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8章 不速之客

88章 不速之客

摩洛哥当地时间晚上六点,我们已经抵达了卡萨布兰卡。在机场的餐厅里我们点了四份摩洛哥餐,吃得津津有味。飞机上的食物实在太倒胃口了。特别是德瓦拉,他对摩洛哥这种伊斯兰风格的饭菜特别喜欢。

“嗨!”远远的一个人边打招呼边向我们走来,居然是爱德里克——那个古堡的少主人,“赌神小组”的成员之一。

我、萨琳娜和林云儿他都熟悉,我们让他和德瓦拉相互自我介绍了一下。在他们寒喧的时候,我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可怎么办,如果真要是发现了宝藏,我们就必须把大头分给爱德里克了。我早就忘了,这个家族还有这么一位败家子继承人的。唉,到时候再说吧,先找宝藏要紧,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正在胡思乱想,德瓦拉和爱德里克突然起了纠纷。原来爱德里克这个花花公子,拿出一本chéng rén杂志去向德瓦拉炫耀,而德瓦拉一向是个清教徒式的人物,对这种感官享受一向反感。而爱德里克偏偏还要大肆渲染,讲得不堪入耳,所以两人差点动起手来。从心底里我宁愿帮爱德里克,不过看在德瓦拉这回对我这么相信,支持我来找寻这种不靠谱的宝藏的份上,我还是帮他说了几句话。不过晚餐弄得大家都不太开心。

现在也没时间管这些了,我们立刻叫了两辆出租车,直驶爱德里克的古堡。在车上我不禁悄悄地问爱德里克现在古堡怎么样了。但是爱德里克的回答让我大跌眼镜,原来自从上次他把我和萨琳娜带到古堡秘室之后,他第二天就返回了拉斯维加斯,继续去赚他的三千万了。不过等那三千万全部到手后,他的赌运就急转直下。他在拉斯维加斯逗留的这一个多月时间,连输带花,那三千万已经所剩无几了。他这才想到要回古堡来看看,顺带取点钱。

“也就是说,你自从那次带我们来过古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没有,我这是第一次回来,正巧遇上了你们。你们这次来是想干什么?”

“我们……”我吞吞吐吐道:“我们是来——”这时我突然急中生智:“其实我们是带林云儿和那个德瓦拉来见识一下你们家的族徽的。打死他们也不相信,你那个族徽值三千万。其实我们的主要计划是来北非旅游的,看族徽只是其中一个即兴节目。林云儿对考古有点兴趣,我主要是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

“原来是这样。”

“哦,对了,我们还正在犯愁,你的那个老仆人会不会放我们进秘室呢!现在你来了,那就好办了,你不会介意我们进去参观一下吧。”

“当然不会”,爱德里克没有任何犹豫:“那个破盾牌有什么好看的,我只是在纳闷为什么他们付了我三千万,迟迟不来把族徽拿走。”

各位大大不知有没有看出来,我刚才提到了那个“老仆人”,其实有两层作用,一是让爱德里克觉得我们跟切尔弗的死没有任何关系,第二层意思才是最主要的——我是想看看爱德里克有没有在撒谎。如果我提到切尔弗的时候他有什么异常反应的话,那就说明他在此前曾经回过古堡,知道了古堡里发生的一切,那就说明他是在对我撒谎,我就要多长个心眼了。

但事实是,当我提到“老仆人”的时候,爱德里克没有丝毫停顿,那说明他确实在那场枪战后一直没有回过古堡,对古堡发生的变故仍然一无所知。

那么我就要做第二手准备了。因为哈德斯盛宴绝不会对那次古堡血案不闻不问的。就算他们没有什么损失,那个白手党组织可是吃了大亏的,他们绝不会就这么认栽的。看来我们这次回古堡应该是凶多吉少,至少古堡应该有人看守。看守的作用有两个,一是不让无关人员随便进出,二是一旦发现我和萨琳娜的行踪立即向他们的总部报告。这可怎么办呢?

也许是雅典娜在传授给我各种语言的时候,一不小心也让我的脑袋开了点窍吧,再说我原本就不算笨,花花肠子也能绕好几圈的,所以在车上的两三个小时里面我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离古堡大约还有一公里的时候,我假装晕车想呕吐,要求停车。大家没办法,只好陪我一起下车。我假模假式地恶心了几次,没吐出来。然后说大家不如走着去,免得再晕车,反正都快到了。萨琳娜疑惑地看着我,我边走边悄悄地告诉她:假装我们只有在爱德里克的带领下去过一次古堡,后来再也没去过,更没有枪战、钻石什么的事。萨琳娜总算明白了,朝我会心地一笑。

然后我用眼神示意萨琳娜去跟爱德里克聊天,我乘此机会把我的意思又告诉给林云儿和德瓦拉。他们俩的智商估计发挥正常的话,比我高得可不是一丁点了,所以我讲到一半他们就明白了。

在离古堡还差一百多米的地方,我故意拉着爱德里克走在后面,让萨琳娜在前面探路。果然,她跑了回来,急切地向我递了个眼sè。我就明白了——古堡里有看守。

我灵机一动,叫大家都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爱德里克尽管有些不解,但他见识过我和萨琳娜的厉害,只好乖乖地听我的话。

我冲着他点了点头:“你,老实说,这回又在外面结了什么仇家了?怎么古堡里面有这么多看守,而且还是全副武装的?”

“这……”爱德里克被我吓懵了:“没有啊,这次我顶多就是在拉斯维加斯多花了点钱。肯花钱的人还能得罪什么人啊?我也没跟哪位花花公子抢过什么女人啊。我玩的都是应召女郎。”

林云儿皱了皱眉头,鄙夷地将目光移开。好吧,这小子说的东西对于纯情的林妹妹来说确实过于chéng rén了。

“我不管,现在怎么办,他们这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你再仔细想想!”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点也不亏心,我真佩服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