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0章 火并到底

60章 火并到底

特别是拉费尔德已经闻到了死亡的气息现在他是腰后一把枪,面前一把枪如果我是他,肯定已经开始回顾这罪孽深重的一生了

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领队并没有立即开枪,而是指挥手底下三十多把枪都齐齐地举了起来:“给我瞄准他们四个,全部干掉,一个不留你们看到那个手提箱了吗?一分钟之后,这些钱就是你们的了哈哈哈!你们都会变成有钱人了”他缓缓地收敛起笑容:“预备——”

天哪,现在就算神仙驾到,我们也逃不过这三十多把枪的屠杀了看来我也应该回顾人生了,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正准备闭上眼睛等死,背后一个熟悉的身体撞了过来,把我扑倒在地,她在上面的姿势我们也经常有,不过必须是面对面的,她在我背后我倒是没玩过怎么了,临死前不兴我YY一把艾我……

“砰——”

刚才这一枪击中了我们四个当中哪一个,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我知道后面还有三十多杆枪要响起来于是我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猫着腰向拉费尔德的大本营抱头鼠窜至少那里还能延缓我的死亡,也许还够时间回顾一下我那一事无成的一生……

但是当我快跑进大本营的时候,预计的三十多杆步枪并没有响起好吧,如果有人问起我是怎么死的,你们就告诉他是被一个叫“好奇”的害死的我在进营门的一刹那回头向领队那边看去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那三十多条枪居然都没动,地上躺着一个人,居然就是那个领队不会吧,难道他刚才也回顾了自己的一生,觉得自己活得太憋屈了,然后把这一生直接结束了?如果不是,难道是我那可爱的老婆开的枪?不可能,她手里只有一把普通的手枪,打不到这么远的难道是拉费尔德,更不可能,估计他这辈子都没开过几枪,况且他手里也没枪

这时那边又出状况了,只见一个士兵退到狭窄的矿洞洞口,就象我刚才搂住拉费尔德的脖子一样,正搂住另一个人,然后从这个人的腰间拔出他的手枪顶住了那个人的太阳穴晕,我混乱了刚才是上校与领队两个当官的火并,现在居然是士兵跟小头头之间火并我定睛一看,那个被枪指着头的人我认识,就是那个把我们三人押送到这儿,连小便都要看着的巡逻队长晕哦,这里的人都那么有上进心,流行下级造上级的反原来上位这么简单其实我最看不惯我们的学生会主席,身边总是美女如云彩蝶翩跹的,要不我把他也火并了……

这时巡逻队长可能是喉咙卡得难受,挣扎了几下那个从后面搂住他脖子的士兵的钢盔被挤得掉了下来

与此同时,莫妮卡一声惊叫:“是他!”

趴在地上的拉费尔德也抬起头来:“德——瓦——拉——?”然后他似乎是作出了肯定的判断,快速重复道:“德瓦拉,是他,德瓦拉!”

我和萨琳娜也感觉到那个士兵跟我们见过的照片有些想象了二十岁的样子,高高的个子,晒得黝黑的肌肤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眼珠是后般的蓝色,头发却跟切尔弗一样是那种鬈鬈的白色头发果然是德瓦拉

德瓦拉对着周围拿枪的士兵大叫道:“把枪放下,把枪放下!”这时拉费尔德也看出了些什么,立刻爬了起来:“把枪放下,都听他的,把枪放下”那些士兵大都把枪扔到了地上,只有两三个人似乎还在犹豫不决

“砰”,德瓦拉用手枪朝着巡逻队长的脚下开了一枪队长吓得裤裆里一片潮湿,双腿乱战,扑通一声跪在了雪地上德瓦拉立刻用枪指着他的后脑勺巡逻队长颤抖着声音象是在梦呓:“把枪放下,把枪放下!”最后几杆枪终于也放了下来

德瓦拉大声道:“通通双手抱头,都过来”他指着远离地上的枪的一片空地:“都给我蹲在那儿”拉费尔德也着急道:“都蹲下,都蹲下”说着,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地蹲了下来,不过他蹲的地方离他们还很远萨琳娜感到很滑稽,忍不住笑了一下她站了起来,用手枪顶住拉费尔德的后脑勺,押着他向矿洞那边走去

我跑过去把莫妮卡搀了起来,本想好言安慰两句谁知这个没良心的,一站起来就冲着德瓦拉跑去我的心里有一阵淡淡的失落感,看来就算我意**得再没有底线,女孩也不会都是我的不过我也没闲着,你们不会吧,难道忘了地上还有一只八十万美元的手提箱了

我拎着手提箱走到领队身边好家伙,一枪爆头,脑浆四射看来德瓦拉也真不是好惹的我不禁想起刚才拉费尔德跟他争执的时候给他算命的事,这个领队果然先他一步下了地狱

萨琳娜负责看着那些蹲在一处的士兵,而德瓦拉用枪逼着巡逻队长和拉费尔德两个,走进了山洞没多久,他们出来了,后面跟着一群矿工他们跟那些巴基斯坦小伙子一样瘦骨嶙峋,衣衫褴褛

“兄弟们,你们走吧,现在你们自由了”德瓦拉兴奋地大声叫道

矿工们仍然在犹犹豫豫地,他们没看懂眼前的情况

今天经历了这么几次起起落落,看到这些人,我的心情也象冬末午后的阳光一样暖暖的我忍不住又烧包了:“大家先别走,每人领一笔路费”说着我让莫妮卡负责每人发一千美元路费足足两百多人,发掉了二十几万德瓦拉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我也觉得跟这哥们好象早就认识一样,特别亲近

放人的任务完成了对于剩下的那些士兵包括拉费尔德,我们不感兴趣,当然也没必要杀他们萨琳娜出主意,把他们先关进洞里原来矿工们睡觉的木笼子里,等其他人来放他们到那时,我们早就远走高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