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2章 尼尔姆的信徒

62章 尼尔姆的信徒

不过德瓦拉这哥们好象非常够哥们。他是不是到中国的孔子学院升造过?因为他居然用实际行动一直在践行一句做人的原则——朋友妻,不可欺。尽管连各位读者大大都知道莫妮卡不是我的妻,但他却对她相敬如宾。我几次看到莫妮卡想跟他套近乎,他都退避三舍。我看得都快人格分裂了,急得我啊!要是换成我,早就化语言为行动了。这么美的美女放在那儿,他居然熟视无睹,真是暴殄天物,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强烈要求以我的牺牲来减轻他的罪孽。

不过一来莫妮卡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二来我那东宫姨太太盯我盯得象贼似的,我只好望着印度洋兴叹了。

一开始我们以为他只是腼腆,但后来我们发现他似乎老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照说不会呀,现在他已经安然返乡,连他的兄弟们都已经安排得妥妥的了,怎么看上去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啊?

于是我和萨琳娜找了个机会约他和莫妮卡一起出去郊游。萨琳娜当然是为了促成他俩的好事,而我也想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要不我还真不放心把莫妮卡就这么交给他了。这回是真心话,你们把我也看得太扁了吧!

经过我们一番开导,他总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我在圣菲尔德公司总部的监狱里的时候,受尽了折磨。我是个达达尼尔教徒,一直把尼尔姆的指示当成自己一生的追求。我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尊崇真主尼尔姆的旨意,过上传统而简单的生活。”

我们几个被他这番开场白弄得好紧张,一种神圣感逼得我透不过气来。

“也许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正是尼尔姆对我的考验。他是在暗示我将来应该做些什么。”

我忍不住问道:“你想做什么?”

“真主尼尔姆似乎是想告诉我两个字——解救!”

“解救?解救什么?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的巴基斯坦兄弟们也都回来了。况且驻地所有矿工也都被你放走了。你还想要解救谁?”

“我也不知道我能走多远,但是现在我至少明白我的目标——我要解救圣菲尔德公司所有的矿工。矿工们的生活实在对我刺激太大了。也许你们无法理解我,但我一定会尊崇真主尼尔姆的召唤,哪怕付出自己的一切,也包括尼尔姆赐给我的生命!”

好吧,这番话要是从我嘴里说出来,说不定读者大大当场就会有人把胃都吐出来了。但从德瓦拉这位帅锅嘴里说出来,我就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吐了。萨琳娜和莫妮卡两位傻妞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象是见到上帝一样。靠,如果上帝就是整天说种胡话的话,我保证把去天堂的票倒卖了,带着钱到地狱做小鬼去。

我真想冲上去摸摸他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但麻烦好象远不止这些,因为莫妮卡已经深情地握住了德瓦拉的手……

冤孽啊,雷神,把我劈了吧,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胃里泛起的味道都有那天上校请我们喝的猫屎咖啡的味道了,再听下去我都能想起去年的今天中午吃的是什么了。

但是萨琳娜这时居然也抓住了我的手。我不得不承认,尼尔姆真的很伟大,i服了……

“也许,也许……”莫妮卡吞吞吐吐了半天,好象终于下定了决心:“也许,我能帮上你的忙。”

我靠,我发四,她肯定可以在精神上支持那个傻哥,她接下来肯定会说:不管你成功或者失败,我永远在你身边……

“我……,其实我父亲就是圣菲尔德公司的董事长。”

怎么样,雷到你了吧,你现在怎么到地上找眼镜的,我就是怎么到地上找我十岁时拔掉的乳牙的。上帝啊,尼尔姆啊,让雷来得更猛烈些吧!!!

“你说什么?”现在反倒是那个尼尔姆的信徒还能说人话,我跟萨琳娜都踩着祥云在天上飘呢!

“是的,我的父亲就是圣菲尔德公司的董事长,就是那个在智利最大的矿业公司。”莫妮卡的语调变得越来越平静了。除了她抓着德瓦拉的手仍然有些轻微的颤动外:“你们不用问了,我都告诉你们。”

她看了看我和萨琳娜:“对不起,在你们面前我一直隐瞒着我的真实身份。因为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身份而感到任何荣耀。相反我一直因此而感到无地自容。小时候,父亲告诉我,我的母亲是出车祸死的。但是长大以后,我才知道了真相。我的母亲居然是被人绑架后杀死的。”

“这怎么可能?堂堂董事长的妻子居然……”,我转念一想:“会不会是你老爸不舍得……”话没说完,感觉大腿上被一只熟悉的小手猛拧了一把,我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回头看到萨琳娜的白眼,只好立刻闭嘴。

不过莫妮卡似乎早就猜到了我的“小人之心”:“这不是钱的问题。我的父亲并不是嗜钱如命的守财奴。相反,他愿意为母亲付出他的所有,他很爱她。智利原本是西班牙的殖民地。我的母亲出身西班牙豪门望族。当年我母亲不顾家族的阻挠,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当时还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采掘队的工程师。”

“好浪漫!”好吧,这种故事总是容易感动那些小白的神经,也包括我身边这位老是拧断别人胳膊的“特洛伊小组”成员。我的问题要简单明了得多:“那你母亲怎么可能被撕票?”怎么样,我的问题是不是也很“狼”漫。

“因为绑架我母亲的人提出的条件,我的父亲无法满足。”

“什么条件?”

“他们是一个自由解放组织的成员,他们提出,要让我父亲把圣菲尔德公司所有通过非法手段拐来的矿工都放了。”

德瓦拉激动得紧抓住莫妮卡的手,这好象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真的吗?他们居然是想解救那些矿工!”

“嗯,是的。”

我继续着我那煞风景的“狼”漫:“那你父亲肯定是舍不得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