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1章 死里逃生

61章 死里逃生

拉费尔德走在他们的最后,正准备进洞的时候,他突然弯下腰,我们没看清他想干什么,只听到他嘴里似乎“咦”了一声,象在捡什么东西。当他快要站起来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响,震得山洞轰隆隆象打雷一样。他一个踉跄,倒在了血泊里。我们几个都惊呆了,唯有德瓦拉迅速地跑到他身边,蹲了下去。等他转回身的时候,我们发现他手里多了一件东西。

“手雷!”萨琳娜叫道。

“不错。我早就觉得这王八蛋有问题。他在这里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不知有多少矿工死在他的酷刑之下。我们放过了他,他却想用这个害我们。”

我敬佩道:“没想到,你一个边远农村出来的孩子,居然对这些懂得那么多。今天多亏有你,要不我们几个都要被报废在这儿了。”我忍不住冲上去,踢了拉费尔德的尸体一脚。拉费尔德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这时我想起那个“无为而治”的太上老君给他算的命:此君已然命不久矣,报应啊报应,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好吧,太上老君,i再服了油一次。

……

德瓦拉对这一带相当熟悉了。他开着驻地的一辆军用吉普车把我们送到旅馆,我们收拾好行李,立刻离开。没想到这辆吉普车还帮了我们大忙。沿途已经有军警开始盘查过往车辆和行人了,我们这辆军车居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傻得也够到家了。

我们没敢选择航空,而是直接走了远洋轮船。还好我们在码头遇到了上次那个船长,看来是他上次赚得我们太多了,这次他居然都没要我们付钱就用小快船把我们送到了公海。然后他手下的人帮我们安排了另一艘远洋货轮把我们送到了中美洲的洪都拉斯。这儿的边境口岸管理比较松懈,我们花了点小钱,在港口乘上了一艘去中东运油的远洋油轮。在经过阿拉伯海的时候,我们再转乘一艘渔船回到了巴基斯坦最大的港口——卡拉奇。我现在都把巴基斯坦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了,一到这里我就特别亲切。特别是当我们经过一天的火车颠簸之后,到达了拉合尔。

亲人见面当然是一阵痛哭流涕。萨琳娜和莫妮卡当然都陪着他们一起流眼泪。一般这种场景我都喜欢回避。我反正是个从小没有呆地麻米的野种,也不懂什么叫母子之情。

让我尴尬的场面总算过了,我踅进了他们的房间。倒是拉冬儿见到我特别高兴,他现在把我当成了最亲的亲人。

一切安排停当,我们两男两女才有机会在拉合尔的一家餐厅里坐下来吃个安顿饭。吃什么当然不重要,关键是我和德瓦拉之间有许多信息需要彼此答疑解惑。我先把我们受他的父亲切尔弗之托,找到斯奎恩特,再从斯奎恩特去智利找他的大致情形说了一遍。德瓦拉把我们感兴趣的事情回答得相当详细。

原来,果然是他在悬崖边救了莫妮卡,受了伤,住进了驻地矿工的临时医院。当他的伤快痊愈的时候,他杀了一个医院的警卫,抢了一把步枪,逃进了科帕韦山区。加入了当地的武装游击队。他匆忙地制订了计划,带着十几个人去救他的巴基斯坦兄弟们了。结果虽然他们也击毙了十来个士兵,但他们当场也被打死六个。剩下的人在逃跑途中被冲散了,他被巡逻队活捉。作为这次武装袭击驻地的头头,他被移送总部监狱。他在监狱里受尽折磨,却始终没有供出山地游击队的信息。

原来活动在科帕韦火山地区的游击队一直是那个铜矿的心腹大患。而那处铜矿又是一处富矿,采掘成本很低,圣菲尔德公司不愿放弃。所以数年来,他们与这个游击队已经交火过多次。驻地的兵力也从一开始的几十个人增加到了二百人。之所以那天他们大营救的时候,驻地只有三十来个人,估计其他兵力是被派去清剿游击队了。我们真是相当的幸运。

近半年的时间,由于在德瓦拉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来,总部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他们已经准备把他枪决了。没想到出了我们这档子事。拉费尔德要求把德瓦拉押解到驻地去,他的理由是要当着矿工们的面把他给毙了,作为对叛逃者的警示。于是总部欣然答应,由驻地的副官带着两名士兵把他押回驻地。他被关在卡车后面的一只铁笼子里。在休息的时候,他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对我们花钱解救来自巴基斯坦的矿工的事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还差半天车程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机会。乘着给他送饭的当口抢了一个士兵的枪,打死了两个士兵。副官虽然中了枪,却被他带着伤跑掉了。于是他穿上士兵的衣服,开着车来到了驻地,混在士兵堆里,准备解救矿工。

后来的事情就接得上了,德瓦拉在领队跟上校火并的当口看出了门道,他知道只有帮助我们才有机会成功,于是他出手杀了领队,还把巡逻队长当成了人质给自己挡子弹……

我和萨琳娜听完还算好,把个莫妮卡听得如醉如痴地。没想到她的救命恩人还是个盖世英雄,就差踩着七彩祥云来娶她了(大话西游紫霞仙子语录)。我和萨琳娜看着她的表情相视一笑——深度花痴,鉴定完毕。

好吧,既然我得不到她,就让我祝他们幸福吧。这回我不装也得装了,本书真正的帅锅出现了。我这个蟀哥还是不要污染大家的眼球了。现在我理解那些穷得只剩下钱的花花公子了,当此时刻,我除了用钱来证明自己外还能干些什么呢?于是我送给德瓦拉十万作为生活费。德瓦拉倒没什么,莫妮卡居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一个劲地感谢我。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你把我嫁给别人做新娘!我感觉我现在不傻a也不傻c,光傻中间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