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5章 陨石那么大的钻石

85章 陨石那么大的钻石

“奇怪什么?”我问道。

“外公平时说话做事总是雷厉风行地,从没见他这么吞吞吐吐过。平时只要我开口,他没有什么不答应的。我原本以为他听到这事还会表扬我一番,没想到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没答应。好象有什么难言之隐,为难得不得了。所以我也就没再强求。”

“唉”,我也叹了口气:“我也想给我的外公打个电话的,但是忘了电话号码。”

林云儿捶了我一记粉拳:“呸,明明是孤儿,你哪来的外公?”

“小姐,我认的干外公不行啊,我干外公叫李嘉诚,信不。”

“哟,什么时候李嘉诚认你的啊,我怎么没听说?”

“其实是我妈先认了李嘉诚做干爹,我才有了这个干外公。后来我找不到我妈了,所以干外公也不认我了。老实告诉你们吧,我这人命特别好,命中注定是个有钱人。有个和尚给我算命,说我是天上砸下金元宝的命。”

萨琳娜也听出来了:“你就在这耍嘴皮子吧。小心天上掉块陨石下来把你的牙齿全敲掉。”

“陨石就算了,要是陨石那么大块钻石掉下来,我一定接住了送给你做嫁妆。”

“就会吹,哪有陨石那么大的钻石”,林云儿笑着来刮我的鼻子:“先让我摸摸鼻子有没有变长。”

我急了,立刻拉着萨琳娜作证:“你问萨琳娜,我们是不是得到过一块陨石那么大的钻石。”

谁知萨琳娜一点也不帮我,还帮林云儿拆我的台:“陨石那么大的钻石我是没看见”,她看了看我,继续揶揄道:“不过那个装钻石的洞真有陨石那么大,哈哈哈!”晕,她们俩什么时候成一伙的了,你们就嫉妒我吧——红旗和彩旗一起晃,我有点晕……

慢着,光故着调侃了,我好象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突然严肃起来,皱着眉头。两宫娘娘立刻安静下来,她们肯定以为我生气了,一人一只手在台面下按摩我的大腿。“亚买爹,亚买爹”,我差点叫出声来,不过还是忍住了,因为我确实在想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转身对着萨琳娜:“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萨琳娜被我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她以为我真生气了,连忙解释:“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我们确实得到一颗钻石来着,真有陨石那么大,好了不?”

“不对,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你重复一遍刚才的话!”

林云儿也感觉不对劲了,她也想帮萨琳娜圆场:“好了好了,你还算个男人不?她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信了,我信了,你们真地拿到陨石那么大的钻石了。”

“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我突然提高了嗓门。“哇”的一声,平时手刃仇敌毫不含糊的美女杀手,这回真被我弄哭了。林云儿赶忙站起来安慰,还在我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这时大概只有我的那没到手的老婆——莫妮卡还是清醒的,她突然重复起萨琳娜刚才的话来:“跟陨石那么大的钻石我是没看见,不过那个装钻石的洞真有陨石那么大……”说完,她直直地看着我。阿弥陀佛,总算有一个人还清醒。

我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凉亭外面狂奔。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一边跑,我心里一边重复着那句话,后来那句话被我简化成了一个字——洞。不错,那天我们其实自己已经发现那个藏钻石的地方了,就算切尔弗不说,我们也会去取钻石。但是……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我的大脑瞬间活跃得象狂风骤雨,我怕它会立刻炸开来。我两腿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这时凉亭里的人都追了出来,围在我的身边。林云儿想过来扶我,莫妮卡立刻拉住了她,示意她不要打扰我。好吧,如果有个诺贝尔贴心奖,我可以颁给莫妮卡。

时间仿佛已经停滞了,我们谁也不说话,但每个人的心里都象在翻江捣海……

我终于慢慢地站了起来,坚定而沉静。站起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也许我们应该去一趟摩洛哥。”

萨琳娜最有发言权,因为那是她曾经流过血的地方:“为什么?难道是去古堡?”

“不错,我们必须再走一趟古堡。因为我觉得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决。”

“钻石不是都已经拿到了吗?我想不出那里还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也不确定一定能发现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发现的话,那这个发现的价值会远远超过那颗钻石。也许是十倍,也许是二十倍。与其在这里一筹莫展,我们不如用剩下的时间赌一把。”

莫妮卡关切道:“你们不用为我家里的事去冒险,爸爸说他正在外面筹钱……”

我笑了笑:“莫妮卡,你太天真了。你父亲这话只是在安慰你。既然你父亲已经挡住了别人的发财路,那还会有哪个富翁愿意借钱给他呢?要知道,你父亲是要释放非法劳工,是要动摇整个智利铜矿开采业的根基啊!帮了你父亲等于断了自己的财路,天底下有哪个傻瓜会这么做?”

所有人听完,全都愕然。别说他们,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我嘴里蹦出来的。我什么时候改修“演讲与口才”课了,凭我这水平是不是可以得个诺贝尔大嘴巴奖什么的?

“那你能不能……能不能告诉我们……”这时林云儿说话温柔得象只小猫,不,比小猫还温柔,就象小猫下的蛋。好吧,是小猫从鸡窝里偷的。

我捋了捋她由于奔跑被风吹得有点散乱的长发:“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我转身朝着大家:“我跟萨琳娜那次在一座摩洛哥的古堡里九死一生,干掉了二十多个敌人。最终我们得到了一颗价值无法估量的钻石。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萨琳娜跟我说‘不过那个装钻石的洞真有陨石那么大’。”

萨琳娜这才释然,她这才意识到我并没有生她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