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5章 妙人回归

65章 妙人回归

好吧,一半问题解决了。我晚上可以少接一半客人了。真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另外十亿应该不难吧,让我想想,不知道会不会有个什么远房的表叔什么的死了,一定要把遗产留给我什么的?这几率大概比被雷劈中要小得多了吧!好吧,现在最现实的做法就是先找个雨天让雷劈一次试试,这比找十亿美元简单多了。

下午萨琳娜接到“上帝之手”总部的彼得打来的电话,问我们在哪。我们如实相告。我还以为有什么任务要去完成呢,正好有理由解脱了。谁知他说只是问问,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要做,还祝我们玩得开心。他还提醒我们已经在我的卡上又打进去十万美元,这是给我们发的渡假金。并且还问我们有什么其它需要。当然有了,不过还是算了,万一那个让我很淡定的十亿美金让他吓得把手机摔坏了,不是白白便宜了手机生产商吗?为今之计,我只有接客一条途径了。

……

晚上,说什么菲力浦都不让我们走了。睡在这里好是好,就是不知道这里的隔音设施怎么样,我的美女老婆是专业歌唱家……

于是我们又在这里饱食终日的渡过了一天,第二天下午,当我们在太阳底下品尝着智利烤饼和咖啡的时候,似乎有一个身影让我觉得很眼熟。原来是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仆,我看着她的背影,没想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不过我觉得莫妮卡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先生,您的咖啡还需要续杯吗?”这声音好耳熟,居然跟我认识的一位美女如此相似。我抬起了头,逆着太阳光,我正在调整我眼睛的对比度的刹那,那位女仆突然向我扑了过来。我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一阵熟悉的香味笼罩了——一股淡淡的紫丁香味,是她?我刚想叫出来的时候,嘴巴就已经被两片火热的香唇堵住了。我的脖子被那个女仆紧紧的吊住,为了寻找平衡,我不由自主地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

莫妮卡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菲力浦居然也在跟着笑。德瓦拉似乎没看明白。萨琳娜尽管在我的身后,但我已然能够感受到她的目光象是烧电焊的喷枪一样火星四溅了。

没错,这个女仆就是林云儿。后来我才弄清楚,原来昨天彼得打电话来询问我们在哪儿,这完全是林云儿安排的。她来到了菲力浦的庄园,鬼知道她是怎么跟莫妮卡商量的,居然跟我玩起了制服诱惑。好吧,正面是林云儿的红唇烈焰,背面是萨琳娜的目光烈焰,我就剩一个字——“化”了。天哪,没必要吧,老天爷这么眷顾我,今天下午难道将是我人生的巅峰演出?

这时如果我松开搂着林云儿的手,似乎反而显得有点做作了。我只好继续搂着她,关切地问道:“你……你的伤好了吗?”

“好了,那天多亏了你。听彼得说,你为了我大开杀戒,居然杀了五个……”

我立刻用食指竖在她的嘴唇上,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这里可不是“上帝之手”的表彰大会。旁边这几位不适合知道我的英雄事迹。林云儿明白了,她把我的手紧紧握住。然后如水的眼眸温柔地盯住我的小眼睛,五、四、三……我心中倒数着,果然,她忍不住又将樱桃小嘴咬了过来。这回是真吻了,湿湿的舌吻。我眼一闭,心一横,纵情地跟她纠缠起来。好吧,当此时刻,你叫我怎么做?

良久,林云儿才依依不舍地让香唇离开我的舌尖,但她的身体没有离开,反而把头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口。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那一对长长的睫毛慢慢地垂了下去,盖住了那对微波潋滟的眸子。她享受着这向往已久的幸福,把世界都忘记了。

我被她的温柔纯洁深深地打动了,她跟萨琳娜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美女。尽管她也曾经跟我装过娇蛮任性,但自从第一次我没有乘酒之危强占她之后,她反而对我俯首帖耳,心无旁婺了。她的柔情是抽刀断水似的,最好不要试图逃开。于是我决定这个必须收了,好在象她这样的女孩不会在乎自己被放在东宫还是西宫的。那就先西宫吧。我了个去,在这方面要做到无底线那真不是随便yy一下就可以的。这种男**的情商该多高啊,好吧,我继续修炼升级。

首先要面对的当然是我的东宫,这种御姐表面上看起来对男人的出轨满不在乎,实际上掌控欲特强,后.宫出事的话,不用问,肯定是这种类型的后妃挑起来了。不过有一点还好,毕竟萨琳娜也知道我是为了林云儿才加入“特洛伊小组”的。

据我所知,男人总是希望自己是女人的第一个,而女人总是希望自己是男人的最后一个。所以根据这个定律,萨琳娜应该不会太容不下林云儿的,毕竟林云儿是她的前任。况且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我是情到浓处、身不由己,她也是欲火焚身、欲擒故纵。想到这儿,我偷偷地用眼角向后看去,顿时嫉妒、爱怜、同情、郁闷、愁惆的眼波把我瞬间湮没了。我只好装作没看到,任由林云儿在我怀里小鸟依人……

这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不到两分钟,但就象经历了一个世纪。当我想把稍稍醒过来的林云儿介绍给大家的时候,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下属夹着一只公文包从远处走了过来。来到近前,他从包里取出一份厚厚的文件,在菲力浦耳边嘀咕了两句。菲力浦不动声色地轻轻点了点头,那个下属把文件放到桌上,翻到最后一页。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支派克金笔拔下笔套,双手递给了菲力浦。他指了指页底的位置。菲力浦微微点了点头,稍稍扫视了一下,大笔一挥签上了名字。那个下属接过笔,收起文件,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然后向在座所有人礼节性地微笑着环视了一圈,退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