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4章 钱不是问题

64章 钱不是问题

“爸爸,还记得妈妈的事吗?”

菲力浦没想到女儿会直截了当地提到这事,本想制止,但当着我们的面他又不好多说什么:“这事就不必提了吧,你不是原谅我了吗?”

“没有,爸爸,我现在还不能原谅您”,莫妮卡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们这次来找您就是想您可以悬崖勒马,不要一错再错。”

“你们……?”

“爸爸,我们想劝您可以放走所有的非法劳工。想当年,绑架妈妈的‘自由解放组织’的要求就是这个,而您没有完成。于是妈妈就……”

菲力浦突然激动得大叫道:“不要说了!”然后他双手捧着自己白发苍苍的头陷入了一种绝望的状态,嘴里依旧喃喃道:“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

莫妮卡站了起来,走到菲力浦身边,把他的头贴在自己胸前,怜惜地抚摸着他的白发:“爸爸,亲爱的父亲,我知道,在您心里始终有一个心结,即使我不提,您也绝不会放下的。也许为了我,您已经忍辱负重了多年。但没有解决的问题始终不会自己消失。我这次带着我的朋友们来见您,一方面是为了拯救那些劳工,更主要的是要帮您解开这个心结。”

莫妮卡把脸贴在菲力浦老泪纵横的脸颊上:“如果您可以完成这桩大事,她一定会原谅您的。我想有朝一日,在天堂里,您会很幸福地与妈妈相见的。”

菲力浦似乎被女儿的话唤醒了,抬起头来坚定地看着女儿:“是啊,孩子。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陷在深深的自责中。当时如果我可以把这些劳工都放了,那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了。”

这时德瓦拉忍不住插嘴了:“是啊,老伯。更何况万民都是真主尼尔姆的子民,他们都有权过上简单而快乐的生活。在您身上已经显现出了这种制度的恶果,但相比于那些无辜的劳工来说,您的这段辛酸的往事只是许多人间悲剧的冰山一角。”

“是啊,爸爸,您知道吗,杰西卡的父亲就是被你们公司抓去干苦力活活累死的。而他的母亲为了养活儿子被迫沦为了一个妓女,最后感染了艾滋病悲惨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之所以要领养他,也是为了替您赎罪啊。”

晕啊,看来我这回是来对了,这里的劳工居然水深火热啊。诺贝尔解放人类奖有吗?要不干脆叫我上帝吧!

“孩子,我想清楚了,你们说得对。我现在要什么有什么了,但我的心里始终空落落的。我的财富是建立在那些不幸的劳工身上的,所以这些财富并不能给我带来真正的幸福。我愿意帮助你们,解救所有圣菲尔德的非法劳工。”

这还差不多,老头子,你算是识相。最好跟我站在一边,要不你有得苦头吃了。看来这事就这么ok了,我还没出手就搞掂了。于是我兴高采烈:“你这圣菲尔德公司的董事长,要放人还不是一句话吗?多大点事啊!”我一激动连南京方言都出来了。

菲力浦摇了摇头:“小伙子,恐怕没那么简单。如果我说句话就能解决的话,那我妻子也不至于……唉,别看我是董事长,但象这种伤筋动骨的决定可不是我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再说,圣菲尔德公司原本就是靠剥削非法劳工起家的,把它的这些工人都解散了,那它还怎么立足啊?”

我的话总是那么“委婉”:“你是不是不舍得了,你怕这家公司关门大吉,你的股份就一文不值了?”

“呵呵”,菲力浦看了看我:“这个小伙子说话真有意思。我对中国的文化也略知一二。中国文化讲究‘中庸’之道。从你的话里面我是一点也没听出来啊!”

靠,反过来教训我,我立刻反驳:“‘中庸’我是不懂,不过我知道‘与时俱进’。要不火箭怎么上天啊?”

“好好好”,菲力浦笑着道:“我喜欢你,讲话够直接。那我就讲点‘与时俱进’的话吧。圣菲尔德公司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我在里面占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所以如果要进行投票表决的话,我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投票权。我几乎敢保证,那另外百分之七十的票都会是反对票。”

原来是这样啊。我是学金融数学专业的,大学头三年上得还不错,这些话我当然都能听懂:“那你把他们手里的股份都收购过来,不就……”

“呵呵,我可没有这么多的钱啊。圣菲尔德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我是可以在流通股市场上吃进一部分股份的。但我的财力有限。而要让决议生效,我还必须再吃进百分之二十一的股权。这些年来,圣菲尔德公司的股票业绩一直好得很,那些持有法人股、发起人股之类的股东根本不可能愿意转让的。所以在二级市场吃进股票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那按照现在的行情,吃进百分之二十一的股票需要多少钱?”

菲力浦低头想了想,然后说出一个让我相当淡定的数字:“二十亿美元。”

我早说过,钱对我来说从来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从来就没有钱。好吧,我“温柔”地眨着我水一样的眼眸,看着萨琳娜,低声在她耳边呢喃道:“美女,我们回去吧。”

“去哪儿?”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要不是在这儿。”

“我不走,我还要解救劳工呢!”

好吧,今天晚上我就开始接客,不知道象我这样即没型又没品的一晚上能挣多少,凑够二十亿美元应该不难吧?

菲力浦也看出来了,他倒是很理解我:“小伙子,是不是泄气了?我先给你交个底,我现在手头可以拿得出的资产值五亿。凭我多年在商界混迹的面子,这五亿资产如果作为抵押至少可以帮我贷到十亿。也就是说,这二十亿里面,我可以先解决十亿。至于另外十亿,我暂时还没有什么好办法。”看来他为了这事真准备倾家荡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