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9章 摆平看门狗

89章 摆平看门狗

萨琳娜跟我唱起了双簧:“会不会是那些买你族徽的人觉得什么也没得到,想反悔了?所以在这里等着你还他们钱。”

“这可怎么办?我拿什么还啊,那三千万都被我花光了。”

“那我们没有办法帮你,你就让他们带走吧”,我故作轻松道:“难不成,我们来帮你还债?”

“不行啊,老大,这些人心狠手辣,我要是落到他们手里,那肯定就没命了。”

这时德瓦拉突然开口了:“算了,就算我们不帮他还债,至少也不能白来吧,既然来了,那族徽我们还是想看看的。”这家伙,一眼就看出我跟萨琳娜的双簧了,还自动加进来唱起了“三簧”。

萨琳娜道:“那这些看门狗挡着怎么办?”

德瓦拉道:“那好办,我来解决就行了。不过……不过他们在里面到底有几个人我不太清楚,我需要一个帮手。”

萨琳娜自告奋勇:“我去!”

“你去是好,但是……”

我立刻猜出了德瓦拉的心思:萨琳娜和我估计就是这几条看门狗重点关注的对象,他们肯定看过我们的资料,所以只要我俩一露脸,他们也许二话不说先报告给总部。好厉害,他的脑袋怎么发育的?心思这么细,就象经过专门训练的。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想让林云儿跟他一起去,估计是要施个美人计什么的。这哪行,我不能让我那手无缚鸡之力的西宫妹妹去冒这风险……

“我去吧。”还没等我想完,林云儿居然自己看懂了。

德瓦拉一眼看出了我的心思,直接对我道:“放心,几条看门狗而已,我们进去很快搞定的。”说完他捡起爱德里克的旅行包背在了身上,林云儿居然把外套脱了,露出了一件紧身的t恤,她把外套的两只衣袖绑在了腰里。德瓦拉会心地笑了。好吧,我承认他俩很有默契。

我走到林云儿身后,轻声道:“当心点,别硬来,他们都是杀手。不行就跑,叫我们来帮忙。”然后我又不失时机地搂了搂她的腰。

林云儿羞涩地点了点头,萨琳娜看得清清楚楚,鼻子里一声轻“哼”。等他俩刚一走开,我就走到萨琳娜身后,在她臀部轻抚了一下。她把我的手夸张地推开:“不舍得啊,怕被人吃了?我要是去的话,你就放心了是吧!”

“那当然不是,你去我也不放心的,而且更不放心。因为你有点本事,所以做事总是大大咧咧的,其实我最不舍得的还是你。”

萨琳娜立刻佯装生气地在我胸口轻擂了一下:“你啊,你不是怕我受伤,你是怕我被别人占便宜吧?”

“那是,那是。便宜当然也不好让别人占的。”

“就许你占便宜,不许我认识其他男人啊。我说过我是你的了吗?”

我一把将她搂住……后面的肉麻话就不必都写上去了,怕各位大大掉鸡蛋疙瘩。总之西宫在为我出生入死,东宫在跟我打情骂俏。有时候,我自己也觉得我特不是**。

大概七八分钟后,只见一个曼妙的身影从古堡门口走出来,朝着我们挥手,看样子是得手了。我们这边几个拿好所有行李走了过去。

一进古堡,我们先看到三个穿着黑衣服的看守被绑着靠在门背后的墙角里。德瓦拉道:“一共就三个。我们进来后”,他指了指林云儿:“她特别聪明,假装在古堡里跟他们打招呼,四处转了一圈。谁知他们还真动起了歪脑筋。楼上的人也下来了,三个人想把我先干掉,再对她……结果就是这样了。”

林云儿一点也不惊慌,他指了指德瓦拉:“他好厉害,空手把他们的枪都夺了下来,还把他们打倒捆住……”

我酸酸地打断她的话:“好了,这有什么,我只是没有机会表现而已。”扪心自问,要是今天这个机会给我,那被绑在墙角的肯定是我,而林妹妹已经被他们……

三个看守的嘴早被不知从哪弄来的脏兮兮的布堵上了。尽管很不情愿,但我不得不佩服一下德瓦拉。这样一来,看守们看到我和萨琳娜就不会胡说八道了。有了这个爱德里克在场,真是麻烦,说话做事必须遮遮掩掩地。

“奇怪,你的老仆人呢?”我装得一无所知的样子。

“对啊,他去哪儿了?”爱德里克也疑惑道:“这几个人在这儿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切尔弗他……他发生了不幸?”

我故意盯着德瓦拉看,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这也装得太逼了吧,提到他的父亲他居然可以一点反应都没有。

萨琳娜故意吓唬爱德里克道:“也许吧,都怪你在外面惹的事,拿了人家的钱,给人家一个没用的木头牌牌,人家当然要来找你算账了!”

爱德里克很不自然地看了看墙角落里的三个,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这次回来居然是这种样子,我看我还是早点逃吧。你们要看什么族徽随便看,我负责看住这几个人。”说着他从桌上拿起一把微型冲锋枪,那是看守们的武器。

我疑惑地问道:“你会用吗?”

林云儿居然也拿起了一把,假装轻松地道:“放心,进组织后,不管哪个小组的人都会接受一点这方面的基本训练。”

我不禁想起自己在拉斯维加斯接受萨琳娜训练时的那些糗事,忍不住看了看她。萨琳娜诡秘地笑了笑。好吧,我承认我在这群人里面最菜,行了吧。

大家基本同意爱德里克的建议,特别是我,觉得这个爱德里克特别碍事。这下倒好了,他有事做了,我们也不必找借口把他支开了。

我问道:“但是进秘室需要钥匙的,钥匙呢?”

爱德里克想了想:“唉,切尔弗不在了,我从来没有拿过这里任何一把钥匙。反正以后这里我是不敢回来了,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没有钥匙就砸锁。”

不愧是败家子的典范,这么大一座古堡,从此就成了无主的孤堡了。我们倒也开心,反正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