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3章 智利美食

63章 智利美食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后来我才明白,有些事情也并不是我的父亲可以一个人说了算的。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正好大学毕业,于是为了表示我对父亲的愤怒,我毅然离开了家。一个人在首都圣地亚哥租了间房子,决心再也不要父亲一分钱的资助。父亲几次三番来找我,我都没有跟他回去。”

“当时只是出于对父亲简单的埋怨。但当我遇到你们并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我才明白,我的父亲是多么得荒唐。”

德瓦拉与她双手紧握:“也许这并不是你父亲一人之错。本身这种制度就是沿袭了殖民时期的罪恶。所以,也许我们不会完全成功,但至少我们可以努力。”他转身看着我和萨琳娜,友好地笑道:“你看,我们的朋友不是已经成功地完成了第一步了吗?”

靠,没想到我帮切尔弗找儿子的行动居然涉及到数千非法劳工的自由问题,干脆让我进联合国好不好,要不给我发个诺贝尔和.平奖什么的。但是最大的问题不是奖不奖的问题,而是我和萨琳娜就被这一句话给不明不白地拖下了水。

回到酒店,我和萨琳娜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提出要开溜的想法。但是萨琳娜的筋早就搭错了,看到德瓦拉和莫妮卡将要为了所谓伟大的事业而共同奋斗的时候,她根本听不进我的话了。

而且她似乎还抓住了我的把柄:“你答应过切尔弗,要让他儿子幸福的。毕竟他无意之中救过你的命。”

靠,我自己的儿子还不知道在谁肚子里呢,就要对别人家的儿子负责了。我是一千个不愿意,但又一万个舍不得萨琳娜一个人去冒险。别人可以不管,但这位美女似乎天生注定是我离不开的羁绊。好吧,我再忍你们一次。

……

于是我们安排好伊斯拉米尔和拉冬儿,再度直航南美。当然,在去南美前,我们已经搞定了德瓦拉的护照。莫妮卡向我们保证,此次回到智利,她一定不让圣菲尔德公司追究上次我们私放矿工的事。所以我们也没有用什么假护照。

我们直飞圣地亚哥。莫妮卡果然能量非凡,她只是回她父亲那儿去了一趟,就带来了好消息:他的父亲不但答应不计前嫌,还盛情邀请我们去他那儿作客。

莫妮卡家的庄园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那种,虽然没有皇室贵族的那种高贵气质,但从占地面积、设施的豪华先进程度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外面的花园草地足可以放马驰骋,而室内穹顶大堂,金壁辉煌,而且各类家电,一应的现代化设施齐全,这大概跟她的父亲工程师的出身有关。

莫妮卡的父亲早就在庄园外面迎候了,大家一番自我介绍。她的父亲叫菲力浦,年界五十,一脸的精明干练。眉宇间有着深深的“川”字形皱纹。不过看到女儿回来,他的眉头也不知不觉舒展了不少。

坐进宽敞的餐厅里,铺着红绸布的长条桌上摆满智利的各种精美食品。“智利三宝”——葡萄酒、三文鱼、红提,还有鳗鱼汤、鸡肉蔬菜汤、卷酥馅饼、辣味玉米粽子、牛排米饭、瓦锅蒸牛排面条……

我和萨琳娜当然是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相比之下,德瓦拉就显得彬彬有礼得多,甚至有点束手束脚的。靠,不会是女婿见老丈人,大脚装小脚吧。不吃拉倒,我继续……

吃完午餐,我们围在桌边吃水果。想到那天在莫妮卡的住处也是吃完饭再吃水果。看来这种有钱人的生活习惯她是完全继承了。曾几何时,我能想到的最奢侈的享受方式就是在方便面上面放上五片卤牛肉,还要被舍友骂——不过啦?

听说如果要去外面吃自助餐,有一条规律必须掌握——扶墙进扶墙出。就是先饿个三天,扶着墙才能进餐厅,等吃饱了必须得扶着墙才能走出来。现在这地方太大,要走到墙边都难,我和萨琳娜只好互相扶着走出了餐厅。菲力浦已经让人在外面的亭子里摆好了各种茶水糕点,说是可以喝下午茶了。看着那些精致的小点心,我只有一种感觉——想哭。老天爷啊,帮帮我吧,让我的胃再大点,我后三天不用吃饭了行不?

尽管菲力浦一再盛情相邀,我和萨琳娜只能讪讪地敷衍一下,小嘬一口咖啡。

莫妮卡看到我们和她父亲相处得很融洽,开始转入正题了:“爸爸,以前是我太任性,所以这一年多来一直没有来……”

菲力浦知道她要说什么了,立刻打断她:“孩子,你能回来就好。再说你始终没有离开圣地亚哥,说明你心里一直有我。我理解你,孩子。而且,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一年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一直在关注你,听说你还捡了个小男孩来照顾,叫杰西卡是吗?”

“您都知道了?”

“当然,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如果我不关心你,我还能关心谁呢?”说到这里,他显然是想到了他的妻子,有些黯然。

莫妮卡也看出来了:“爸爸,其实这两个星期来,我经历了很多。多亏了这些朋友”,她朝我们微笑了一下,继续道:“我才想到要原谅您,并且回到您的身边。”

菲力浦再次向我们表达了谢意。我反正是吃的东西都堆到喉咙口了,连点头示意都有点困难了。

“爸爸,您知道他们有多勇敢吗?他们从二百人的军队手里解救了所有的矿工。而且我告诉您,那个领队是他们自己互相火并被打死的,而那个上校也是因为想用手雷炸死我们,他们才……”我们这次来南美还没杀过一个人,倒是德瓦拉杀了好几个。好吧,你就编吧,替你的爱人圆吧。我为他的老爸感到有些不平。

菲力浦听到这些当然也有些不爽了,不过相比于女儿的回归,这些都只是浮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