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7章 推理

87章 推理

说完我得意洋洋地看了看德瓦拉,不就是会瞎掰吗?我也行啊。

还没等德瓦拉开口,第一个拆我台的居然是林云儿:“那你如何解释在沉船现场一具尸体都没被打捞到?”

“这,估计他们把这些人全都带走了,然后在别的地方干掉的。”

没想到萨琳娜也来跟我作对了:“要把这么多人干掉,又要不露痕迹那要派多少人去干这活呢?”

“我顶多多派点高手,保证万无一失。”

“那你派去的这些高手不是也知道了财宝的秘密了吗?你难道又要另外再派一批高手去把前面这批高手干掉吗?那后面这批高手你又该怎么解决?”这是林云儿在找我的碴,晕死,没在莫妮卡面前讨到好,先把这两位娘娘的灵感引发出来了,我额头开始出汗,憋着劲地想办法回答,憋得满脸通红也没想出个好主意。

萨琳娜又连珠炮似地追问:“既然那船是被凿沉的,那你怎么解释:上千人打捞了两个月都没有找到沉船的主体?只捡到些破掉的甲板?”

好吧,我实在想不出来了,这只能证明我是个好**,干不了坏事。谁能回答出这些问题,我谅诅咒他不是好人。

谁知诅咒还没出口,德瓦拉接口了:“我推测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希尔斯家族先买通船长、大副、二副等几个重要人物。吩咐他们在驶离澳门一天的海程后转而向某个无人居住的小岛行驶。在掉转方向的位置故意抛下早已准备好的船上的旧甲板和桅杆等道具,让人们误以为船已经在这里沉掉了。”

莫妮卡和我的两宫娘娘顿时都瞪大了眼睛崇拜地看着他。

我屏不住了:“切,我其实早就想到了,我只不过是不说而已。”三位美女居然连头也没回,完全当我是空气,我受伤了,我胸闷了,气死我了。

德瓦拉继续道:“等到了无人的小岛,希尔斯家族只要去个人,吩咐他们把货物全都搬上岸,藏进某个山洞里。等以后,风平浪静了,没有人再关注这宗财宝了,他们随时可以回来拿。”

“切”,我终于挑到了他的刺:“那有这么多人知道藏宝的地点,希尔斯家族怎么堵住他们的嘴。你不会跟我说那个去执行计划的希尔斯家族的人凭一人之力,把船上一百多号人全部干掉了吧?”

“对啊!”帮我的居然是莫妮卡,关键时刻才看出谁对我是真心的。放心,回头我先废了东宫,叫她搬到冷宫去住,东宫让给你了。

德瓦拉不紧不慢道:“这个很简单。如果我是希尔斯家族的人,我会让船驶离小岛。在远离藏宝岛的地方,晚上,乘别人睡觉的时候,我在船上浇一些油,放一把火。然后乘上早已准备好的小舢板逃走。于是……”

“我靠,这么毒啊,想出这种方法的人真是断子绝孙。”我这明显是冲着德瓦拉说的,三位美女尽管对我这种不礼貌的态度有些反感,但对这个方法显然一时也难以接受。不过无论如何,德瓦拉的这个方法还是最可行的。至少比我说的派一队高手去杀掉全船人的做法高明得多。好吧,算你狠。

林云儿道:“看来,现在这种解释是最合理的。自古水火无情,当时的船都是木制的,放火烧船真是易如反掌,而能逃离火光之灾的人也逃不过茫茫大海的吞噬。这样也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先前那个所谓的‘沉船地点’找不到一具尸体了。”

德瓦拉显然有些过分得意了,他没有察觉出美女们对他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方法的反感,还在自我表现:“如果我是希尔斯家族的人,我乘着舢板暂时不会离开,而会等船沉没。然后在四周巡视一遍,目的是保证不留一个活口。”万万没想到,一个达达尼尔的圣教徒,居然会说出如此赶净杀绝的话来,他难道就不怕遭报应。

萨琳娜明显有点厌恶他了,因为她已经在转移话题了:“那你怎么又会想到什么‘藏宝图’的?”

我得意地说道:“这还不简单,既然有了财宝,就应该有一张藏宝图啊,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话刚说完,四个人都张大嘴巴看着我。好吧,我承认,我是沉船挖宝小说看多了。

萨琳娜鄙夷道:“难道就凭你随便想象出来的情节,就要我们陪你从南美洲跑到北非去啊?”

林云儿也说道:“就算你说的那个木头盾牌里面确实有过一张藏宝图,但也不能排除那张图上的宝藏早就被家族的后裔挥霍光了。所以才留下一个空洞,至于放进钻石,那就跟藏宝图完全没有关系了。”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这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总比在这里眼睁睁地等天上掉十亿美元好吧!”

这时德瓦拉居然道:“嗯,我同意,我愿意跟他一起去一趟北非。”买疙瘩,好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关键时刻才发现你原来是个好人。

我继续煽风点火+欲擒故纵:“好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爱去不去。”说着我腾地一个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太危险,我必须跟着你。”萨琳娜立刻追了上来。

“我也去!对考古方面我也懂点的。”林云儿也跟了过来。

这还差不多,今天晚上我们好好休息一下。这次旅程既然这么危险,最好把我多年来的心愿了了,就是……就是这辈子还没玩过一凰两凤什么的……大大们饶命,想想不可以啊,不用拿鼠标砸我的头吧。

第二天已经是周五了,离还十亿美元债务正好还有七天。原本莫妮卡也想跟我们一起的,但想到她父亲要一个人面对这里的麻烦,我们还是劝她留在这里陪她的父亲。昨天晚上,我们已经订好了今天早晨去卡萨布兰卡的飞机。在这部小说里很少有飞机会晚点的,据说这在国内也是一种yy,好吧反正顺路路顺到处yy,没有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