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6章 再谈沉船

86章 再谈沉船

“其实当时我把钻石取出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怪怪的,但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今天我才灵光乍现,知道为什么了,我的猜想就是——那个洞原本就不是装钻石的,里面肯定还藏过其它东西。”

“是什么?”林云儿和莫妮卡异口同声道。我居然发现那个圣教徒也凑上了一步,靠,什么时候清心寡yù的圣徒也对这些感兴趣了。

“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那是一张藏宝图。”

“藏宝图!!”这回的异口同声有点变味,因为居然夹着一个男低音——德瓦拉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我不禁想到了切尔弗:“不错,那天切尔弗——也就是德瓦拉的父亲曾经告诉我们那个木头族徽里面藏着一颗钻石。于是我和萨琳娜就想当然地以为那个木头凹洞里面原本就只是藏着一颗钻石。所以当我们得到这颗钻石后就以为一切都水落石出了,这个秘密也就是古堡秘密的全部。”

萨琳娜好奇地问道:“难道不是吗?”

“不是。因为有一个问题是这颗钻石无法回答的。”

“什么问题?”萨琳娜追问。

“你是不是还记得我们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图书馆发现的问题?”

“什么?”

“我们得到这样一条信息:1557年和1558年,在神圣罗马帝国的带领下,西班牙参与了两次对法作战。而古堡的主人——希尔斯家族因为在这两次战争中的功勋被当时的国王授予了十字金鹰勋章。

这就有问题了,从《西班牙航海史》和《沉船史料》这两本书里都提到了那本《沉船》杂志上讲述的1553年的沉船事件。也就是说当时的希尔斯家族确实因为受到那次沉船事件的重创而一蹶不振。

他们怎么会在事隔仅仅四年后,去帮助神圣罗马帝国对法作战呢?而且史料上写得很清楚,希尔斯家族得到十字勋章并不是因为他们作战勇敢,而是他们为军队提供了丰富的军备物资。这样的表述完全可以解读为——希尔斯家族用金钱买到了荣誉和地位。于是问题归结为一点:一个倾家荡产的家族四年之内怎么就发了呢?”

萨琳娜无语了,林云儿的脑子最好用,虽然古堡之行她不在,听我这么一说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她问道:“你是说那颗钻石跟这个家族突然有钱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不错”,我越来越喜欢我的这个聪明老婆了:“五十多年前,古堡的主人因为偶然的机会从黑帮手里救下了一位摩洛哥酋长的长子。那位酋长就把这颗钻石送给了古堡的主人。你想,五十多年前大概是1960年后,而这个家族的发迹是在五百多年前的1557年,所以这颗钻石跟我的那个问题完全无关。我还是要问,五百年前他们怎么会从沉船的打击下迅速恢复的。”

这时德瓦拉居然也插嘴进来:“于是你就猜想,这个家族在沉船后得到了什么宝藏,于是就觉得那个你说的凹洞里面原本应该有一张藏宝图。”

乖乖,永远不要轻视你的敌人——特别是情敌。汗,什么时候起,我决定跟他抢莫妮卡了,我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不错”,我继续炫耀我仅存的那点智商:“这世界上宝藏的事情大多不靠谱。就这件个案来说,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情况是……”

林云儿脱口而出:“沉船!”好吧,我输了,你们都是聪明人。

我继续道:“不错,对于沉船我有两种分析:一、当时希尔斯家族并不知道‘斐迪南得’号沉没的位置,是他们后来派船在澳门附近找到的。

但这似乎不可能,因为乘船事故之后,澳门当地立即向当时明朝的广州知府衙门作了汇报。因为这艘船关系着西班牙与明zhèng fǔ的海洋关系,所以广州知府衙门特别重视,立即派出七艘军舰和数百条渔船到发现沉船遗物的海域进行打捞。但是足足花了两个多月,除了部分浮到海面上的木板和断掉的桅杆绳索外,一无所获。而且,让我奇怪的是别说活人,连一具尸体都没有找到。根据《西班牙航海史》记载,这艘船上的水手船员有一百多人。试想,官方派遣如此多的人力花费如此多的财力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区区一个希尔斯家族又有什么能力打捞到沉船呢?更何况,当时追在他们后面的是一群债主,他们哪有心思定定心心地打捞沉船啊?”

几位帅哥美女都点了点头。

“于是我觉得这里面就有了第二种可能——希尔斯家族原本就知道沉船的具体位置。”

萨琳娜吃惊道:“这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活下来,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

“不错,看来你也想到了——这次沉船很可能原本就是希尔斯家族策划好的。所以他们清楚地知道沉船的位置。”

“不对”,林云儿立刻反驳:“就算他们知道沉船的位置,可以轻而易举地打捞到财宝。但你要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兴师动众的大工程,当时追在他屁股后面的债主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他们怎么可能有机会带着巨额的财富悄悄地离开澳门,销声匿迹呢?”

德瓦拉一改平时低调保守的风格,突然冒了出来:“只有一种可能——唯一的可能——在沉船之前,希尔斯家族就已经把船上的财物转移了。”

莫妮卡不禁敬佩地大声道:“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想到的?”我摸了摸鼻子——好酸。怪不得说女人水xìng杨花,我说了这么多,她都没有反应,德瓦拉才一开口,就把她弄得神魂颠倒了。看来要收这个美女,我不下点猛料是不行了。

我抢着说道:“其实这很简单。希尔斯家族想要独吞这一船财宝应该这么做:他们会派一队船冒充海盗,将这只船逼停。然后上船把东西全部搬走。然后再把这些船上的人都杀掉。然后把船凿沉,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