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58章 无为而治

58章 无为而治

我听了一阵恶心,一口咖啡带着午饭一起喷了出来,喷了拉费尔德一身。因为喝下去时间不长,体内的神经毒素还没来得及吸收,这一口狂喷清掉我体内毒素的十之仈jiǔ。拉费尔德回身对我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让我更是清醒了不少。我感觉手脚的知觉正在恢复。我倒,难道这就是道家“无为而治”的jīng髓?这老头什么也没做,我体内的毒就这么解了?而且还有一个副产品,拉费尔德不得不停下剪刀,去处理被我喷得一塌糊涂的军服。

但身上的绳子还是牢牢地绑住了我,我对着老道道:“大爷,你就算不帮我阉了他,至少先帮我把绳子解开吧?”

“绳子?什么绳子?我没见到什么绳子啊?”

等我以后出差去上海,专门给你去“光明眼镜店”配副高档的老光眼镜行不:“老大爷,麻烦您离远点看,我手上身上全是绳子。”

“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觉得这个绳子绑住了你啊?”

“那还用‘觉得’?这根本就是事实。”

“贫道帮不了你,因为这绳子根本就没有绑住你,这全是你自己的心魔在作怪。不信你闭上眼睛,心中无结,这根绳子自然就缚不住你了。”

“心中无结”,我死给你看行不?这结明明在,我……这时我的手无意间一抽,发现那个绳结居然很松,我的小手在里面就象针尖过隧道一样,根本没有阻碍地抽了出来。我再一动脚,脚也出来了。好吧,“无为”大大,I服了油。

现在麻烦还是很大,这个“无为”的老头看来是指望不上了,他来这里好象光是给拉费尔德算命来了,什么也不想做了。求人不如求己,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擒贼先擒王。

于是我留了个心眼,没有把手和脚全部抽出来,假装还被绑着。拉费尔德换好制服,蹲到萨琳娜的两腿之间。她的牛仔裤已经被他完全扯开了。两腿之间露出诱惑的粉sè,那是她的底裤,与垂挂在胸前一飘一飘的粉sè胸罩相映成趣。撩拨得拉费尔德血脉贲张。不仅是他,那些站在他身后的士兵们也已经舔嘴咂舌情难自抑了。这时整个屋子里的人甚至包括莫妮卡都把目光凝注在了萨琳娜身上。拉费尔德的贱手已然摸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我轻轻地把手和脚从绳套里抽了出来。一个箭步拿起刚才拉费尔德放在桌上的剪刀,然后转身从后面卡住了拉费尔德的脖子,剪刀也已经到位——它已经离拉费尔德的眼珠子只有两毫米的距离了,他睫毛的眨动都已经可以触碰到剪刀的尖端了。

事起仓促,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我大叫道:“把枪扔掉,把枪扔掉!”士兵们都在犹豫不决,我继续大喊:“再不扔我先让他变独眼龙!”说着我故意把尖头在拉费尔德的眼皮上轻戳了一下。

“快放下枪,听他的,快快快,放下!”拉费尔德声嘶力竭道,搂住他脖子的手臂都能感觉出他喉结猛咽口水的动作。他紧张得完全没有了任何抵抗能力。

士兵们果然纷纷放下了枪。“退后,全都退后。”他们果然乖乖地向营门口后退了几步。

“你”,我用眼神盯住其中一个士兵:“把她们的绳子解开!快!”士兵有点犹豫。

拉费尔德一阵急叫:“都听他的,都听他的,我不想变瞎子,快,都听他的!”那名士兵慢慢地移到莫妮卡身前,帮她解开了绳子。然后他又去解萨琳娜的绳子。但是萨琳娜全身几乎已经**了,当他的手触碰到那滑腻的肌肤的时候开始颤抖起来,怎么解也解不开。还是莫妮卡拖着绵软的身子帮他一起把绳子解了开来。

“全部出去,退到门外,关上门。”

“对,对”,拉费尔德沙哑着叫道:“都出去,都出去。听他的!”

士兵们真地退了出去,还把门关上了。现在屋里只有我们三个加上拉费尔德了。我稍稍舒缓了一下紧张的神经。把剪刀的刀尖稍稍挪开了两公分。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我选择背对着两位美女说话:“先想办法把胃里的咖啡吐出来。”

两位美女现在对我当然是言听计从……

“把衣服穿上吧,不要着凉。”我强装幽默:“休息一下,我们就送他去见上帝。”

拉费尔德听出来了,他也知道我们的厉害。至少他见过萨琳娜的身手。他哆嗦着说道:“你们现在没事了。放了我吧,我把钱都还给你们,我什么都不要了。可惜德瓦拉跑了,要不我会把他也放了,让你们一起远走高飞。”

“话说得很动听啊,上校先生,我可没有时间听你唱歌。你把德瓦拉弄来是为了做诱饵的吧?快说实话!”

“我,我说实话。我其实一开始是想把德瓦拉卖给你们的。毕竟他值四万美元呢。但是后来,我的副官——就是刚才已经死掉的那个副官给我出主意,让我在你们的咖啡里下药。他说,到时候我们可以把你们干掉。四万美元你们肯定带在身上的,所以少不了。而德瓦拉是回到总部的监狱还是干掉完全凭我高兴。所以我……”

“好一个一箭三雕的好主意,即除了我们这个后患,又得了钱,还不得罪总部。你个狗rì的,我们的命就值四万块吗?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命值多少钱。”我咬牙切齿道。

“饶命,饶命,只要你们肯放过我,多少钱我都肯出。”

现在我轻松多了,这贱货在我手里,我是进能攻退可守,最不济也能混个全身而退。

这时一把手枪已经对准了拉费尔德的脑袋,我回身一看,原来是萨琳娜。她和莫妮卡都已经穿好了衣服,穿的都是拉费尔德挂在衣帽架上的军服。尽管显得有点肥大,但那傲人的身材仍然呼之yù出,颇有制服诱惑的范,今天晚上这个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