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46章 我的老婆是大佬

46章 我的老婆是大佬

莫妮卡抱着杰西卡怯怯地向后退了一步:“我,我没什么要求了,我走了。”说完他一转身就向人堆里走去。毛膘男挺身一个急步,拦在了莫妮卡身前,两人差点撞到一起。莫妮卡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了一步,把杰西卡搂得更紧了。唉,美妞,瞎子都看得出来,现在孩子没事,有事的是你哟。我手心里不免捏了把汗,手心捏汗对拿酱油瓶的人来说会有麻烦哟。

“好可爱的小孩”,毛膘男伸手去抚摸杰西卡的脸蛋:“不好意思,让他受惊了。”

杰西卡被吓得大哭起来:“姐姐,姐姐——”然后一个劲地往她怀里钻。

嗯,莫妮卡原来是杰西卡的姐姐,这好象比较符合小说的构思。本来吗,这个顺路路顺,没经过我同意就让美女先生了孩子了,真没节cāo,家里药吃完了吧?幸亏我及时提醒了他,不然人家看到这里肯定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杰西卡已经没事了,我要回去了。”

“回去,没这么急吧。不如赏个脸,让我请小姐吃个饭,压压惊。”说完毛膘男已然伸出毛茸茸的手去拉莫妮卡的胳膊了。

莫妮卡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又怒又怕,双眼惊恐地看着毛膘男:“不要,不要碰我。”

毛膘男笑了笑:“呵呵,小姐不要害怕,这地方归我管,从此以后都没人敢欺负你和你弟弟了。我是这里的守备军上尉。”他指了指身后这些荷枪实弹的士兵:“瞧瞧,这些只不过是我手底下三分之一的人,我手底下有近两百人,一个加强连。”然后他又转身向手底下的士兵叫嚣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位小姐以后就是我德尔沁的人了,你们看到她都要敬礼,听到没?现在听口令,立正!敬礼!”果然五六十个人齐刷刷地向莫妮卡行了个智利的军礼。

现在我不仅是手心出汗,连腿都在哆嗦了。这朵鲜花难道就这么被插在牛粪上了?

德尔沁又转回身走到莫妮卡身前:“小姐怎么称呼?”莫妮卡紧闭着嘴不愿回答。

“也好,现在不说也好,待会儿我们饭桌上慢慢聊。请吧!”他手一伸,居然直接去搂莫妮卡的腰了。

莫妮卡退无可退,情急之下叫道:“不许碰我,我父亲是……”

她话没说完,只听到“啪”地一声,接着是德尔沁“哎哟”一声把手缩了回去。他定睛一看,顿时笑得更灿烂了,原来打他手的是另一位美女——还能有谁,我的东宫姨太太喽。

德尔沁立刻yín邪地笑了起来,本来就小荷已露尖尖角的大黄板牙,这回更是盛开得恶心一片了:“失敬失敬,没想到今天我这地方的美妞一个比一个漂亮。真是千年一遇啊。不好意思,刚才怠慢了,不如一起赏个脸吧!”说着他已经用手去托萨琳娜的下巴了。

旁边两个刚刚吃过亏的汉子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就听德尔沁“哎哟”一声惨叫,然后捧着红红的手指连连往后退去。等他站定,稍稍缓过神来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已经脱臼了,还不知道骨头断了没有。当着这么多围观者的面,而且人群里还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他的脸可不能就这么丢了,要不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啊。特别是他已然看到人堆里有拍客拿出了照相机——专业打酱油的。

他额头上已经渗出豆大的汗珠,但还是忍着剧痛用另一只手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后面的那些士兵一看到这个动作,最前面五个也把子弹推上了膛,端了起来枪口一致瞄准了萨琳娜。这下糟了,没想到我带来的这房姨太太在南美洲出这么大的风头……

要照平时,别说是这么多枪,就是出现几把刀,作为职业围观群众的我肯定已经兔子了。俗话说“看枪毙带掉只耳朵”,这种高风险围观我是不会参加的。可今天我总不能就这么溜了吧,毕竟我这姨太太对我还不错的,不管在**还是在浴室那都是妥妥地,就算在外面我也是小正太跟着御姐,很有安全感的。不行,看来今天这场劫难是躲不过去了,可是你以为我真地是007啊,就算是007也要在导演的极度YY之下才能在这六十几杆枪里解救我的美女老婆了。况且还是两位美女,而小男孩杰西卡的吊坠又是我大感兴趣的,这三个我得全救出来才行。要是现在来个神的话,我希望是——千手观音。

我心中一阵默念:“大慈大悲南无千手观世音菩萨,快快显灵,快快附身。我给你烧纸钱,化元宝,供蜡烛,做素斋……”

“喂,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把我们佛界当成什么了?”

晕,是个男神仙,观音不是女的吗?不管了,是个神就行,让他给我通风报信去。我连忙道:“大神啊大神,恕我不敬之罪,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请您帮我找千手观音nǎinǎi来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再说现在是三条命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的嘴就象黄河小浪底开了闸门——滔滔不绝了。

“你什么时候变唐僧了,怎么嘴里这么多说辞啊,叽叽歪歪的。说清楚点,要我帮你什么忙?”

“不知是哪位尊神啊,现在要快啊,他们六十多条枪对着我老婆啊。我怎么把她救出来啊?”

“我是伽叶尊者。如来座前的执事。你这事太简单了,把那些人全摆平不就行了。”

晕哦,看来这位大神在如来座前站惯了,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痛。我只好提醒他:“大神啊大神,没看见他们手里拿的什么吗?只怕我的手还没碰到他们,我就被打成蜂窝煤了。你见过那些子弹吗?飞来飞去,根本不长眼睛的。”

“我见过啊,就是用那根棍棍把一粒铁弹弹甩出来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