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59章 急转直下

59章 急转直下

我松开了拉费尔德的脖子,把剪刀扔到桌子上,然后往拉费尔德的老板椅里一坐,两脚翘到了办公桌上。萨琳娜叫拉费尔德站到桌子跟前,现在我就象在审问一个犯人。而这位犯人后面是两个女看守。萨琳娜已经把枪收起来别在了腰间。有她在,这个犯人根本就是个完全没有危险的人渣。

我轻松地对他说道:“怎么样,知道下面该怎么做了吗?”

“知道,知道。我先把所有的钱给您,然后护送你们安全离开这儿。”

钱这东西,对于如今的我来说,概念好象已经比较淡泊了,不过有句话说得好——从来没有人嫌钱多的。特别是当我看到他从桌子下面的保险箱里拿出整整八十万美元的时候,我决定不在装逼。没想到这趟智利之行的所有费用他都给我报销了,我现在手里又有一百三十多万了。

我站了起来,一边看着他把钱装进一只手提箱里,一边兴奋地走到萨琳娜身边。这回的变故不过才短短十几分钟,我跟她已经有了小别胜新婚的感觉。我偷偷地搂住她的小蛮腰,在她嘴上“啃”了一口。她回身看了看莫妮卡,发现莫妮卡正盯着拉费尔德,于是她也偷偷地在我脸上“咬”了一口。我现在对“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就算是正大光明的“妻”在别人面前“偷”一下,也好有情调哦。怪不得男男女女都这么喜欢“偷情”……

萨琳娜用枪顶着拉费尔德的腰,莫妮卡拎着手提箱,而我则大摇大摆地走在最后。我们出了营口门。拉费尔德把双手高举过头,一边指挥着他的手下向后退。现在这里的局面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了。我突然看到上次那个打翻了一桶汽油差点挨鞭子的跛子,于是突发奇想。

我大叫一声:“站住。”拉费尔德知道是叫他,乖乖地站在原地不敢动。我走到他跟前:“现在,给我下命令,把你这个驻地抓来的苦力全都放了,给他们自由!”

“这……这里有两百多人,要是把他们全放了,圣菲尔德公司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他们会把我枪毙的。”

萨琳娜用枪口戳了戳他的腰:“那好啊,你是愿意以后死还是现在就见上帝?”

“我……好吧,我答应你们。”拉费尔德垂头丧气地对他手下的士兵叫道:“把那些矿工都从矿洞里叫上来,让他们离开这里。”

底下一个看上去象个小头头的士兵没有听懂:“你是说离开,让他们去哪儿?”

“蠢货,当然是放他们走。他们爱去哪儿去哪儿!”拉费尔德被枪顶着腰在下属面前当然很没面子,所以急于想找一只出气筒。

这个小头头果然向矿洞里跑去。“砰——”,一声巨响从矿洞里传来。我们都惊诧地盯着那个洞口,还以为是什么我们没见过的挖掘机械的声音。只见从洞里走出一队三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士兵,领头的那个就是上次准备对拉冬儿行烙刑的火把队的领队。

“怎么回事,帕得斯基呢?”还没等我们说话,倒是拉费尔德先开口问道。估计刚才那个跑进洞的小头头就叫帕得斯基吧。

领队咧着嘴大笑起来:“哈哈,你那可怜的部下已经先你一步去见上帝了。”

“什么,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你想造反吗?”

“没有啊,我们好好的啊?倒是您,尊敬的拉费尔德上校,您想造反吗?”领队的话让拉费尔德大吃一惊。当然比他更惊讶的应该是我们三个人了。没想到今天还弄了场免费的后.宫戏看看——谋朝篡位。

拉费尔德紫涨着脸:“拉肯尼斯,你居然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还把我的勤务兵打死了。你等着,在我见上帝之前,我一定会让你下地狱。”靠,现在算命这个职业的门坎这么低啊,仅仅二十来分钟里,我就见了好几拨了。一会儿是太上老君,一会儿是领队,一会儿又是这个上校。好吧,我表示淡定+围观,看他们谁算得准。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慢慢超出了我的控制。

那个叫拉肯尼斯的领队态度好象非常强硬:“上校先生,您别搞错了,现在到底是谁的腰里被顶着把枪?你连自身都难保了,居然还嘴硬。老实告诉你,现在留给你的只有一条路——死!”晕,这不符合电影情节,一般至少都给对方两条路选的。

“如果你现在反抗,你后面那个混血美妞会把你一枪爆头。如果你跟着他们走,我就会打死你。你居然还敢在这里发号施令?”

“你……”拉费尔德被噎住了。

“我早就看你不爽了,每次弄到油水我们连油腥味都闻不到,你这个贪得无厌的蛀虫。连矿工的伙食费你也不放过。这次真是天助我也,你被他们逼着背叛了公司,我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你这只蟑螂踩死了。”

“你……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上了位肯定比我还心狠手辣。就看你平时对那些矿工皮鞭加棍子的嘴脸就知道了。再说,就算把我挤走了也轮不到你。不怕告诉你,你心里也清楚,坐上这张位置我靠的是谁。你有这背景吗?哈哈!”

“原来没有,可现在有了。因为你现在成了我的垫脚石,我只要把你干掉,我就算为公司惩罚了一个叛徒。而且你的副官也给那个德瓦拉干掉了,在这里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镇得住,现在我就要送你上西天。就算你反悔,我也不会给你机会了,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说着,领队把枪举了起来。欧也,大家来看狗咬狗,不收钱。

不过今天这个围观好象有风险,他离我们这边的距离有三十几米,我可不敢保证他能一枪打中拉费尔德。如果他这一枪打不中,那站在他旁边的我们很可能成为那不长眼睛的子弹的牺牲品。我们三个和拉费尔德都紧张地注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