了群众中去了,手里也象模象样地提着个酱油瓶,跟没事人似的。而且腰身向后半扭着,随时做好逃命的准备。好吧,那位电女先不管了。至于萨琳娜,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时刻注意着动向,至少已经看好了一条退路。到时候拉着她就闪。谁知这个不知死活的妞,居然还向前走了两步,站到了莫妮卡的身后。老婆很强悍,老公很无奈。

只见那个又毛又膘的男人向莫妮卡走了过来:“哈哈,今天爷真是好福气,能遇上这么位漂亮的美女。”然后他朝着之前两个汉子,鄙夷道:“瞧你们这点出息,太不给我争气了。还不把刚才的事原原本本告诉这位小姐。”

那个IT男战战兢兢地讲了经过,原来他们是这块的地头蛇,专门做点宰过往游客的生意,时不时地还搞个碰磁什么的。昨晚他俩输光了钱,欠了人家一屁股赌债。就想了个办法。他们看到那个小孩在他们摊上看那个金耶稣,把一个吊坠遗失在了他们摊面上。于是就动起了歪脑筋。假装说那孩子把金耶稣换走了,准备找孩子的家人敲诈。他们平时一贯作威作福,附近的人敢怒不敢言。

那个毛膘男听完,向莫妮卡凑了过来:“小姐,真不好意思,这块市场是我管辖的地方,出了这种事实在是对不住了。不知您有什么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