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66章 黑椒基情

66章 黑椒基情

等下属走远,菲力浦站了起来,朝一位仆人说道:“去把我珍藏的红酒拿来,我想跟大家庆祝一下。”然后他转身朝着我们看了一圈,笑着说道:“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我就高兴,你们总是有使不完的劲头,这让我羡慕不已”,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和林云儿:“年轻真是好啊。不过今天我也觉得自己很年轻,我也做了件让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事情,此生无憾了。”

这时仆人端上了红酒和酒杯。菲力浦吩咐:“倒上”。仆人给每个葡萄酒杯都倒了小半杯,那种晶莹剔透的红色琥珀状**让我看得有点未饮先醉了。

“孩子们,我们的目标就要实现了,我们的资金已经到位了。明天二十亿美元就会躺在我的户头上,我们要打一场漂漂亮亮的收购仗,来,大家干杯!”说着,他一饮而尽。

德瓦拉有点不相信:“什么,您不是说只有十亿吗?怎么一天功夫就已经变成了二十亿?”

“哈哈,我这次是孤注一掷了。我已经把我的资产都抵押出去了,如果这次收购失败,我就只能去我女儿租的房子里住喽,哈哈!”

“什么,你不是还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吗?怎么只抵押到了十亿?”德瓦拉继续问道。

“如果一旦收购失败,公司必然会出现大地震,弄不好就会一蹶不振。所以银行进行风险评估之后,只肯给我十亿。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收购成功,那这一切都只是个程序而已,我的资产还是会原封不动地还给我。”

“爸爸,您……”莫妮卡欲言双止。

“没关系,傻孩子。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我甚至非常向往能跟你一起挤在一间老旧的套房里,悠闲地度过我的下半生。”

乘着这个间歇,我把这里的情况向林云儿简要地说了一下。林云儿那是什么脑子,一听到“收购”“抵押”“百分之三十”这样的词汇,她就已然猜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我的介绍,她立刻就门清了。她为我们这个计划感到非常兴奋,有股按捺不住的冲动:“我……”

心有灵犀一点通,俊男倩女用伯龙(老掉牙的香水广告)。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兴奋地在她眉间轻轻地一吻,转身向菲力浦道:“董事长先生,我给您隆重地介绍一位金融奇才。”我拉着林云儿的手:“名牌大学经济系的高材生,没有其它长处,就是头脑特别发达,保证完成您的收购计划。”

林云儿小嘴一噘:“你这算什么评语啊,难道我就是个大头洋娃娃啊?”

我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给我买洋娃娃,你就当送给我的一只洋娃娃吧,不过比起芭比来,你好象更有亲和力。”林云儿听了害羞地低下了头。

“好啊,太好了,我自己是理工科出身,手下又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所以我手里的股份十年都没动过了。有了这位姑娘打理,我就放心了。”

在有钱人家里就是舒服,一日三餐足不出户,妥妥地。睡觉当然也没有问题,这里的房间多得每人住四间都没问题,一间放鞋子、一间放衣服、一间睡人,还有一间预备晚上走错房间。但是命中注定“今夜无人入眠”。至少有三个人没法睡——我和我的两宫娘娘。过程是这样的:

吃完晚餐,我上洗手间的当口,被我的东宫——萨琳娜堵住了。她真够霸气,直接把我逼进了男用的小间里。我被顶得无处躲藏,象是一个小男孩面对着生气的父亲一样,茫然而不知所措。她突然由凶巴巴的形象暴走为柔媚路线,一条大腿插进我的两腿之间紧紧贴住我的下身。老大,这是在男人的洗手间哎,我只听说有人喜欢在这种地方搞基。但在这里搞一男一女的事真让我混乱不堪。

她故意把胸前的纽扣解开了两颗,露出那36d的傲人酥胸。好吧,东宫的是比西宫的大。她那种混血儿特有的英气与柔媚相结合的脸蛋,让我忍不住想到希腊式的古典美,我禁不住把嘴凑上去想亲一口。结果被她轻轻地打了一耳光,我摸着自己的脸假装无辜。她又用她艳艳的唇把我的嘴堵住了。靠,耳光与湿吻同在,性感与冷艳并存,御姐风范赫然眼前。我继续混乱ing,不知道是反抗还是接受。我承认这一刻我的性取向模糊了,我正在体验被喜爱的人性侵时那种欲拒还迎的忐忑。

当我终于决定接受她,伸臂想揽住她的纤细的腰肢的时候,她又把我的手推开了:“记住!今晚你是我的。”

“可是,可是你也知道我跟她……”

“你必须保证,今晚不能被她占有。”

晕啊,我居然成了被占有的对象。来点黑胡椒粉,我已经被雷得外焦里嫩可以出锅了,这是肯德基的新产品——黑椒基情。

“可是我们……”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只允许你对她逢场作戏,不允许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你懂的。”

拜托,我真的不懂,求科普——什么叫实质性动作:“你的意思是我不能……,拜托,给点提示。”

萨琳娜突然一只手从我的小腹滑下,妩媚却又认真地说道:“难道你不明白,男人和女人之间所谓实质性的进展是什么吗?”

“你是说……”我被她一阵轻揉弄得神魂颠倒。

萨琳娜突然放开手:“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说完,她扣上胸前两颗钮扣,理了理乌黑笔直的秀发,极富挑逗地抛了个媚眼,走出了男洗手间。而我足足站在那里两分钟没动,一方面我是在认真思考什么算是男女之间的实质性动作,但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让我已经发生实质性反应的部位回复正常状态……

等我刚走出洗手间又被我的西宫逮个正着。在林云儿眼里,我象是女演员,而她是导演。于是我被她一把拉进了她的房间。一进房间她就开始潜规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